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12: 35~44 马可福音 第十二章 35 ~ 44 节

35 耶稣在殿里教训人,就问他们说,文士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36 大卫被圣灵感动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37 大卫既自己称祂为主,祂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众人都喜欢听祂。38 耶稣在教训之间,说,你们要防备文士,他们好穿长衣游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的安,39 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40 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

41 耶稣对银库坐着,看众人怎样投钱入库。有好些财主,往里投了若干的钱。42 有一个穷寡妇来,往里投了两个小钱,就是一个大钱。43 耶稣叫门徒来,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穷寡妇投入库里的,比众人所投的更多。44 因为他们都是自己有余,拿出来投在里头。但这寡妇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


路加的记载:“耶稣对他们说,人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诗篇上,大卫自己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大卫既称他为主,祂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众百姓听的时候,耶稣对门徒说,你们要防备文士。他们好穿长衣游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安,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见路加20:41~47)

“耶稣抬头观看,见财主把捐项投在库里。又见一个穷寡妇,投了两个小钱。就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穷寡妇,所投的比众人还多。因为众人都是自己有余,拿出来投在捐项里。但这寡妇是自己不足,把他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见路加21:1~4)


  1. 耶稣在殿里教训人,就问他们说,文士怎么说,基督是大卫的子孙呢?

    1.    背景

在这以前,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加上撒都该人都已经责问主耶稣三个问题了。后来那个文士又来问主耶稣有关诫命的问题。对主耶稣的责问是他们为了寻找把柄,目的是要把主耶稣告到巡抚那里去,然后就可以除灭主耶稣。

但是他们的计谋都失败了,而且他们失败得很惨。

2.    主耶稣所问的问题

(1)    问题的对象

圣经在这里记载了,“耶稣在殿里教训人,就问他们说”。所以我们知道这是主耶稣在圣殿里教训人的时候问的一个问题。

既然圣经在这里以“耶稣在殿里教训人”开始,我们认为很可能这一件事与马可前面所记载责问主耶稣的事情,在时间上并不是紧密地连接在一起的。所以有可能那些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加上撒都该人,因为不敢再问祂什么,就走开了,也可能他们继续留在那里。无论这些人在还是不在,主耶稣又正常地教训众人了。

马可有记载了“就问他们”。这个他们是谁?

我们认为这里的“他们”是指那些听主耶稣教训的人,包括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一切在听主耶稣教训的人。

(2)    文士

主耶稣在这里特别提出,“文士怎么说”,显而易见主耶稣要人们注意文士。

我们常见主耶稣把文士和法利赛人连在一起说,比如,主耶稣说,“我告诉你们,你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 ”(见马太5:20)主耶稣又说 ,“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参见马太23:13,15,23,25,27,29)

主耶稣多次把文士和法利赛人一起说,而且都给他们冠上“假冒伪善”的定语。但是这一次主耶稣却把文士单独提了出来。

为什么这一次主耶稣需要这样强调文士呢?因为文士理当对经文有很好的理解,他们是旧约圣经的老师,人们称他们为拉比。但是他们有没有真的把圣经里的内容讲清楚呢?是不是起到了一个解释圣经老师的作用呢?还是一个瞎眼领路人呢?

主耶稣曾经责问他们,“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见马太23:15)可见文士中有不少是误导人的“教师”。

  1. 大卫被圣灵感动说,主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

1.    主耶稣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有的解经家认为,马可所记载的那一连串对主耶稣的责问,是由主耶稣问了他们施洗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而开始回答的。主耶稣以他们回答不了的问题开始了祂对他们责问的答案;主耶稣也以他们回答不了的问题结束这一场辩论。

也有解经家认为主耶稣问这个问题是用人们更深地来思考大卫这一句话的意义。

2.    这一句话的来源

“(大卫的诗。)耶和华对我主说,你坐在我的右边,等我使你仇敌作你的脚凳。”(见诗篇110:1)

