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John 2: 18~23 约翰一书 第二章 18~23节

18 小子们哪,如今是末时了。你们曾听见说,那敌基督的要来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从此我们就知道如今是末时了。 19 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 20 你们从那圣者受了恩膏,并且知道这一切的事。(或作都有知识) 21 我写信给你们,不是因你们不知道真理,正是因你们知道,并且知道没有虚谎是从真理出来的。 22 谁是说谎话的呢?不是那不认耶稣为基督的吗?不认父与子的,这就是敌基督的。 23 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


1.    在第18节,我们看到了两个重要的名词,就是“末时”和“敌基督”。

首先,我们先来看一看什么是“末时”。

“末时”这两个字在整本“和合本”圣经里总共才出现五次,其中三次是出现在《但以理书》里,而余下的两次就是出现杂这里的第18节里。在这里约翰所用的“末时”是希伯来文“τέλος”这个字,这个希伯来字在圣经里出现了41次。这就是说这中文圣经里并没有把这个字都翻译为“末时”。比如在《马太福音》10:22,“并且你们要为我的名,被众人恨恶,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就翻译为“到底”、《罗马书》6:21,“你们现今所看为羞耻的事,当日有什么果子呢?那些事的结局就是死”,就翻译为“结局”,在意义上都有“最终”、“末了”的意思。然而,在《马太福音》17:25里,“ 24 到了迦百农,有收丁税的人来见彼得说,你们的先生不纳丁税吗?(丁税约有半块钱) 25 彼得说,纳。他进了屋子,耶稣先向他说,西门,你的意思如何。世上的君王,向谁征收关税丁税。是向自己的儿子呢?是向外人呢? 26 彼得说,是向外人。耶稣说,既然如此,儿子就可以免税了”,却翻译为“税”,这里的意思是“最终要付出的”、“最终要交的账”。

约翰在这段经文里两次讲到“如今是末时了”。所以约翰是非常肯定,“末时”在约翰那个时候已经开始了。那约翰在这里所说的“末时”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是不是指世界的末日呢?

我们来比较一下耶稣说的话,“这天国的福音,要传遍天下,对万民作见证,然后末期才来到。”我们认为耶稣在这里所说的“末期”是指世界的末日。但是耶稣说这个“末期”所用的字并不是“τέλος”这个字。

而且当约翰说了“如今是末时了”,世界末日显然是没有到。所以我们说,约翰在这里所说的不是指世界末日。那约翰在这里所说的“末时”又是指什么呢?这是一个很难解释的词,解经家也众说纷纭,我们也无权断定谁的解经是对的。这里只谈谈我们的看法,仅供参考:

(1)    对任何一个人来说,每一刻都可以是末时,所以如今就是末时了。

我们曾经说过,我们在这个世界只是一个客旅,我们在世界上的时间是短暂的。但是到底多少短暂,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不知道我的死期是什么日子,但我知道有那么一天。这个古人说的好,人生自古谁无死。人离开这个世界是必然会发生的,无论是肉体的死亡,还是被提,都是要离开这个世界的。

对我来说,当我离开世界的时候,与世界末日是没有区别的。因为我在世界上一切所做、所想的都成为了一个记录。我的名字是不是写在生命册上、是在上帝面前受什么样的审判已经定了,不能更改了。因为对于上帝给我们的救恩,只有当我们活在这个世界的时候才可以作出是不是要接受的决定。当我离开世界的时候,也是我们最终向上帝交账的时候了。

所以我们说,我们要把每一天、每一刻都认为是我的末时,时刻准备见主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少犯罪,才能儆醒事奉上帝。

