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12: 13~17 马可福音 第十二章 13 ~ 17 节

13 后来他们打发几个法利赛人和几个希律党的人,到耶稣那里,要就着祂的话陷害祂。14 他们来了,就对祂说,夫子,我们知道你是诚实的,什么人你都不徇情面。因为你不看人的外貌,乃是诚诚实实传上帝的道。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15 我们该纳不该纳。耶稣知道他们的假意,就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试探我。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16 他们就拿了来。耶稣说,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17 耶稣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他们就很希奇祂。

这段经文在《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里也都有记载:

“当时,法利赛人出去商议,怎样就着耶稣的话陷害祂。就打发他们的门徒,同希律党的人,去见耶稣说,夫子,我们知道你是诚实人,并且诚诚实实传上帝的道,什么人你都不徇情面,因为你不看人的外貌。请告诉我们,你的意见如何。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耶稣看出他们的恶意,就说,假冒为善的人哪,为什么试探我。拿一个上税的钱给我看。他们就拿一个银钱来给祂。耶稣说,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他们听见就希奇,离开祂走了。”(见马太22:15~22)

“文士和祭司长于是窥探耶稣,打发奸细装作好人,要在祂的话上得把柄,好将祂交在巡抚的政权之下。奸细就问耶稣说,夫子,我们晓得你所讲所传都是正道,也不取人的外貌,乃是诚诚实实传上帝的道。我们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耶稣看出他们的诡诈,就对他们说,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他们当着百姓,在这话上得不着把柄。又希奇祂的应对,就闭口无言了。”(见路加20:19~26)


I.    后来他们打发几个法利赛人和几个希律党的人,到耶稣那里,要就着祂的话陷害祂。

1.    路加的记载有更多的详情

路加记载,“当时,法利赛人出去商议,怎样就着耶稣的话陷害祂。就打发他们的门徒,同希律党的人,去见耶稣”。

所以这一次的阴谋由是法利赛人发起的,是法利赛人和希律党的人一同进行的诡计和陷害活动。而这一次陷害的计划是要从主耶稣所说的话里找到把柄,因此就可以控告主耶稣。

其实何止法利赛人要得主耶稣的把柄来陷害祂,文士也要抓主耶稣的把柄,而且也不仅仅是这一次他们设计谋,要得主耶稣的把柄来告主耶稣。

圣经记载了,“又有一个安息日,耶稣进了会堂教训人。在那里有一个人右手枯干了。文士和法利赛人窥探耶稣,在安息日治病不治病。要得把柄去告祂。”(见路加6:6~7)

圣经又记载了,“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他们说这话,乃试探耶稣,要得着告祂的把柄。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见约翰8:3~6)

可见文士和法利赛人屡次设计谋要得着告主耶稣的把柄,但是都没有得逞。

2.    法利赛人与希律党

这一次他们又设计谋来试探主耶稣,目的还是要得把柄来告主耶稣。但是,这一次与前几次又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

在这一次的行动中,我们看到了法利赛人与希律党合作办这一件事,这是前所未有的。

在路加的记载中,我们看到法利赛人与希律党合作来陷害主耶稣,在马太的记载中,我们看到文士和祭司长一起来寻找主耶稣的把柄。这就是告诉我们,法利赛人、文士、祭司长和希律党的人一起谋划陷害主耶稣的计谋,目的是要告主耶稣。

(1)    为什么以前都是文士和祭司长就是宗教领袖与法利赛人合作要得主耶稣的把柄?

我们先来看一看文士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文士不是在新约时代才出现的人物

“萨玛的子孙是伯利恒人,尼陀法人,亚他绿伯约押人,一半玛拿哈人,琐利人,和住雅比斯众文士家的特拉人,示米押人,苏甲人。这都是基尼人利甲家之祖哈末所生的。”(见代上2:54~55)这段经文是在写到以色列(雅各)的家谱,这段家谱就告诉我们,在以色列这个民族才开始不久就有了“文士”这个职称或者地位。

远在旧约的时候,我们在圣经中也读到了“文士”的事,但是他们与耶稣基督时代的文士是不相同的。旧约的最后一本书,《玛拉基书》大约是在公元前450年写成,所以从那个时候到新约时代经过了一个悠长时期,在这个时期,以色列民只能读现有的经文,于是文士就发展成为一群有相当影响的人物,也是一群具有重要地位的人物了。