诗篇110:1与主耶稣所说的唯一的区别是是用了“耶和华”,而马可和路加所记载主耶稣所说的是用“主”。

如果你有读英文圣经,你就会注意到到几乎所有的英文版圣都没有使用“耶和华”这样的说法。中文和合本圣经里的耶和华,在英文圣经中一般都是用四个大学字母的 LORD; 而中文和合本圣经里的“主”,在英文圣经记就是一个大写字母“L”的 Lord。如果我们把 LORD 再翻译回到中文,那就是“主”了。

其实,在原文中上帝的名字是不可以读的,因为只有辅音而没有元音。把希伯来文上帝的名字写成英文是 YHWH 或者 YHVH,我们也可以把这几个字母当作汉语拼音来看。我们知道没有元音是没有办法读的。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们上一次刚查看了十诫,其中有一条诫命就是:“不可妄称耶和华你上帝的名,因为妄称耶和华名的,耶和华必不以他为无罪。”这是十诫的第三条。

可能上帝为了防止我们犯十诫的第三条,所以不让我们说出上帝的名字。但是我们认为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上帝的名字是圣洁的,不是我们这样的罪人可以随口说的。当我们对一个人表示尊敬的时候,我们就不会直呼其名,至少也要冠上一个适当的称呼,比如某某总统、某某教授。古代人们对皇帝,有谁可以直呼其名?不都是称皇帝为“万岁”的吗?所以我们这样的罪人,是没有资格把上帝的名字说出口的。

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英文圣经都用 LORD 代替耶和华。

既然上帝的名字是不能读的,那耶和华这个名字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们刚才说,原文上帝名字是 YHWH 或者 YHVH (英文的写法)。因为没有元音,无法读出来,这就是为什么摩西要问上帝的名字。(参见出埃及3:13)之后,有人就加了几个元音,把上帝的名字写成 Jehovah。有了元音,就可以读了,这一下读出来的音就是“耶和华”了。

这么一查考,我们就知道“耶和华”这个发音是人造出来的,为了让我们可以读圣经,上帝的名字原来是不能读的,所以英文圣经用四个大写字母的 LORD 来表示,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是中文字没有英文大小写的区分,所以在和合本圣经里,只有在旧约使用“耶和华”这个词,在新约圣经里就不再使用。(除了在《启示录》19:1的一个括号里用过一次,也仅仅是为了解释一下而用的。)

在英文圣经里是写成,The LORD says to my Lord: “Sit at My right hand Until I make Your enemies a footstool for Your feet.”(见诗篇110:1)所以,我们现在就可以完全确定主耶稣就是引用《诗篇》一百一十篇第一节。

  1. 大卫既自己称祂为主,祂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众人都喜欢听祂。

1.    主耶稣的这个问题没有人回答,主耶稣自己也不作回答。

“大卫既自己称祂为主,祂怎么又是大卫的子孙呢?”从人的逻辑上来看这确实是个问题。

(1)    是不是大卫王说错了?

主耶稣在描写大卫王说这一句话的时候是“大卫被圣灵感动说”。所以这一句话不是大卫王自己自说自话地说的,乃是被圣灵感动了之后才说的。所以我们可以肯定,这一句话是没有错的。

(2)    如果大卫王没有说错,那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从人的逻辑来看,这一句话似乎是不合逻辑的,因为自己的子孙怎么可能又是自己的主呢?

我们注意到主耶稣并没有向众人讲解这一句话的意思,看来主耶稣是用众人去思考这一句话的意思。

这也是主耶稣要文士仔细去思考的一个问题。

但是,我们现在有了新旧约圣经,我们已经知道了答案。

主耶稣在这里是要众人明白“道成肉身”的意义。

从人的角度来看,主耶稣是大卫的后代,但是主耶稣是道成肉身的上帝,“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的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祂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 ”(见约翰1:14)

主耶稣在世界上的时候有双重身份,祂是100%的人,耶稣100%上帝。这也就是大卫王这一句话的意思,主耶稣是上帝,所以是大卫王的主;但是从人的角度来看,马利亚是主耶稣在世界上的母亲,而马利亚确实是大卫王的子孙。圣经在《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里两处记载了主耶稣的家谱。

