Book of Philippians 腓立比书

《腓立比书》简介

I.    《腓立比书》执笔者

《腓立比书》是新约圣经中第十一本书。是使徒保罗写给腓立比教会弟兄姊妹的一封信。通常我们把《腓立比书》列在“监狱书信”里。

根据本书第一章第一节,“基督耶稣的仆人保罗,和提摩太,写信给凡住腓立比,在基督耶稣里的众圣徒,和诸位监督,诸位执事。 ”我们就知道这本书是由使徒保罗执笔,和提摩太联名写的一封信,而且解经家都一致认为是这样,没有分歧。

这是在保罗书信中对执笔者没有争论的一本书。因为历史资料和初期教会的书信都显示《腓立比书》是由使徒保罗所写的。

受信者是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对于这一点,解经家们也都一致同意。

II.    著书地点和时间

1.    著书地点

对于著书地点,一般有三种不同的观点,但是每一种观点至少都被某些解经家接受:

(1)    有一些解经家认为本书是使徒保罗在该撒利亚所写

在1713 年,一位居住在德国莱比锡的解经家奥德(Oeder)提出《腓立比书》是使徒保罗在该撒利亚所写的。于是有一些解经家支持这样的说法。

他提出这样观点的理由是,因为在本书中提到了使徒保罗是受到监禁的,他认为在《使徒行传》23:33 里所描写的情况就是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书》里所描写的情况。“马兵来到该撒利亚,把文书呈给巡抚,便叫保罗站在他面前。巡抚看了文书,问保罗是那省的人,既晓得他是基利家人,就说,等告你的人来到,我要细听你的事,便吩咐人把他看守在希律的衙门里。”(见使徒行传 23:33~35)而且他们认为,使徒保罗所说的,“以致我受的捆锁,在御营全军,和其余的人中,已经显明是为基督的缘故”,(见腓立比 1:13)中的“御营全军”就是《使徒行传》23:35 节里所说的“希律的衙门”。

但是,奥德所提出的观点也受到不少解经家的质疑,因为“希律的衙门”各处都有,无法证明一定是在该撒利亚。

(2)    有一些解经家认为本书是使徒保罗在以弗所写的

因为《腓立比书》是使徒保罗的监狱书信,所以一般都是从他被捕的地点来考虑这封书信是在哪里写的。但是在圣经中又没有找到使徒保罗在以弗所被捕的记录,而且根据历史学家的介绍,当时基本没有把犯人从一个城市解送到另一个城市的惯例,除非上诉才有可能。

当初,对于有人提出《腓立比书》是使徒保罗在以弗所写的时候,基本不被解经家认同。但是后来发觉如果基于《腓立比书》是使徒保罗在以弗所写的假设,对于圣经中某些疑难经节到有比较好的解释。因此某一些解经家开始接受这样的说法。

虽然圣经没有直接记载使徒保罗在以弗所被捕的,但也不能就此肯定使徒保罗一定没有在圣经记载的被捕以外还有被捕的可能性。根据圣经的记载,使徒保罗说,“他们是基督的仆人吗?(我说句狂话)我更是。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着船坏三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见林后 11:23~27)他不仅受了很多的苦,同时也“多下监牢”。所以有的解经家认为,使徒保罗非常有可能在以弗所也曾经被捕入狱。

当然,对于假设使徒保罗在以弗所写了《腓立比书》,也受到了一定数目的解经家们的反对。

(3)    有一些解经家认为本书是使徒保罗在罗马写的

认为《腓立比书》是使徒保罗在罗马所写,这是一个传统的看法。我们也持这样的观点。

注意,“以致我受的捆锁,在御营全军,和其余的人中,已经显明是为基督的缘故。”(见腓立比 1:13)和“众圣徒都问你们安。在该撒家里的人特特的问你们安。 ”(见腓立比 4:22)这两节圣经的吻合,就告诉我们写信地是在罗马了。

根据《使徒行传》第二十八章的记载,“进了罗马城,(有古卷在此有百夫长把众囚犯交给御营的统领惟有)保罗蒙准,和一个看守他的兵,另住在一处。”(第十六节)“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凡来见他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胆传讲上帝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人禁止。”(第三十和三十一节)解经家都认为《腓立比书》就是使徒保罗在罗马软禁的两年时间内所写的。