    新约圣经里的文士,是一批旧约律法和旧约经文的专家,专门研究律法和经文,并执行教导律法的工作。

文士的希伯来名称是sopherim,是由一个希伯来动词saphar发展出来的,这个动词的意思是抄写、排列、数算。在新约的希腊文圣经里,他们通常被称为grammateis,一贯译作“文士”,但有时也译为“律法师”(nomikoi),比如《马太福音》第二十二章35节和《路加福音》第七章30节所记录的。

所以文士的工作还包括抄写旧约圣经。为了保证抄写的正确性,他们需要严格按照所抄写的圣经的排列,而且要数算每一行圣经的字数和字母数。所以在原文中,文士的名称里就含有抄写、排列、和数算的意思。

无论旧约时代以色列人的文士具有什么特色和工作也好,无论被掳至巴比伦之前一百年的希西家王所培育出来的文士,是怎样的一群文士也好,无可置疑的,自从被掳至巴比伦之后,一个全新的文士体系就随着这时期的历史发展而发展起来了。他们不再是单单做抄写员、记录员、文书等工作,而是一个全新的团体,进而成为全国性的、律法和旧约中其他经文和传统的监护人、解经家、知识权威,他们这一个阶层的势力也随着年代不断扩大。他们不再是从前那种文士,而是国家内特别分出来成为一个阶级了。

随着时代的变化,这个不断扩大的文士体系,逐渐变成比律法本身更受人尊重。 于是文士就自高自大凌驾与律法之上,而且把古人的遗传也当作律法要以色列民遵行。“那时有法利赛人和文士,从耶路撒冷来见耶稣说,你的门徒为什么犯古人的遗传呢?因为吃饭的时候,他们不洗手。”(见马太15:1~2)

因为文士对旧约圣经很熟,以至于有人以为文士就是祭司,其实不是,我们不能把文士与祭司混为一谈。或许我们会感到奇怪,为什么没有把解释圣经和管理有关圣殿里的每天工作不都归于祭司的责任呢?

事实上,这并不奇怪,祭司的工作完全属于礼仪性的职务,比如献祭就是祭司的工作,在圣殿里安放陈设饼,等等都是祭司的工作,他们还要负责圣殿里敬拜事项。当然,一个人可以是祭司,而同时又可以献出他的空余时间来研究律法和其他经文,一身兼两职,做祭司又做文士,这样忠心事奉上帝的人不是很多,但也不是没有。比如以斯拉就是这样一位,“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华的律法,又将律例典章教训以色列人。祭司以斯拉是通达耶和华诫命,和赐以色列之律例的文士。亚达薛西王赐给他谕旨,上面写着说,诸王之王亚达薛西,达于祭司以斯拉通达天上神律法大德的文士,云云。”。(见以斯拉7:10~12)

我们相信其他的祭司也可能是这样;但是两种职务一向被认为是完全不同的,在四福音书里,我们多次看见经文中常常把文士和祭司连在一起,这就告诉我们这两种职务在一个宗教体系内是有非常密切关系的。虽然这样,他们两者的职务是分开的,早期的文士大多数并非是利未人,而祭司必定是亚伦的后裔,必定是利未人,文士只是经过专心的研究旧约圣经之后,对圣经和口传律法已经熟练到了一定的程度而已;后来,在耶路撒冷有些人也办学校里开办研究圣经的课程,这种在这样学校里教导的老师就常常被称为拉比。

(2)    法利赛人

无论法利赛人那种令人侧目的性格多么可憎,在四福音书里,我们不得不承认,从整体来说,他们是一个十分有影响力、十分不寻常的教派。既然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曾经讲论过那么多有关他们的事,而且他们反对主耶稣又是那么极力,要将主耶稣置于死地,我们应该认识清楚,到底他们是谁,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要对法利赛人有比较好的了解,我们必须回顾在主耶稣降世为人之前的约四百多年时间里所发生的事。在这四百多年里,上帝没有差遣先知对以色列民讲话。当被巴比伦所掳去的以色列民归回犹大省的时候,他们的目的是要以最谨慎的态度,遵照耶和华律法,重建一个与外邦隔离,单单归向上帝的犹太民众社会。可是在那个新的社会组织里面,要把这种理念变成实际行动是困难重重的。结果带来许多失败倒退,虽然这样,但是那个理想依然保存着,尤其是在一些较为积极的份子里面更是如此。