2.    文士不能解释这个问题的原因

文士之所以不能解释这一个问题,就是因为不明白圣。

其实,主耶稣的这一个问题并不难回答,圣经早就说明了。“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祂的肩头上。祂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和平的君。祂的政权与平安必加增无穷。祂必在大卫的宝座上,治理祂的国,以公平公义使国坚定稳固,从今直到永远。万军之耶和华的热心,必成就这事。”(见以赛亚9:6~7)

在这段圣经里,说到了一个婴孩会在大卫的宝座上。这一句话包含了两个意思:祂继承了大卫的王位,所以必定是大卫的后裔;祂要掌王权。

后面又说到,祂的国是“从今直到永远”。有哪一个皇帝可以永远当皇帝的?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可以活到永远的。另外,以赛亚的预言又说,这个婴孩的名称是“全能的上帝,永在的父”。所以先知以赛亚的这个预言就告诉我们上帝的道成肉身,而且这个道成了肉身的人,是出自大卫的家族。

如果我们把以赛亚书中的这一段经文,与大卫在《诗篇》一百一十篇里所说的话联系起来看,我们就能明白了。虽然从人的角度来看,主耶稣是人,但是主耶稣的本质是上帝,因为主耶稣已经亲自宣布了,“我与父原为一。 ”(见约翰10:30)

《诗篇》一百一十篇是大卫王写的,而大卫王在世的年代约为公元前1000年;《以赛亚书》大约是在公元前700左右写成的。耶稣时代的文士应该有足够的时间来研读这两本书。我们也相信他们确实是研读了,但是他们还是不明白,或者不愿意明白。

对撒都该人,“耶稣说,你们所以错了,岂不是因为不明白圣经,不晓得上帝的大能吗?”(见马可12:24)其实犯这样错误的人岂止撒都该人呢?不仅当时的文士和法利赛人犯这样的错误,祭司长和祭司也犯同样的错误,而且在当今的社会里也不缺少这样的人。

所以,我们一直在强调,读圣经一定要用心灵和诚实来读,读圣经与祷告、唱诗歌等等一样,都是敬拜上帝。我们在这里查经不是要成为一个圣经学者,我们读经是要认识上帝、与上帝亲近。

主耶稣提出这一个问题,很明显的是要告诉众人,一切的事奉都是根据你的心、根据你与上帝的关系。如果你心里没有真正认识主耶稣,单凭外面那些行为,你自以为是在事奉上帝,但是实际上是不能事奉上帝的。因为在这段经文里你就已经看见一件事了,就是在你的心里,你把主定位在那里了?祂究竟是大卫的主呢?还是大卫的子孙?如果你对主耶稣连定位都没有办法解决,你怎么能够去事奉祂呢?所以你要事奉祂,你必须在心里认识祂;认识了祂也就有了永生。“认识你独一的真神,并且认识你所差来的耶稣基督,这就是永生。 ”(见约翰17:3)

3.    众人都喜欢听祂

为什么众人都喜欢听主耶稣的教训?

当众人听主耶稣教训的时候,他们有什么感觉?“众人很希奇祂的教训。因为祂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文士。 ”(见马可1:22)

当主耶稣对他们讲解圣经的时候,他们的心中就火热。(参见路加24章,两个门徒在去以马忤斯的路上遇见复活了的主耶稣的情景)

主耶稣就是上帝,所以祂的教训是清楚明了的,因为祂把真道清清楚楚地讲解了出来。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有可能比主耶稣讲的更清楚了,哪怕是与主耶稣讲得一样清楚的人也没有。

所以我们在解释圣经的时候,所使用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用圣经来解释圣经,就是用上帝的话来解释圣经。

  1. 耶稣在教训之间,说,你们要防备文士,他们好穿长衣游行,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的安,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

耶稣在教训之间,说,你们要防备文士。需要我们防备文士的什么呢?主耶稣从五个方面来诉说文士的问题:

1.    他们好穿长衣游行

可能我们认为穿长衣没有什么不好啊,所以我们需要明白当时的背景。

按律法的规定,祭司在圣殿里事奉的时候要穿一种特别的圣衣,(参见出埃及28:2)后来在会堂里事奉上帝的人要穿这一种特别的长衣。主耶稣在这里所说的长衣就是指人们在会堂里事奉时候所穿的长衣。所以这样的长衣并不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所穿的衣服,因为穿上这样的衣服就表示在会堂里事奉上帝,也就是说这样的长衣应该只有在会堂里事奉上帝的时候才穿。