耶稣教导我们,“你们腰里要束上带,灯也要点着。自己好像仆人等候主人,从婚姻的筵席上回来。他来到叩门,就立刻给他开门。主人来了,看见仆人儆醒,那仆人就有福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必叫他们坐席,自己束上带,进前伺候他们。或是二更天来,或是三更天来,看见仆人这样,那仆人就有福了。家主若知道贼什么时候来,就必儆醒,不容贼挖透房屋,这是你们所知道的。你们也要预备。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彼得说,主阿,这比喻是为我们说的呢?还是为众人呢?主说,谁是那忠心有见识的管家,主人派他管理家里的人,按时分粮给他们呢?主人来到,看见仆人这样行,那仆人就有福了。我实在告诉你们,主人要派他管理一切所有的。那仆人若心里说,我的主人必来得迟。就动手打仆人和使女,并且吃喝醉酒。在他想不到的日子,不知道的时辰,那仆人的主人要来,重重地处治他(或作把他腰斩了),定他和不忠心的人同罪。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惟有那不知道的,作了当受责打的事,必少受责打因为多给谁,就向谁多取。多托谁,就向谁多要。”(见路加12:35~48)

这里有两句话是我们需要特别注意的:一句是,“你们也要预备。因为你们想不到的时候,人子就来了”;另外一句就是,“仆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却不预备,又不顺他的意思行,那仆人必多受责打”。这里的“人子就来了”,我们认为可以指耶稣的再来,也可以指我们离开这个世界 - 就是我们要见主的面了。很多人是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离开这个世界的,比如汶川地震的时候,有谁知道在那个时刻会有这样的地震发生?根本没有人知道,但是突然发生了这样强烈的地震。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把每一刻都认为是我在世界上的最后一刻来对待的理由。我们决不能像耶稣所说的那个恶仆那样打人、醉酒,犯罪。要时刻儆醒;这样的事情是任何时候都不能做的。

希望我们都是上帝的好仆人。我们已经知道了上帝的意思,但我们有没有预备时刻见主面?有没有顺祂的意思行事为人?如果没有的话,有什么结果?耶稣说得很清楚,“必多受责打”!所以,我们务必儆醒事奉上帝。

耶稣又说,“你们要时时儆醒,常常祈求,使你们能逃避这一切要来的事,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见路加21:36)什么是“得以站立在人子面前”?我们认为这是表示得到上帝称赞、赐恩的时候,人才有资格站立在上帝的面前。这也就是说,我们要时刻儆醒,常常祷告,我们才有资格站立在上帝的面前。

(2)    我们每做一件事,都有可能对我们末时的审判造成决定性的结果。

我们曾经说过两件事:A. 人生就是不断地作决定,各种大大小小的决定需要我们随时做出。世界上善与恶的对抗,顺服上帝的与反倒上帝的对抗,都会反映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个决定上。B. 我们知道耶稣基督的宝血可以洗净我们的罪。但是如果是故意犯罪、一而再地犯罪,那可能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有人以为可以不断地重复地犯罪,只要不断地重复到耶稣面前认罪就可以了。但是我们并不这样认为。我们认为,作为一个基督徒,不应该犯已经向上帝认过了的罪。当然,上帝是否还继续赦免,这个主权是在上帝的手中。但是我们如果是爱上帝的话,如果是爱主耶稣的话,你怎么可以把耶稣基督重钉一次十字架,让祂为我们重犯的罪再流一次血呢?

我们对每一天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是要注意的,因为没有一件事在审判的时候不显露出来的。如果我们在世界上所作的最后的一个决定是没有在圣灵的带领下,而是凭着我们血气所作的,从而得罪了上帝,那是不堪设想的啊。所以时时刻刻要谨慎,持守真道、听从圣灵的带领。

我们的观点是:一方面从时间上来说,我们要把我们的每时每刻都看成我们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刻;另一方面,当我们在做任何决定的时候,我们也要认为,这是我在世界上所做的最后一个决定,决不能重犯我们已经向上帝认过的罪。

其次,我们来看一看“敌基督”。

在整本和合本圣经里,“敌基督”这个词只有在《约翰一书》出现四次,在《约翰二书》出现一次。我们认为在这个词里的“敌”是指“抵抗”、“抵挡”、“阻挡”的意思,就是“寡不敌众”中的“敌”的意思;并不是“反对”的意思。在英文中,一般是把敌基督写成 antichrist,也就是抵挡基督的意思。我们觉得这里还有假借基督名义迷惑众人的意思。