法利赛人代表和维持一部分犹太领袖和民众的思想。他们认为忠于耶和华的律法和祂的宗教,又照犹太教最高的理想与外帮隔离是比任何事物都重要的。

但是,有一件事我们要注意的,就是那时经已累积了相当多的口传律法,就是所谓古人的遗传,和大量的宗教仪式,可以说,法利赛人就是严格尊称律法、古人遗传的一个犹太教的教派。他们严谨地按着律法一字一句地生活,甚至他们在安息日里宁愿被杀,也不愿意举起一只手来自卫。所以从表面上来看,法利赛人是非常虔诚的犹太教教徒。为了显示他们敬虔的生活,法利赛人尤其愿意在众人面前表现他们是如何严格地遵照律法和古人遗传的一字一句。

法利赛人与文士多有密切的来往这是不可避免的,因为文士都是研究律法书的专家,又是非常熟练日积月累的口传律法的人。事实上,正如我们在前文所说,大多数在圣殿里事奉上帝的人,在成为文士之后,常常在信仰生活上也就成为法利赛人。对文士和法利赛人两者来说,与外帮分离和严守律法书和口传律法,就成为他们追求的目标。久而久之,他们就把守律法和古人遗传看为最重要,却把上帝放到一边去了。

文士的职事外表看来十分神圣,法利赛人看起来也是十分虔诚,但是在主耶稣来到世界的时候,文士和法利赛人的本质已经发生变化,在他们的骨子里已经是极其腐败。所以耶稣严严的斥责他们,“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正当人前把天国的门关了。自己不进去,正要进去的人,你们也不容他们进去。(有古卷在此有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所以要受更重的刑罚。)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走遍洋海陆地,勾引一个人入教。既入了教,却使他作地狱之子,比你们还加倍。你们这瞎眼领路的有祸了。你们说,凡指着殿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殿中金子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无知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金子呢?还是叫金子成圣的殿呢?你们又说,凡指着坛起誓的,这算不得什么。只是凡指着坛上礼物起誓的,他就该谨守。你们这瞎眼的人哪,什么是大的?是礼物呢?还是叫礼物成圣的坛呢?所以人指着坛起誓,就是指着坛和坛上一切所有的起誓。人指着殿起誓,就是指着殿和那住在殿里的起誓。人指着天起誓,就是指着神的宝座和那坐在上面的起誓。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了。这更重的是你们当行的;那也是不可不行的。你们这瞎眼领路的,蠓虫你们就滤出来,骆驼你们倒吞下去。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洗净杯盘的外面,里面却盛满了勒索和放荡。你这瞎眼的法利赛人,先洗净杯盘的里面,好叫外面也干净了。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好像粉饰的坟墓,外面好看,里面却装满了死人的骨头,和一切的污秽。你们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显出公义来,里面却装满了假善和不法的事。你们这假冒为善的文士和法利赛人有祸了。因为你们建造先知的坟,修饰义人的墓,说,若是我们在我们祖宗的时候,必不和他们同流先知的血。这就是你们自己证明,是杀害先知者的子孙了。”(见马太23:13~31)。

主耶稣对法利赛人的责备是非常严厉的。如果我们数算主耶稣责备法利赛人的话语,我们就发觉在数量上远超过主耶稣责备魔鬼撒旦的话语。

但不要以为所有的文士和法利赛人都是受到主耶稣的斥责,在他们中也有好的。例如,尼哥底母(参见约翰3:1)和使徒保罗(参见腓立比3:5),这几个人就是例外了。有一次主耶稣也曾对一个不知名的文士说:“你离上帝的国不远了”。(参见马可12:32~34)这就告诉我们,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上帝一定保守一部分始终忠心于上帝的儿女。当以利亚以为只有他一个人还忠于上帝,而所有以色列人都在巴力面前下跪的时候,上帝告诉他,“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见王上19:18)在法利赛人中也一定有忠于上帝的人。

