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ters by John 约翰书信

概论 (一)

约翰书信在圣经正典的地位

约翰书信包括了约翰一书,约翰二书,和约翰三书。当然它们都经历了公元397在非洲北部的迦太基会议(The Council of Carthage) 而被列入为圣经的正典里。存放在大英博物馆的出名法典西奈抄本是4世纪的新约手抄本也包括了这三本书在内,其位置与今天新约的位置相若。亚历山大的大主教亚他拿修(Athanasius 297-373)在公元367致各主教的复活节贺词里,并附录了他的教会所接纳为新约正典的目录,这三本书也包括在内。基本上到第4世纪末的时候,约翰书信已经被认定为新约的一部分,并且也接受是出于约翰的手笔,就是那位写约翰福音和启示录的约翰,也就是12使徒之一的约翰。

然而,约翰二书和三书依然颇受质疑,一直到公元500年左右才真正地完全被接纳。从文献方面有以叙利亚文所成的伯西托本(Peshitta)只接纳3本普通书信为正典,就是雅各书,彼得前书,和约翰一书。其实当时的争论是在于接受上述的3本还是再加上其它4本(约翰2,3书,彼得后书,犹大书)共7本的普通书信。公元360年非洲所接受的莫姆森正典(Mommsen Canon)认为约翰三书是另一个人的唯一作品。还有18世纪出土的穆拉托碎片(Muratorian Fragment)只接受3封约翰书信中的两本,只不过不知是一书和二书还是一书和三书而已。

从初代教父和早期著名圣经学者对约翰书信的看法有:哲罗姆(Jerome)于公元392年在伯利恒以拉丁文成文的“杰出人的生命(The Lives of Illustrious Men)”里面明确指出约翰福音和约翰一书是西庇太的儿子约翰所写,至于二书和三书为另一个人名字也叫“约翰”的长老所写的。还有恺撒利亚主教尤西比厄斯(Eusebius)和著名神学家俄利根(Origen)都接受约翰一书但认为二书和三书是具有争议性的。

引用约翰书信的教父有从示每拿出来后来去到高卢(Gaul)里昂(Lyons)的主教爱任纽(Irenaeus)。他曾经引用过约翰福音并且明确地以约翰二书7-8节来描述所引用的约翰一书。他更加接受他所引用的经文是出于主的门徒使徒约翰。他认为约翰福音是成书于公元98-117年间罗马皇帝图拉真(Trajan)统治期间。他曾说当他年幼的时候听过示每拿的主教波利甲(Polycarp, Bishop of Smyrna)在他的同僚面前提及过“约翰”和其他见过主的人,但这约翰是否就是使徒约翰呢?有不同的见解,因为在第2世纪初的时候,有人说当时有两个“约翰”,使徒约翰和“长老约翰”。而“长老约翰”是否就是约翰二书和约翰三书的“长老”呢?这也是无从考究。

亚历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接受3本书里面其中两本,而常常引用约翰一书。此外,希拉波立的主教帕皮亚(Papia, Bishop of Hierapolis 曾引用过约翰一书,也使用过出现于约翰三书12节的“又有真理给他作见证”这句话。波利甲在公元108年的写作虽然没有明确指出谁是作者,但他曾引用过约翰一书3842。罗马主教革利免(Clement, Bishop of Rome)相信是最早引用约翰一书的人,他在公元96年致信给哥林多教会时引用了两次“在爱里得完全”。这短语在约翰一书25418出现过的。

收信人,写作日期,地点

使徒约翰,或者说“主所爱的门徒”是主所重用的福音使者。有足够的史实证明约翰所开拓的教会是位于以弗所一带。相信这三封约翰书信是写给那一带约翰所开拓的教会,笼统的说,就是以弗所教会。约翰一书虽然没有注明收信人是谁,相信收信人就是以上所属一带的教会。

约翰二书的收信人比较特别,作者称呼他们为“蒙拣选的太太和她的儿女”。表面上看来好像是给一个家庭的信。但当我们看本书结尾“ 你那蒙拣选之姊妹的儿女都问你安”的时候,我们便能意味到“太太”的意思是教会了,而结尾的“姊妹”就是作者(长老)所牧养的教会了。所以收信人很可能是某一个特别指定的教会了。

至于约翰三书的收信人的名字叫该犹,所以这是一封私人的信件。但这不代表不是给教会的信。从约翰二书看来收信的教会没有太多的人事问题,所以作者直接写给该教会。但是约翰三书的教会肯定是有一定的问题(麻烦人物:丢特腓-9节),所以作者写信给值得信任的该犹,并且在信中让他知道低米丢(12节)与他一样,忠心为主。

整体来说,三封信的收信人都是懂希腊文的会众。当然,这绝对有可能是懂希腊语并且归信基督的犹太人。同时我们发现这3本书信都没有引用旧约,其中一个理由是可能因为书信本身不长吧!