我们现在看到有些教会的牧师在讲道的时候会穿上圣衣,诗班的成员在教会里献诗的时候也会穿上诗班袍。但是没有牧师会穿着圣衣、诗班成员也不会穿着诗班袍逛街。主耶稣在这里所说的长衣,有点类似牧师的圣衣和诗班成员的诗班袍。

但是在那个时候,有些文士整天穿着这中在会堂里事奉时候穿的长衣到处游行。其目的显然是炫耀身份,引起众人的注意,提示大家,我是一个事奉上帝的人。

其实,事奉上帝是应该的;事奉上帝没有任何可以炫耀的地方。炫耀自己是事奉上帝的,其实就不是在事奉上帝,而是在炫耀自己。

2.    喜爱人在街市上问他们的安

他们喜爱人们在公开的场合,当众问他们的安。这样的行为就显示了他们骄傲自大的心。他们自觉高人一等。

当有人在街市上问他们的安,就会引起更多的人问他们安,因为有人这样做了,就会有人跟着这样做。这也就是这些文士的目的,他们要人们都敬重他们,满足他们自高的心理。

3.    又喜爱会堂里的高位筵席上的首座

以色列人与中国人有很多相像的生活习惯。当请客吃饭的时候,谁坐在什么位置非常重要。所以在筵席上哪一个位置最大,是显而易见的。

圣经记载了主耶稣对于坐席的教导,“耶稣见所请的客拣择首位,就用比喻对他们说,你被人请去赴婚姻的筵席,不要坐在首位上。恐怕有比你尊贵的客,被他请来。那请你们的人前来对你说,让座给这一位吧。你就羞羞惭惭的退到末位上去了。你被请的时候,就去坐在末位上,好叫那请你的人来,对你说,朋友,请上坐,那时你在同席的人面前,就有光彩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见路加14:7~11)

很清楚,主耶稣认为那些只想坐在首位上的人,是自高的人;自高的人必降为卑。

可见这些文士是自高的人。

4.    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

这是一点与前面的三点有显著的不同。前面三点是从这些文士的行为揭露他们内心世界的黑暗。从某个观点来说,这是把众人并没有注意的事情挑明了,所以众人就应该防备文士了。

但是主耶稣现在指出了文士,“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这是明显的坏事,也是众人可以看到的事情。

恶人心里所想的事情他人未必知道,但是“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参见马太12:35)所以主耶稣在这里告诉众人,文士之所以会做这样的恶事,就是因为在他们的心里早就存着不正当的念头,所以他们的恶一定会暴露出来的。

5.    假意作很长的祷告

主耶稣指出文士,“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这一点又是与前面的几点是不同的。

前面的四点都是对人的,这一点是对上帝的。

祷告是我们人与上帝联系的一种方式,是我们与上帝的交通,也是我们敬拜上帝的一种方式。

主耶稣在这里指出了文士的祷告的两问题:

(1)    假意的祷告

为什么文士要做假意的祷告?唯一的目的是要听到的人赞美他们,所以他们的祷告不是与上帝交谈,而是在人的面前表演。

祷告是我们敬拜上帝的一种方式,而主耶稣已经教导我们,“上帝是个灵(或无个字)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 ”(见约翰4:24)

什么是“假意”?假意就是虚假的。而我们所敬拜的上帝是一位全知的上帝。事实上,在我们开口以前,上帝已经知道我们要说什么话,我们岂能在上帝的面前作假?

如果有人认为可以在上帝面前作假,这个人一定不信上帝。我们要瞒过他人,已经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瞒过全知的上帝是绝对不可能的事。上帝洞察一切,祂知道我们的心思意念,甚至连我们的头发都数过了。(参见马太10:30)我们还有可能欺骗上帝吗?

所以任何假意的祷告不仅是对空气说话,更是得罪了上帝。因为假意祷告的人以为上帝还没有他聪明。所以这是一种亵渎。

(2)    很长的祷告

很长的祷告又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呢?