所以,我们不要以为整个世界都是由坏人当道,忠心敬拜上帝的人寥寥无几,上帝一定保守一定数目的人,是祂忠心的儿女。

(3)    希律党

希律党,他们究竟是谁?我们没有找到什么明确的资料来确定他们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和有关他们的来源,圣经里对他们的记载也不是很多。但是他们的名称本身就显示出他们所担任的角色有什么特别,和促成这角色的原因是什么了。无论它的党徒之中是否有对宗教贬褒不一的情况,这个党派根本就不像一个宗教团体;因为按名,按实质,他们不是为上帝,而是为了希律,所以“希律党”应该是一个政治团体。这个党的主要目标也必定是要把希律政府的措施推展出去。有的认为他们是直接由希律家属或王室支持的。但很明显地,他们的政策和行动都一定得到希律王的认可。可以想象,每一位深谋远虑的希律王,都会派专员和他们联络合作,从而巩固自己的政权。

希律党是一个政治派系,原来并不是着重任何宗教问题。但是希律家族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不是正统的犹太人,而是以东人。但是希律却是被罗马帝国分封为王,管理包括耶路撒冷在内的一大片以色列地土。所以希律是罗马帝国在犹大的一个傀儡王帝,希律投靠罗马帝国,狐假虎威。

以色列人受到罗马帝国的入侵,现在又有一个非犹太人统治了犹太人所居住的地方,而且统治了包括圣殿所在的地域,这就必然受到多数以色列人的反对。特别是激进的犹太人和虔诚的犹太教教徒的反对。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分析,希律党和法利赛人原来是敌对的;希律党要推行希律的政策,而法利赛人至少在表面上要按旧约圣经的律法来要求以色列民任何行事为人。

II.    法利赛人和希律党的诡计

1.    法利赛人与希律党联合了谋害主耶稣

但是,这一次法利赛人和希律党合作了!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事情。

因为法利赛人只是犹太教里的一个教派,他们只有宗教影响,没有政治势力,但是他们又想要杀害主耶稣,于是他们就要联合希律党,就是想依靠希律党的政治力量来除灭主耶稣。

法利赛人的动机非常清楚,但是希律党为什么这一次会同意与法利赛人合作?他们本来不是敌对的吗?

我们知道希律党是支持希律当王帝的政党,他们极力维持希律的权力,不让任何动摇希律王位的事情发生。现在主耶稣来到世界,向以色列民传福音,在以色列民中间引起了轰动,很多人跟随主耶稣,一大群人在希律所管辖的境内从一个地方一起走到另外一个地方。这样聚集众人的情况,可以是一股政治势力。而且在主耶稣进入耶路撒冷的时候,人们呼喊,“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参见路加19:38)当希律王听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他一定觉得有压力了。

回想一下,当大希律听到博士来问,“那生下来作犹太人之王的在哪里?”(参见马太2:2)他就有了杀害婴孩主耶稣的心。现在,这个希律听见人们在耶路撒冷呼喊,“奉主名来的王,是应当称颂的”,当然就有要除灭主耶稣的想法了。

这一下,我们就看到了为什么法利赛人和希律党的人会联合起来要寻找把柄来控告并谋害主耶稣的原因了。

2.    诡计

根据三本福音书的记载,我们就知道这一次的行动是文士、祭司长、法利赛人和希律党的人的联合行动。这些人是宗教领袖和政治党派的联合。如果他们要找宗教上的把柄,他们可以随时抓到,比如他们多次攻击主耶稣没有守安息日。这就是宗教上的问题,是有关诫命的问题。但是因为当时的宗教领袖虽然按照宗教的律法可以处死一个人,但是由于犹太人是在罗马帝国的奴役之下,他们实际上是没有处死人的权力,(参见约翰18:31)所以他们必须找到一个理由说明主耶稣是反对罗马帝国的,这样罗马帝国就可以判主耶稣死刑了。

(1)    打发奸细装作好人,要在主耶稣的话上得把柄,好将祂交在巡抚的政权之下。

根据路加的记载,他们的目的是很清楚的,他们不是要在圣殿里审判主耶稣,他们是要罗马帝国的巡抚,彼拉多,来审判主耶稣。因为彼拉多有杀人的权力。

虽然他们在一开始的时候,想用假话“夫子,我们知道你是诚实的,什么人你都不徇情面。因为你不看人的外貌,乃是诚诚实实传上帝的道”,套住主耶稣。但是他们的话太假了,让人一听就会感到他们来者不善。因为他们如果真的认为主耶稣是诚诚实实地传上帝的道,他们就不会来试探主耶稣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魔鬼撒旦常常是把自己打扮成为一个迷人的天使来诱惑人的。甚至对主耶稣牠们也采取这样的手段,不仅在这一次牠们是以花言巧语开始,就是当主耶稣在旷野接受魔鬼试探的时候,牠们也是以关心的角度开始。当主耶稣禁食四十天后,感到饿了的时候,牠们就来说,“你若是上帝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 ”(参见马太4:3)