至于发信地点,传统都认为是出于以弗所地区。如果这3本书信的作者也是启示录的作者的话,而启示录包括了写给小亚细亚的七个教会。那么以弗所就是最有可能发信的地点。但也有人认为是出于叙利亚或者亚历山大。

约翰书信的宗旨

从内容来看,约翰一书是一封比较普及的书信合用于不同的教会。约翰二书好像是简化了的约翰一书但却是给某一个特定的教会。因为约翰二书看起来就好像是约翰一书的初稿或者总结,而约翰三书却完全是另一书信与一书和二书好像没有太大的关联一样。然而,三封信的内容都是以真理与爱为主。

约翰一书

约翰一书有一个很基本的信息,就是要求读者们回归到最基本所信的(原理)。当时基督信仰已经有了一段时间而开始变质了。新的概念和想法开始充塞教会,所以作者为他们焦虑而希望把他们带回到原始的基督信仰里面。

所以在约翰一书里面的信息都是很基本的条款和术语。除了有几个比较独特的名词,如218的敌基督以外,表面上看来这封信好像不是为了某些特定的情况而写。但当我们深入的查看时,我们会发现这封信的背景与公元100年的小亚细亚地区或者叙利亚附近有不谋而合的感觉。

本信的内容提供了好几个“测试”让读者自省其光景是否已经离开了正道。第一个测试指出上帝就是光(17)而人自以为行走在光明中,其实很可能在黑暗里(1810)。所以约翰以爱与恨作为比对,爱为光明的一面,恨为黑暗的一面(19-10314-15420-21)。

其次有对信心的测试,尤以对主耶稣的忠信。若不信主耶稣和祂教会的人就是“敌基督”。约翰的教会也有这样的人并且从他们当中出去了(21922)。因为他们不认子(圣子),所以连父(上帝)都没有了(223)。这道理继续延伸至不认耶稣基督是道成肉身就肯定他们不是出于上帝而是出于敌基督的灵(41-3)。还有其它的测试,当我们进入查经时再一个一个来看。

既然约翰把选择放在人面前,所以他继续地呼吁人回归,就如在本书一开始说“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一样,意思是要人回归到那旧的命令(27)并且接纳父上帝差遣主耶稣道成肉身来到这世界(414),因为这是证明上帝就是爱(49)。至于我们肢体间的爱只是对上帝的小小回馈而已(411)。

时代背景:诺斯替的幻影说

在第一和第二世纪盛行在希腊的文化里的一种哲学称为“诺斯替(Gnostic)”。它主要的思想早在拍拉图(约公元前428-348年)的思想里就能够看到。这种思想也渗透到犹太教里面,这是可以从死海古卷的内容里查觉到的。随着基督教的兴起,这些从东方来的思想也随之进入了教会而被称为“幻影说(Docetic-Gnostic或者Docetism)” 。早期教父如爱任纽(Irenaeus)和特土良(Tertullian)非常之反对这异端。

诺斯替的主要思想是二元论,就是相信正与邪这两个势力不断地争战。他们认为一切的物质,包括整个物质世界和人的身体都是罪恶,所以救恩只是拯救人的灵和魂。诺斯替的名字来源于希腊文Gnosis,意思是“知识”。当人拥有这“知识”就能够破茧而出脱离罪恶的捆绑而在灵里面得着自由。

那么为什么这学说进入教会后成为“幻影说”呢?这是因为他们认为既然上帝是圣洁,是不可能成为罪恶的身体,所以他们不能接受“道成肉身”的真理(约翰福音114)。他们认为他们拥有独特的知识,不是一般的基督徒能知道的,就是上帝的儿子没有真正地成为“一个人”,只是好像地变成一个人而已。所以,活在世上的基督只不过是一个幻影而已。神圣的基督是当耶稣在约旦河洗礼时降入耶稣里面,却在上十字架前已经离开了耶稣,只留下肉身的耶稣本人在十字架上受苦并死亡,而基督却没有死去。