主耶稣教导我们,“你们祷告,不可像外邦人,用许多重复话。他们以为话多了必蒙垂听。”(见马太6;7)所以祷告不在乎长短,主要是我们有没有以一颗敬拜上帝的心来祷告。

马太记载来主耶稣教导我们应该如何祷告,就是我们常说的“主祷文”,总共才不到一百个字。(参见马太6:9~13)

“耶稣向那些仗着自己是义人,藐视别人的,设一个比喻,说,有两个人上殿里去祷告。一个是法利赛人,一个是税吏。法利赛人站着,自言自语的祷告说,上帝阿,我感谢你,我不像别人,勒索,不义,奸淫,也不像这个税吏。我一个礼拜禁食两次,凡我所得的,都捐上十分之一。那税吏远远地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上帝阿,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因为凡自高的,必降为卑,自卑的,必升为高。”(见路加18:9~14)

主耶稣在这里称赞这个税吏的祷告,但是我们发觉这个税吏的祷告才一句话,但是他的态度是真诚的。这是上帝所看重的,语言的长短并不是上帝所注重的。

心里没有上帝的人,无论做事还是在上帝面前的祷告都会流露出那种没有虔诚的心。

  1. 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

1.    这里的“这些人”就是指那些假冒伪善的文士

主耶稣在这里是使用了复数(而不是单数)的形式,所以这不是指单个人,而是指一群人。

我们在查前面一些经节的时候已经说过,文士常常是作教导的工作的,(参见马可1:22)所以又被称为律法师,(参见路加10:25)也就是教律法的老师,他们甚至在耶路撒冷开课教授律法。

教授律法,其实就是教导上帝的话语,这是非常慎重的事情。在说到教导的时候,主耶稣曾经这样批评过那些假冒伪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你们说,凡指着殿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无知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你们又说,凡指着坛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坛上礼物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礼物呢?还是叫礼物成圣的坛呢?所以人指着坛起誓,就是指着坛和坛上一切所有的起誓。人指着殿起誓,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里的起誓。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见马太23:15~24)所以犯有这样错误的文士很多。

2.    为什么这样的人要受更重的刑罚呢?

(1)    这样看来对于罪人的刑罚是有不同的

既然有“更重的刑罚”,那必定有不是更重的刑罚。

我们不知道上帝是怎样来区分什么样的罪是会受到更重的刑罚,而什么样的罪只是受到一般的刑罚。但是有几件事情我们是可以知道的,这种假冒伪善的假教师要受更重的刑罚,而且“凡亵渎圣灵的,却永不得赦免,乃要担当永远的罪。 ”(见马可3:29)看见亵渎圣灵是要担当永远的罪。

(2)    为什么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

我们说作教导的需要特别谨慎,因为是在解释上帝的话,万万不可随意解释。

我们说最基本的解经方式就是以圣经来解释圣经。使用这个方式来解释圣经的理由有两点:

    上帝把圣经给我们,就是为了让我们可以信

“耶稣在门徒面前,另外行了许多神迹,没有记在这书上。但记这些事,要叫你们信耶稣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并且叫你们信了祂,就可以因祂的名得生命。”(见约翰20:30~31)既然圣经的目的是让我们可以信主耶稣是基督,所以可以让我们信主耶稣是基督的一切内容都应该在圣经里了。如果圣经没有写完全,我们就可能没有办法信主耶稣是基督。

所以在圣经里已经写下了我们信主耶稣是基督所应该知道的一切内容了。

    上帝的话是一贯性的

因为上帝的话是永远不改变的,(参见玛拉基3:6)这也就是说,上帝所说的话是前后统一的,在圣经里第一本书里所说的内容与最后一本书里所说的内容都是贯通的,因为圣经的真正作者是上帝,不是执笔的人。“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参见提后3:16)所以执笔的人不是真正的作者。

根据这两点,我们一定可以在圣经找到对我们不明了的经文的解释。所以我们不需要去臆想出奇怪的想法来解释圣经。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求圣灵指导我们明白哪一段圣经可以解释圣经其他的经文。