我们之所以在这里向大家介绍三种都被一些解经家接受的著书地点,因为不同的著书地点就会对本书的写作时间有不同的结论,从而影响到对本书经文的解释。

2.    著书时间

如果著书的地点是在该撒利亚的话,《腓立比书》就应该是在公元五十八年所写。

如果著书的地点是在以弗所的话,就不能完全确定《腓立比书》所写的日期。但是也有解经家认为是在公元五十五年所写的。

如果著书的地点是在罗马的话,《腓立比书》那就应该是在公元六十一和六十二年之间所写的,比在以弗所和该撒利亚著书的假设都晚很久。

III.    腓立比


使徒保罗时代的腓立比是罗马帝国的一个殖民地和军事驻防地,地处现在的希腊境内。

以前,这个地方被称为科尼德斯(Krenides)。在公元前 357 年,马其顿王腓力二世(Philip II of Macedon)重建了这个城市,并且把这个城市的名字改为腓立比。

在上图中,位于暗妃波里的“暗妃”两个字上面,地图显示了一座小山丘,称为潘盖翁山(Pangaeon Hill),这里有金矿。这也就是为什么罗马帝国在腓立比驻军的一个原因。罗马的驻军同时也为了控制爱非波里和尼亚波利之间,从东方穿过马其顿到西方的通道。

正因为如此,当年使徒保罗的团队从东方进入欧洲,首先就被挡在腓立比。

约在公元四十九年或者五十年,使徒保罗受圣灵的呼召来到了这里。“在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保罗既看见这异象,我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以为上帝召我们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听。于是从特罗亚开船,一直行到撒摩特喇,第二天到了尼亚波利。从那里来到腓立比,就是马其顿这一方的头一个城。也是罗马的驻防城。我们在这城里住了几天。当安息日,我们出城门,到了河边,知道那里有一个祷告的地方,我们就坐下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见使徒行传 16:9~13)

当使徒保罗到达腓立比以后,发觉在腓立比并没有很多犹太人,更没有犹太人的会堂,仅有一个祷告的地方。使徒保罗就开始在那里讲道。

腓立比城是一个正方向形的城市,但是在公元619年全城被地震完全摧毁,至今只可以看到该城的遗迹。

IV.    腓立比的教会

腓立比教堂是欧洲的第一座教堂,当时可能是从一个祷告楼开始的。现在可以找到在公元 343 年所建教堂大门。

我们虽然没有找到使徒保罗所建立的那个教堂的遗址,我们从历史资料中看到在腓立比曾建造过不少教堂,特别是在第五和第六世纪,许多在规模和华丽程度上可以与当时各地教会比美的教堂在腓立比建造了起来。其中有的教堂甚至可以与在帖撒罗尼迦和君士坦丁堡的教堂比美。

V.    腓立比教会的建立

使徒保罗是为了建立教会而旅行布道的,所以他每到一个地方就设法建立教会。

我们刚才已经说过,在腓立比并没有很多犹太人,更没有犹太人聚会的会堂,仅有一个祷告的地方。

使徒保罗就在那个祷告的地方开始讲道,引人归主。

在圣灵的工作之下,宣教有了成果。“当安息日,我们出城门,到了河边,知道那里有一个祷告的地方,我们就坐下对那聚会的妇女讲道。有一个卖紫色布疋的妇人,名叫吕底亚,是推雅推喇城的人,素来敬拜上帝。她听见了,主就开导她的心,叫她留心听保罗所讲的话。她和她一家,既领了洗,便求我们说,你们若以为我是真信主的,(或作你们若以为我是忠心事主的)请到我家里来住。于是强留我们。”(见使徒行传 16:13~15)

我们知道河边那个祷告的地方是犹太人祷告的地方,也就是说在那里祷告的人应该都是犹太教的教徒。但是圣灵在吕底亚心里动工,使她接受了主耶稣为救主,并且受了洗礼。

但是宣教工作常常不是那么顺利的;当我们为上帝的福音争战的时候,魔鬼撒旦就会出动对抗。

“后来,我们往那祷告的地方去。有一个使女迎着面来,她被巫鬼所附,用法术,叫她主人们大得财利。她跟随保罗和我们,喊着说,这些人是至高上帝的仆人,对你们传说救人的道。她一连多日这样喊叫,保罗就心中厌烦,转身对那鬼说,我奉耶稣基督的名,吩咐你从她身上出来。那鬼当时就出来了。使女的主人们,见得利的指望没有了,便揪住保罗和西拉,拉他们到市上去见首领。又带到官长面前说,这些人原是犹太人,竟骚扰我们的城,传我们罗马人所不可受,不可行的规矩。众人就一同起来攻击他们。官长吩咐剥了他们的衣裳,用棍打。打了许多棍,便将他们下在监里,嘱咐禁卒严紧看守。禁卒领了这样的命,就把他们下在内监里,两脚上了木狗。 ”(见使徒行传 16:16~24)