对于“敌挡”,耶稣曾经有过这样一段教导,“约翰说,夫子,我们看见一个人奉你的名赶鬼,我们就禁止他。因为他不与我们一同跟从你。耶稣说,不要禁止他。因为不敌挡你们的,就是帮助你们的。”(见路加9:49~50)我们认为耶稣在这里也用“敌挡”来表示“阻挡”的意思。

当门徒问耶稣,祂再来的时候有什么样的预兆,耶稣告诉他们的话记载在《马太福音》地24章。其中,耶稣说,“那时若有人对你们说,基督在这里。或说,基督在那里,你们不要信。因为假基督,假先知,将要起来,显大神迹,大奇事。倘若能行,连选民也就迷惑了。看哪,我预先告诉你们了。若有人对你们说,看哪,基督在旷野里。你们不要出去。或说,看哪,基督在内屋中。你们不要信。”(见马太24:23~26)在这里,耶稣使用了“假基督”,也说到了那些被人们误认为的基督。

根据约翰在这里所说的,“那敌基督”和“好些敌基督”,并与圣经的其他部分对照,我们认为约翰在这里所说的“那敌基督”是单数的,也就是《启示录》第13章所描写的在大灾难中,那个任意行42个月的兽;而“好些敌基督”就不是单数,而是多个了,我们认为就是敌挡耶稣基督的人们。

并且在保罗所设立的教会中,早已有假弟兄(加2:4),假使徒(林後11:13)出现。彼得的书信也同样预言有假师傅出现(彼後2:1)。这些经文跟约翰在这里所说的都非常吻合。那敌基督者就是最後要出现的大罪人。而好些敌基督者,却与假弟兄,假使徒同属一类。

敌基督有什么特点呢?

(1)    敌基督的第一个特点就是抬高自己,自称为神。

其实在圣经的很多地方都有提到,只是没有使用敌基督作为一个名字而已。保罗告诉我们,“我劝你们,无论有灵有言语,有冒我名的书信,说主的日子现在到了,(现在或作就)不要轻易动心,也不要惊慌。人不拘用什么法子,你们总不要被他诱惑,因为那日子以前,必有离道反教的事,并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沦之子,显露出来。他是抵挡主,高抬自己,超过一切称为神的,和一切受人敬拜的。甚至坐在神的殿里,自称是神。”(见帖后2:2~4)保罗在这里所说的“大罪人”,我们认为与约翰所说的“敌基督”是一回事。我们也认为,敌基督就是魔鬼撒旦。

至于约翰在这里所说到的“好些敌基督的”,我们认为是指历代以来那些类似敌基督者的人。他们彷彿是那敌基督者的先锋,预备他的来到。历代以来都有好些可以预表敌基督者的人物,具有敌基督的性格,而且曾经强烈的反抗耶稣基督。但他们都不是那真正的“敌基督”,而只是像他而已!但这一类的人将会越来越多,而且越来越像敌基督。直到那真正的敌基督者出现的时候,他就会集合历代敌挡上帝之人的一切特性和方法,极尽全力地运用这些特性和方法来敌挡上帝的大能。

而当“那敌基督”出现的时候,他不但只在宗教的道理方面对教会进行诱惑对敌行为,且要利用其军事政治的力量压迫一切信基督的人;也就是圣经所说的,他要“制伏各族各民各方各国”。(参见启示录13:7)

(2)    约翰所说的“好些敌基督”是会混在教会里的。

根据第十九节,“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却不是属我们的。若是属我们的,就必仍旧与我们同在。他们出去,显明都不是属我们的。”我们认为约翰在这里所说的“他们”是指“好些敌基督”。

约翰在这里还说到,“他们从我们中间出去”,可见他们曾经在我们中间,也就是曾经混在教会里的人。他们犹如混在教会里的奸细,是魔鬼撒旦在教会里的卧底,在教会里敌挡上帝、破坏上帝的道。