如果我们随意解释圣经,其实就是把我们自己的话称之为上帝的话,这就是把自己抬高到上帝的地位。我们在网上看到不少的微信群里有对圣经里的教导随意解释情况,而且宣称只有这个牧师的讲道是正确的,其他牧师的讲道都是不对的。在这样的群里规定人们只能听,不准发表言论,更不能指出讲员的谬误。可能他们不知道这样做的严重性;但是主耶稣已经清楚教导我们,“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参见马太23:16)

我们所有的人,都是罪人,我们所说的话或多或少都会有错话。所以我们恳请弟兄姊妹指出我们的错误,我们可以一起提高。我们都是弟兄姊妹,我们是一起来读上帝的话,我们是互相帮助、互相勉励,一同走成圣的道路。

所以所有做教导工作的,一定要谨慎,断不可随意解释圣经。但是“因为有许多人不服约束,说虚空话,欺哄人。......他们因贪不义之财,将不该教导的教导人,败坏人的全家。”(参见提多1:10~11)

对于假冒伪善的文士,这些人一定要受上帝对他们更重的刑罚。

  1. 耶稣对银库坐着,看众人怎样投钱入库。

1.    这是什么银库?为什么主耶稣要坐在银库对面?

根据解经家的解释,这是圣殿的银库,这也是人们把奉献给上帝的地方。

当时的情况与我们现在去礼拜堂的情况不一样。我们现在是在礼拜天的时候,去礼拜堂做礼拜,然后如果有奉献的话就在做礼拜的时候奉献了。但是,在那个时候,只有在耶路撒冷才有圣殿,人们从以色列的各地来到耶路撒冷,来到了就来奉献。

我们知道这个时候已经接近逾越节,所以有很多以色列民从各处来到耶路撒冷过节,这也是他们来圣殿奉献的时候。因为在安息日,他们需要在家里安息,所以就会在平时从各地赶到圣殿来敬拜上帝和奉献。

2.    为什么主耶稣要在这里“看众人怎样投钱入库”,难道祂不知道众人的心思吗?

主耶稣当然知道每一个人奉献的情况,而且祂知道所有来奉献之人的心思意念,现在祂在这里看是有另外一个目的。

当主耶稣坐在银库对面的时候,门徒在哪里?圣经没有具体告诉我们,但是从下面的经文来看,门徒可能没有对银库坐着。

所以我们就知道主耶稣对银库坐着,而是为了要教导门徒。

  1. 有好些财主,往里投了若干的钱。有一个穷寡妇来,往里投了两个小钱,就是一个大钱。

1.    财主的投钱

(1)    来投钱的财主

我们注意到来投钱的财主不只有一个,而是有好些财主都来到上帝的殿里奉献。这不是坏事,圣经没有具体描写他们是怎么投钱的。

但是投钱的方式也常常可以看出奉献者的心。主耶稣教导我们,“你施舍的时候,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见马太6:3)所以在奉献的时候不可炫耀自己奉献了怎么多,好像奉献多就表示更爱主似的。

当彼得和主耶稣要叫圣殿税的时候,主耶稣对彼得说,“你且往海边去钓鱼,把先钓上来的鱼拿起来,开了它的口,必得一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税银。”(见马太17:27)看见当时的钱是钱币,不是钞票。所以把钱币投入库里的时候,会发响声,尤其是投入很多钱币的时候,就会发出很大的响声引起人们的注意。

为了引起人们的注意,有的人把钱都换成小额的钱币,这就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投,而且也会有更多额响声可以吸引大家来看,他奉献的那么多。

(2)    财主所投的钱

和合本圣经在这里记载了,“有好些财主,往里投了若干的钱。”这里的“若干”到底是多少呢?可以是不多,也可以是很多。

我们参看了英文圣经的翻译,绝大部分的英文圣经都是用“large sums”,就是很多很多钱币。

奉献很多很多钱是不是很好?奉献很多钱给上帝是好的。但是绝不可以此来炫耀,也不可自以为奉献多了,就可以在教会里有更大的权力。

在美国,虽然奉献给教会的钱是可以抵税的,但是在绝大部分教会里,每个人所奉献的数目是绝对保密的。在整个教会,只有教会的司库知道每个人奉献的情况,连牧师也不可以知道谁奉献了多少。教会里绝对不可以因为某人奉献的比较多就有更大的权力。