使徒保罗和西拉是向腓立比人传讲救恩,他们并不是来谋财利,但是人们恩将仇报,“剥了他们的衣裳,用棍打。打了许多棍,便将他们下在监里,嘱咐禁卒严紧看守。禁卒领了这样的命,就把他们下在内监里,两脚上了木狗。”

要出去宣教,就要愿意承担苦难,而且愿意放弃在世界上你认为最重要的东西。被棍打已经是一件很难经历的痛苦,非但如此,而且是当众剥了他们的衣裳,这是对堂堂大男子的极大侮辱。人的尊严全都失去了!

使徒保罗和西拉愿意摆上自己,因此也看到了上帝的大能。“约在半夜,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上帝,众囚犯也侧耳而听。忽然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摇动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禁卒一醒,看见监门全开,以为囚犯已经逃走,就拔刀要自杀。保罗大声呼叫说,不要伤害自己,我们都在这里。禁卒叫人拿灯来,就跳进去,战战兢兢地俯伏在保罗西拉面前。又领他们出来说,二位先生,我当怎样行才可以得救?他们说,当信主耶稣,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们就把主的道,讲给他和他全家的人听。当夜就在那时候,禁卒把他们带去,洗他们的伤。他和属乎他的人,立时都受了洗。于是禁卒领他们上自己家里去,给他们摆上饭,他和全家,因为信了上帝,都很喜乐。”(见使徒行传 16:25~34)

在这段经文里,我们看到两件事情:

1.    保罗和西拉,祷告唱诗赞美上帝

我们刚才说,保罗和西拉经受了人间极大的侮辱,还被棍打得全身是伤。在这个情况之下,他们两人依然祷告唱诗赞美上帝。

在顺利的情况下,祷告唱诗赞美上帝比较容易,但是在受了侮辱且被全身是伤的情况之下,仍然大声祷告、大声唱诗赞美上帝,让众囚犯听。这不仅要有体力,更要有从心里发出的喜乐和赞美。

一般人在被打伤的情况下,都只会低声叹息,哪有高歌赞美的心思?

圣经在这里特别提到了,“众囚犯也侧耳而听”。这就告诉我们使徒保罗和西拉在这个时候不是在顾念他们自己的伤痛,而是继续在布道!在向囚犯们布道。

2.    上帝的大能:

(1)    地大震动,监门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

这不是一般的地震。如果门是关着的,地震以后门就卡住开不了了。所以在地震预报的时候都会告诉大家,要把房门打开,以便在地震发生的时候可以逃出去。

我们知道所有监狱的门不仅是关上的,而且是上了锁的。牢房的门只有管牢房的人才有钥匙可以打开。这是常识。

但是这次地震所出现的事情却是相反的。圣经告诉我们,“忽然地大震动,甚至监牢的地基都摇动了。监门立刻全开,众囚犯的锁链也都松开了。”

注意到,当使徒保罗和西拉被下在监狱里时候脚都是上了木狗。(参见使徒行传 16:24)(木狗又称为木枷,是古代一种很残酷的刑具。见上图。)

要从这样的一个刑具中解脱出来是很不容易的。 但是圣经告诉我们,地大震动以后,不仅使徒保罗和西拉的锁链松开了,而且所有囚犯的锁链也就松开了。

换一句话说,所有的囚犯都自由了。他们都可能自由地走出牢房了。

(2)    所有的囚犯都没有逃跑

但是使徒保罗大声告诉禁卒,“我们都在这里”。使徒保罗在这个时候所说的“我们”是表示谁?是不是仅仅使徒保罗和西拉,还是指所有的囚犯?

圣经没有具体告诉我们。但是如果所有的囚犯都逃跑了,只有使徒保罗和西拉留在监狱里,禁卒要不要自杀?

只要有一个囚犯逃跑了,禁卒就是失职,就会受惩罚;所有的囚犯都逃跑了,只有两个还在监狱里,禁卒只能自杀了。

但是听到使徒保罗说,“我们都在这里”之后,他没有自杀,可见所有的囚犯都没有逃跑。这不是很奇怪吗?