这种幻影说是始于大概公元100年,有一位住在以弗所的克林妥(Cerinthus)。波利甲曾经说过他的老师使徒约翰有一次在洗浴场里听到克林妥也在浴场时,他就马上的往外逃,理由是与这样一个违背真理的人同在一个建筑物里面也会有危险,怕房顶塌下来。此外,还有第二世记中叶的马西昂,他是幻影说主要的推动者。有一次马西昂遇到波利甲,对他说:“认识我吗,波利甲。”波利甲回答马西昂说:“我认得;我认得你就是撒但的长子!”可见当时幻影说对教会的影响。从而我们也看到先贤为真理的缘故与异端是势不两立。

从约翰一书2:19,我们更加看到这些异端的入侵最终导致教会“分裂”,相信有很多信仰不清楚的“信徒”跟着这些异端而离开了教会。所以约翰一书就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写出来,目的在于抵挡异端。作者甚至没有顾忌教会分裂一事而直言地称呼他们是撒谎的(约翰一书1:6; 2:4, 22; 4:20),引诱人的(约翰一书2: 6; 3: 7; 约翰二书7节),魔鬼的儿女(约翰一书3: 10),杀人的(约翰一书3: 15),假先知(约翰一书4: 1),和敌基督(约翰一书2: 18, 22; 4: 3; 约翰二书7节)。作者对异端的态度与波利甲可说是不分伯仲。

约翰还击异端的方法不是指出他们不对的地方,相反他指出什么是真理。正如银行前线的职员分辨真钞和伪钞的方法一样,让他们更认识真钞的特征就必定能分辨伪钞。所以他呼吁信徒回归到真正“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11)”并“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42)”的信仰里面。人必须相信“道成肉身”是上帝的作为和祂的爱之缘故。正因为“道”成了“肉身”,所以耶稣不但是“上帝”,祂也是一个完全的“人”。既然这样,人就不能相信“幻影说”里的耶稣不是“人”之说法,更不能借着“诺斯替”的概念,就是人的肉身就是罪恶,可以继续地犯罪,只要灵魂得救就可以的说法来满足罪人犯罪的心态。

我们得救并非只是灵魂而已,我们的得救也包括肉身,因为我们将来复活时都会有像主耶稣那复活的身体。至于如今,保罗告诉我们无论是灵魂或者肉身,我们都已经进入更新的状态里面:

因为知道我们的旧人和他同钉十字架,使罪身灭绝,叫我们不再作罪的奴仆。因为已死的人是脱离了罪。我们若是与基督同死,就信必与他同活。~罗马书66-8

旧人就是我们我重生之前的“我们”,就是我们从亚当领受的血气,罪的本性,肉体(不是肉身)。保罗告诉我们这旧人已经和耶稣基督同钉在十字架上,如今复活的我们,在上帝面前的是一个在灵里面与基督一同复活,从灵性死亡到灵性复活的人。所以我们的灵魂已经被更新了。至于身体,保罗也告诉我们:

身上常带着耶稣的死,使耶稣的生也显明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这活着的人,是常为耶稣被交于死地,使耶稣的生,在我们这必死的身上显明出来。~哥林多后书4:10-11

保罗的用词“肉体”不是“肉身”。当讲到“肉身”时,保罗通常用“必死的身体”。保罗说我们让耶稣的“生”在我们的肉身上显明出来,所有我们的肉身也被更新了,有主耶稣的样式。那么用什么方法来更新我们的肉身呢?

所以,不要容罪在你们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们顺从身子的私欲。~罗马书612

保罗告诉我们只要我们不在让“罪”,就是我们的血气,罪的本性,所掌控,依靠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带领和帮助,我们就胜过了这“必死的身体”。这岂不是更新吗?

是的,我们的灵魂和肉身都已经更新了。虽然我们的身体有朝一日必定会坏死,因为这只是更新,但我们将来也必像耶稣一样复活,到时候不是更新,而是换领。我们将取得一个像耶稣基督复活后的身体:

他要按着那能叫万有归服自己的大能,将我们这卑贱的身体改变形状,和他自己荣耀的身体相似。~腓立比书321

所以我们在基督里成为新造的人:

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所以我们从主耶稣所领受的救恩是全面的,包括灵魂和肉身,并且不是等待到我们肉身死去之后才发生,而是当我们领受主耶稣的救恩那一刻,这就是我们重生那一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