2.    穷寡妇的投钱

(1)    穷寡妇

寡妇不一定都是穷的,但是圣经在这里告诉我们这个寡妇是个穷寡妇。为什么这个寡妇是穷寡妇?圣经没有具体告诉我们,但是在前面我们看到主耶稣说,那些假冒伪善的文士“侵吞寡妇的家产”,可能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寡妇成为了穷寡妇。

(2)    这个穷寡妇只投了两个小钱,就是一个大钱。

在这里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这个穷寡妇所奉献的总值 - 一个大钱。

那这两个小钱到底值多少呢?我们查考了各种资料,得到了这些结论:其中的小钱和大钱指的是两个不同的货币单位,小钱是当时面值最小的犹太硬币,称为立普盾(Lepton),是“最小钱币”的意思;而大钱是指当时最小的罗马铜币单位“科仑得”(Kodrantes/Quadran)。从货币换算的角度上来计算,两个立普盾等于一个科仑得,所以圣经才说两个小钱就是一个大钱。比科仑得更大的钱币就是“一分银子”,也就是“阿萨令”(Assarion)等于四个大钱。但仅仅从货币制度的角度来看,我们仍然无法真正理解这两种货币单位究竟所值多少。耶稣所说的“我实在告诉你,若有一文钱没有还清,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见马太5:26)中的“一文钱”指的就是“一个大钱”,圣经吕振中译本就直接把该节经文译成:“非等到最后的一个大钱都还清了,你断不能从那里出来。”

另外,主耶稣在讲道中讲过,“两个麻雀卖一分银子”(参见马太10:29),因为“一分银子”就是一个阿萨令(Assarion),也就是相当于四个大钱,或八个小钱。这样算来,这个穷寡妇的两个小钱只能买半个麻雀。所以这个穷寡妇所奉献的数值是非常低的。

  1. 耶稣叫门徒来,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穷寡妇投入库里的,比众人所投的更多。因为他们都是自己有余,拿出来投在里头。但这寡妇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

1.    耶稣叫门徒来

显然,在这个穷寡妇奉献之后,主耶稣把祂的门徒都叫到祂的面前来对他们讲述了一个与奉献有关的教导。

门徒可能就在边上,但是他们的注意力可能并没有集中在主耶稣的身上,所以主耶稣不要他们再注目在谁在银库投钱了,因为祂有重要的教训要对他们讲。

2.    我实在告诉你们,这穷寡妇投入库里的,比众人所投的更多。

(1)    我实在告诉你们

我们以前已经讲过,当主耶稣用“我实在告诉你们”,或者“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的时候,我们要非常注意主耶稣所说的话了。这个时候,主耶稣一定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或者非常重要的教导来告诉我们了。

所以下面的教导是非常重要的。

(2)    这穷寡妇投入库里的,比众人所投的更多。

我们刚才已经算过了,这个穷寡妇所投入的钱只能买半个麻雀。所以这个数目是非常小的。为什么主耶稣却说,“这穷寡妇投入库里的,比众人所投的更多。”

现在我们来看两个问题:

    上帝规定我们的奉献是多少?

圣经告诉我们,“人岂可夺取上帝之物呢?你们竟夺取我的供物,你们却说,我们在何事上夺取你的供物呢?就是你们在当纳的十分之一,和当献的供物上。”(见玛拉基3:8)

所以上帝规定我们当纳的是十分之一。

上帝给我们的规定不是一个具体的数字,而是一个百分比。我们收入的十分之一是上帝的,这是上帝的规定。

所以富人当纳的本来就应该多,因为他们的收入多,所以实际的数字也就应该大。

    奉献的钱的数目重要还是我们的心重要?

现在问大家一个问题,你可以不回答,但是要想一想。当你拿到工资的时候,是不是就把奉献给上帝的钱就放在一边,还是到了礼拜天才考虑要奉献多少?

其实钱财对上帝来说根本不是一件事情。因为“万军之耶和华说,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 ”(见哈该2:8)世界上的一切财物是上帝的。另外,主耶稣又教导我们,“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 ”(见马太6:21)

什么是我们最最贵重的财宝?是金钱吗?还是主耶稣基督?