我们来看一下耶稣所说的一个比喻,“耶稣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 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田主的仆人来告诉他说,主阿,你不是撒好种在田里吗?从哪里来的稗子呢?主人说,这是仇敌作的。仆人说,你要我们去薅出来吗?主人说,不必,恐怕薅稗子,连麦子也拔出来。容这两样一齐长,等着收割。当收割的时候,我要对收割的人说,先将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见马太13:24~30)“当下耶稣离开众人,进了房子。他的门徒进前来说,请把田间稗子的比喻,讲给我们听。他回答说,那撒好种的,就是人子。田地,就是世界。好种,就是天国之子。稗子,就是那恶者之子。撒稗子的仇敌,就是魔鬼。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收割的人,就是天使。将稗子薅出来,用火焚烧。世界的末了,也要如此。人子要差遣使者,把一切叫人跌倒的,和作恶的,从他国里挑出来,丢在火炉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见马太13:36~42)

从这个比喻里,我们就知道,稗子是魔鬼撒旦撒在麦田里的,而且牠是比收割早很多很多时候就撒的。耶稣说,“收割的时候,就是世界的末了”。所以约翰在这里说,“现在已经有好些敌基督的出来了”。其他的使徒,如彼得和保罗在书信中都有提到假师傅(林後2:1-3),假弟兄(加2:4),假使徒(林後11:13)的出现。

我们说“好些敌基督”既然是混在基督徒中间,就不会承认自己是敌基督者。而且他们可能有相当高深的属灵知识,甚至初期教会的信徒也分别不出,直到发现他们的叛教行为时才认出来。他们对圣经的了解只是在知识的层面,不是真正地进入属灵的层面;他们是“文化”基督徒,不是属耶稣的基督徒。虽然他们没有属灵的生命,但也可能因学习而得著属灵的知识,像学习其他学科那样。他们的典型代表就是耶稣经常责备的法利赛人、文士和那些宗教的领袖。

耶稣时代的法利赛人、文士和宗教领袖对旧约圣经是非常熟的,而且在表面上也是按律法来行事为人。但是他们是犹太文化的信徒,不是上帝的信徒。因为耶稣说,你们法利赛人“你们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芸香,并各样菜蔬,献上十分之一,那公义和爱上帝的事,反倒不行了。这原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们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喜爱会堂里的首位,又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你们的安。你们有祸了。因为你们如同不显露的坟墓,走在上面的人并不知道。”(见路加11:42~44)他们投机取巧,外表装饰的很好,里面却是丑陋的。因为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看人心的上帝。祂知道我们的每一个思念。

当耶稣在世界上三年传福音的时候,法利赛人、文士和祭师长也是跟在耶稣后面听道的,但是他们不是真心要听耶稣的教训。路加是这样记载的,“又有一个安息日,耶稣进了会堂教训人。在那里有一个人右手枯干了。文士和法利赛人窥探耶稣,在安息日治病不治病。要得把柄去告祂。”(见路加6:6~7)路加又记载了,“文士和祭司长,看出这比喻是指着他们说的,当时就想要下手拿祂。只是惧怕百姓。于是窥探耶稣,打发奸细装作好人,要在祂的话上得把柄,好将祂交在巡抚的政权之下。”(见路加20:19~20)他们来听道的目的是要抓耶稣的把柄,好将耶稣交到巡抚的手下处死祂。

所以我们不要奇怪,为什么教会里有人会出来找碴、出来捣乱,因为魔鬼撒旦既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进攻耶稣基督,难道还不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进攻你教会里真正属上帝的人?

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不要专考虑别人是不是属于”好些敌基督“里的成员,自己要先想一想,将要提出的意见、建议是不是从上帝来的,是不是有圣经根据?不要论断人,要自己先作省查。

(3)    我们可以从他们的信仰和行事为人中看出他们的真实面目。

根据第20节中的用词,A. 约翰突然又用了“你们”,而前面都是用“我们”和“他们”;根据前后文,我们知道“你们”就是指约翰写这封信的收信人。B. 约翰说,“你们从那圣者受了恩膏”,意思就是:你们从上帝那里接受了圣灵。这样就点明了,“他们”是没有从上帝那里领受圣灵的。

所以我们说,“好些敌基督”虽然混在基督徒中间,但是他们的信仰根基不是建立在圣经的基础上,也不是建立杂圣灵的基础上的,因为在他们的心里没有圣灵,看到的经文也变成扭曲了的。因此,当他们解释圣经的时候,就一定不会按圣灵的带领来解释,其结果必然会出现与圣经有对抗的地方。