圣经虽然没有细说,但是我们认为这与使徒保罗和西拉的大声祷告和唱诗赞美上帝有关。圣经没有记载他们祷告了什么,无论他们具体是怎样祷告的,他们必定是在赞美全能的上帝。

面对这样的地震,所有的囚犯都应该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地震,乃是上帝的作为,而上帝的这个作为必定与使徒保罗和西拉大声祷告和大声唱诗赞美上帝有关。

在这个情况下,众囚犯绝对不敢乱动。他们很可能在等待使徒保罗给他们什么命令。但是使徒保罗没有逃跑,他们也就不敢逃跑了。

上帝大能的彰显,使禁卒和他全家都不得不相信使徒保罗所传的耶稣基督。他全家都接受了主耶稣基督为他们的救主。

从这里,我们看到腓立比教会的建立,是使徒保罗和西拉的摆上,是圣灵的工作,是上帝的大能。这情况正如主耶稣说过的,“祂又对他们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万民原文作凡受造的)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什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见马可 16:15~18)

VI.    本书的特点

我们刚才说过,腓立比教会是使徒保罗在欧洲建立的第一个教会。

一般来说,在任何一个地区、任何一个城市中的“第一家教会”都有非常特殊的意义。腓立比教会就是这样一个教会,对整个欧洲的教会都有很重要的影响。

1.    卑微和受苦

使徒保罗说,“我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或饱足,或饥饿,或有余,或缺乏,随事随在,我都得了秘诀。”(见腓立比 4:12)

在这一节经文里所用的“卑贱”与第二章里描写主耶稣自己卑微中的“卑微”在原文是同一个字。“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见腓立比 2:8)

圣经在这里教导我们,若要跟随主耶稣,要学主耶稣的样式,就当像主耶稣那样卑微自己,并且愿意为主受苦受辱。

现在有些传道人片面地强调信耶稣就会得恩典,特别是“成功神学”强调,信了耶稣就万事成功。使徒保罗在《腓立比书》里清楚地告诉我们,要愿意摆上自己,无论是卑贱或是丰富、是饱足或者饥饿、是有余或者缺乏,我们都应该摆上。把自己当作活祭献上,甘心情愿地在祭坛上被火焚烧,上帝的恩典就显示了出来。

2.    喜乐

我们在前面已经讲到,这是使徒保罗的监狱书信,但是这是一封充满着喜乐的信。圣经在《使徒行传》里记载了使徒保罗和西拉,在受到人身侮辱并受到棍打之后,在监狱里有喜乐的心,大声祷告唱诗赞美上帝。同样的,在这一封书信里,虽然使徒保罗被软禁在罗马,他仍然充满了喜乐,上帝所赐的属天之喜乐。

使徒保罗不仅他自己有喜乐,他也要把上帝所赐的喜乐传给收信人。在这一封书信里,他十二次以不同的形式传递了“喜乐”给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

3.    使徒保罗自己的经历

《腓立比书》是一本充满感情的书信,好像是一封私人的信件,没有受到礼仪的约束。所使用的语气如同与密友在交谈;整本书里没有责备的话,字里行间充满了温柔和热情。

在这本书里,使徒保罗多次述说了他自己的经历,用他自己的见证证明了上帝的信实。

VII.    写《腓立比书》的原因和目的

1.    从人的角度来看

我们在前面已经讲过,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很有爱心。当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知道使徒保罗被捕入狱,就差派了以巴弗提把捐项送给使徒保罗,并且派以巴弗提照顾使徒保罗。从人的角度来说,这也是使徒保罗给腓立比教会弟兄姊妹的一封感谢信。

但是以巴弗提竟然因此而病倒,而且病情严重几乎失去生命。后来蒙上帝的怜悯病情痊愈,身体也逐步恢复。于是使徒保罗就决定让以巴弗提回去,同时也就带一封书信给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

2.    从属灵的角度来看

(1)    以巴弗提来到使徒保罗身边是上帝的旨意

从人的角度来看,以巴弗提到使徒保罗身边是为了赠送款项。“我并不求什么馈送,所求的就是你们的果子渐渐增多,归在你们的账上。但我样样都有,并且有余。我已经充足,因我从以巴弗提受了你们的馈送,当作极美的香气,为上帝所收纳所喜悦的祭物。”(见腓立比4:17~18)