3.    这寡妇是自己不足,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

这告诉我们这个穷寡妇的奉献是100%,而不只是十分之一!从这个百分数来看,她已经比任何人奉献得多很多了。

所以这个穷寡妇是忘我的奉献,因为把她一切养生的都投上了。这就是说她把吃饭的钱都奉献上了!

我们认为这个穷寡妇真正是尽她一切的力量,尽心、尽性、尽意地爱我们在天上的父。

那现在就又有一个问题了,她把一切养生的奉献了,那她吃什么啊?

圣经没有具体告诉我们她是怎么解决她的生活问题,但是我们可以知道,她必定是靠信心生活的。因为圣经在《诗篇》第三十七篇里的应许:“一个义人所有的虽少,强过许多恶人的富余。......也未见过他的后裔讨饭。”(参见诗篇37:16,25)

事情是不是按上帝的应许的呢?我们来看一段记录:

英国的乔治穆勒是一位大有信心的基督徒,也是一位牧师,以信心及祷告在英国创办五间孤儿院,先后养育了将近一万名孤儿。

上帝帮助他,透过他把爱心带给这些孤儿们。每次有什么缺乏,他就把所要的告诉上帝。上帝为了爱孩子的缘故,就垂听他的祷告,供应他。他不要求别人捐钱,都是上帝感动人把钱带来,为孤儿院的需要奉献。

有一天晚上孤儿院负责伙食的弟兄,忧心地告诉他,说明天的早上没有一点食物可吃,慕勒就请这位弟兄和他一起跪下祈祷。隔天早晨虽然没有早餐,他仍吩咐人将所有的餐具摆好,孩子们都一一就坐,并眼巴巴的看着院长,因为慕勒对着空空的杯子和盘子作了谢饭祷告。

就在这时,门铃响了,有一家面包店原本要将面包送往一个工厂,但工厂大罢工,老板不晓得如何处理这些已作好的面包,知道附近有孤儿院,就差人把整车面包送了过来。更巧的是,不久,又有人按门铃,有辆满载鲜奶的车子,正巧在孤儿院附近抛锚,一直都修不好,老板决定将一车牛奶送给孤儿院,免得坏掉。就这样,有了牛奶,又有了面包,解决了孤儿院的早餐。(摘自:http://www.729lyprog.net/Common/Reader/News/FriendlyPrint.jsp?Nid=51788&Pid=38&Version=0&Cid=1057&Charset=big5_hkscs)这是一个实际例子,也告诉我们,上帝是按祂应许的来做的。

4.    而有的人是自己有余,才拿出来投在里头。

主耶稣在这里教导祂的门徒说到的关键是:人们把上帝放在什么地位。

如果你的房奴,每一个月拿到工资先把要付房子贷款留出来,还是先把当纳的十分之一拿出来?我们是把上帝真正地作为我们的主,凡事第一个就想到上帝,还是凡事第一就想到自己?还是把上帝当作乞丐,把剩余的给上帝?

圣经教导我们,“论到为圣徒捐钱,我从前怎样吩咐加拉太的众教会,你们也当怎样行。每逢七日的第一日,各人要照自己的进项抽出来留着。”(参见林前16:1~2)

奉献不在于多少,而在于我们的心。这个穷寡妇献上的是她的心,而不是在表演。

与大家分享诗歌“奉献所有”:

(1)    我将所有献与耶稣,甘心乐意全奉献;
       我要时常爱主靠主,天天活在主面前。

(2)    我将所有献与耶稣,谦卑俯伏主面前,
    世俗逸乐甘愿撤弃,求主悦纳我心愿。

(3)    我将所有献与耶稣,求使我完全属主,
       惟愿圣灵向我证明,主与我完全相属。

(4)    我将所有献与耶稣,我今完全献与你,
       求主赐我爱心,能力,更赐我天上福祉。

副歌:全所有奉献,全所有奉献,
   献与爱我尊贵救主,全所有奉献。

  1. 我们从这段经文里学到什么。

1.    对于主耶稣我们一定要有清楚的定位。虽然祂降世为人,实质上祂就是上帝。

2.    不能随意解经。   

3.    奉献不只是限于十分之一,应该奉献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