这就是为什么约翰在这里要告诉我们,“正是因你们知道,并且知道没有虚谎是从真理出来的。谁是说谎话的呢?不是那不认耶稣为基督的吗?不认父与子的,这就是敌基督的。”

我们曾经说过,圣经的真正作者是上帝,所以整本圣经里的六十六卷书前后连贯,相互对应,主题明显。圣经里绝不会有任何矛盾的地方。任何人的信仰如果与圣经里的话有任何的违背,这样的信仰一定是有问题的。

最近,天主教的教宗佛兰西斯说,进化论也是对的。这显然是与圣经多处阐明:我们所信的上帝是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的教导,背道而驰。所以,我们要牢记,我们的信仰是以圣经为根据的而且是靠圣灵的带领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说,没有一本书可以与圣经并列;没有一个人的话,可以与上帝的说那样让我们听从。

“好些敌基督”的行为也是很有问题的。前面,我们已经说过了他们在十一奉献上的投机取巧;而且圣经还记载了耶稣指出他们在孝敬父母上,违反了十诫的训导。耶稣说,“上帝说,当孝敬父母。又说,咒骂父母的,必治死他。你们倒说,无论何人对父母说,我所当奉给你的,已经作了供献。他就可以不孝敬父母。这就是你们借着遗传,废了上帝的诫命。”(见马太15:4~6)耶稣在这里所说的“供献”,意思是奉献给上帝了;所以这些人就是假借上帝的名义来违反上帝的教导。

然而,我们认为“好些敌基督”最关键的一点是否认主耶稣是基督。

当主耶稣在世界上的时候,坚决要把祂处死的不是罗马人,不是外邦人。彼拉多甚至想要释放耶稣;根据路加的记载,“彼拉多愿意释放耶稣”(参见路加23:20)。是谁定了耶稣死罪的?圣经记载了,“大祭司就站起来,对耶稣说,你什么都不回答吗?这些人作见证告你的是什么呢?耶稣却不言语。大祭司对祂说,我指着永生上帝,叫你起誓告诉我们,你是上帝的儿子基督不是。耶稣对他说,你说的是。然而我告诉你们,后来你们要看见人子,坐在那权能者的右边,驾着天上的云降临。大祭司就撕开衣服说,祂说了僭妄的话,我们何必再用见证人呢?这僭妄的话,现在你们都听见了。你们的意见如何?他们回答说,祂是该死的。”(见马太26:62~66)这段经文里的“他们”是谁?根据第57节,“ 拿耶稣的人,把祂带到大祭司该亚法那里去。文士和长老,已经在那里聚会”,所以这里的“他们”就是大祭司、文士和长老们。他们否认耶稣是基督,认为耶稣亲口对他们所说的话是僭妄的话,是亵渎。大祭司、文士和长老们不仅是混在上帝的选民里面,而且自命是虔诚的信徒。他们的表面会蒙蔽很多人。

圣经告诉我们,“因为人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口里承认,就可以得救。”(见罗马10:10)

圣经又告诉我们,“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参见约翰17:3)

从这两节圣经里,我们就知道否认主耶稣是基督,就是没有永生,也就是永死;这是何等大的罪啊!这样,我们就明白了为什么约翰在这里告诉我们,“不是那不认耶稣为基督的吗?不认父与子的,这就是敌基督的。凡不认子的就没有父。认子的连父也有了。”

3.    我们在这段经文里学到了什么?

(1)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的每时每刻都是“末时”,我们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能对我们将来的在受审判的时候,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我们要把基督放在首位,时刻听从圣灵的带领。

(2)    敌基督不会在他们的脸上写明他们是敌基督,我们要用属灵的智慧来识别他们、远离他们。我们自己也要警惕,不要被魔鬼撒旦利用,不要像出卖耶稣的犹大那样,虽然起初是跟随耶稣的,但是最终是出卖耶稣的。

(3)    我们要靠圣灵来学习圣经,求上帝怜悯保守我们,不知要成为一个”文化基督徒“。

(4)    感谢上帝,因为祂的恩典,我们已经认识了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