但是我们觉得这是上帝的安排。因为以巴弗提来到使徒保罗的身边不仅带来了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的爱心,也带来了腓立比教会的情况。

在与以巴弗提的交谈中,使徒保罗发觉腓立比教会有一些小问题,因此使徒保罗就可以给腓立比教会提出勉励和教导,使他们的信心更加坚固地走在真道上。

(2)    人们对使徒保罗被捕入狱的担忧

我们看到使徒保罗向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解释,“弟兄们,我愿意你们知道,我所遭遇的事,更是叫福音兴旺。以致我受的捆锁,在御营全军,和其余的人中,已经显明是为基督的缘故。并且那在主里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锁,就笃信不疑,越发放胆传上帝的道,无所惧怕。”(见腓立比 1:12~14)

这就让我们觉得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对于使徒保罗的被捕入狱感到担心,尤其感到使徒保罗被捕入狱了,福音怎么传啊?

使徒保罗写这一封信就是要向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解释,我们所信的上帝是让“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的上帝。(参见罗马 8:28)使徒保罗虽然被捕入狱了,但是祂使“主里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锁,就笃信不疑,越发放胆传上帝的道,无所惧怕。”

在这里我们也看到使徒保罗不仅传福音,同时他也做门徒训练的工作,因为这是主耶稣的吩咐。主耶稣在大使命中教导我们,“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或作给他们施洗归于父子圣灵的名)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见马太 28:19~20) 

在这里主耶稣不是吩咐我们要使万民都信耶稣,而是要我们“使万民作我的门徒”。事实上,“信耶稣”可以是很消极的,只是信而已;但是成为主耶稣的门徒就不一样了。成为主耶稣的门徒就有积极主动的一面,就会在圣灵的带领下主动出去传福音,主动做上帝要我们做的工作。

使徒保罗不仅布道传福音,同时也进行门徒训练。正因为如此,当使徒保罗被捕入狱之后有不少的门徒出来勇敢地传福音。

(3)    要抵挡割礼派等异端的攻击

在第三章里,使徒保罗很清楚地告诉腓立比教会的弟兄姊妹,“应当防备犬类,防备作恶的,防备妄自行割的。因为真受割礼的,乃是我们这以上帝的灵敬拜,在基督耶稣里夸口,不靠着肉体的。”(见腓立比 3:2~3)

我们在前面的查经中也已经强调了异端、邪教的攻击是一直存在的。在初期教会受犹太教的影响比较大,其中割礼派在那个时候是一个主要的异端。

在初期教会里有不少信徒原来都是犹太教的信徒,他们就很自然地想要把犹太教的教规带进来,行割礼就是犹太教的教规,但是在耶稣基督面前就成为异端了。

我们基本都不会有犹太教的背景,但是我们原来可能是无神论者,或者受过其他什么理论的熏陶,因此也很容易把我们原来觉得很习惯的东西带到教会里来,自觉或者不自觉地要改变圣经的教导。这就是我们要非常注意的情况。

(4)    教会内的纷争

使徒保罗在这封书信里写道,“我劝友阿爹和循都基,要在主里同心。我也求你这真实同负一轭的,帮助这两个女人,因为他们在福音上曾与我一同劳苦。还有革利免,并其余和我一同作工的。他们的名字都在生命册上。”(见腓立比 4:2~3)

很显然,友阿爹和循都基,这两个女人是主内的姊妹,而且曾与使徒保罗一起同工,但是她们不同心。

在教会里弟兄姊妹不同心是常见的事情,这也是使徒保罗写《腓立比书》的一个原因。其实不仅是腓立比教会里有不同心的信徒,几乎每一个教会都有不同心的信徒。

新约圣经里一个出现了十九次“同心”这个词,也就是说有十九次讲到了有关同心的问题。可见不同心是一个我们需要密切注意的事情。所以使徒保罗在本书的第二章里花了很大的篇幅来讲有关同心的问题。“所以在基督里若有什么劝勉,爱心有什么安慰,圣灵有什么交通,心中有什么慈悲怜悯,你们就要意念相同,爱心相同,有一样的心思,有一样的意念,使我的喜乐可以满足。凡事不可结党,不可贪图虚浮的荣耀。只要存心谦卑,各人看别人比自己强。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见腓立比 2:1~5)

VIII.    小结

《腓立比书》是一本非常有意义的书。我们将会在这一本书里学到很多东西。愿上帝开启我们属灵的眼睛和耳朵,恭恭敬敬地领受上帝对我们的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