所以我们也要注意那些装作好人的。这就是为什么主耶稣教导我们,“你们要防备假先知。他们到你们这里来,外面披着羊皮,里面却是残暴的狼。 ”(见马太7:15)假先知不是那么容易识别的,因为他们外面披着羊皮。

(2)    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

为什么他们用这个问题来抓主耶稣的把柄?这是一个陷害吗?

我们来看一下这个问题的实质:

    该撒是谁?为什么要纳税给该撒?

该撒是罗马帝国的皇帝,纳税给该撒就是纳税给罗马帝国。在罗马帝国占领以色列的时候,罗马帝国就在以色列招募和设立由以色列人为税吏的征税机构。使徒马太在被主耶稣呼召以前,就是一位罗马帝国手下的税吏。(参见马太9:9)而且撒该,就是那个爬在树上要看主耶稣的那一位,他就是一位税吏长。(参见路加19章)政府征收税这是非常普遍的事,所以在当时,向该撒纳税也是常事。

    如果不纳税给该撒又有什么问题?

纳税给该撒这是当时的法律。如果拒绝纳税,就可以被告到罗马的巡抚,而被判为反对罗马帝国。这是重罪,有被判死刑的可能。

文士、祭司长、法利赛人和希律党的人希望主耶稣说不可以纳税给该撒,这样他们就可以把主耶稣告到巡抚彼拉多那里,说主耶稣反对罗马帝国。这是一项政治罪,而不是宗教罪,罗马帝国就一定会判主耶稣重罪的。

    如果纳税给该撒有什么问题?

当时,以色列是处于亡国的状态,罗马帝国入侵,占领了以色列,所以整个以色列民都反对罗马帝国,至少在他们的心里都是反对罗马人。

在以色列人的眼里,税吏是罪人。首先,因为税吏是为罗马帝国收税。等于是在日本人占领中国的时候,为日本人做事的汉奸一样,所以人们就很痛恨税吏。不仅如此,所有为罗马人效劳的以色列人,也都被人们称为卖国贼。另外,大部分税吏还贪污,这就更遭到人们的反对。

如果,主耶稣鼓励大家纳税给该撒,等于是在帮税吏说话,就会被称为卖国贼、就会受到人们的吐弃。

主耶稣如果说可以纳税给该撒,这与祂以弥赛亚的身份凯旋进耶路撒冷完全不符合了;他们就可以说主耶稣不是基督,而是为罗马帝国效劳的卖国贼了。

所以文士、祭司长、法利赛人和希律党的人所策划的问题是双刃的刀,无论怎么回答,都会出问题。如果回答不可以纳税给该撒,那将会被罗马帝国判死刑;如果回答可以纳税给该撒,主耶稣就自动失去了弥赛亚的身份。所以这是一个十分恶毒的诡计。

III.    主耶稣的回答

1.    你们为什么试探我。

主耶稣在回答他们之前,先指出他们这样做是试探主耶稣。

在这里我们看到两个意思:

(1)    “你们不可试探耶和华你们的上帝”。(参见申命6:16)

主耶稣已经告诉他们,“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参见约翰8:24)已经清清楚楚地告诉他们,也就是向他们宣告:祂就是基督、就是上帝的儿子、就是弥赛亚,但是他们还是要试探耶稣。

在明明知道的情况下,还继续试探;这绝对是罪了。所以虽然主耶稣是以问题的形式向他们说了这一句话,我们认为实际上是责备他们,也是告诉他们:你们又在犯罪了!

(2)    当主耶稣在旷野受魔鬼试探之后,圣经记载了,“魔鬼用完了各样的试探,就暂时离开耶稣。”(见路加4:13)

这里的“暂时离开”就表示魔鬼撒旦在等待机会再次来试探耶稣。所以大部分英文圣经是翻译为,“When the devil had finished every temptation, he left Him until an opportune time.”意思是,魔鬼用完了各样的试探,就离开了祂,一旦有机会就再来试探祂。

圣经说得没有错,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并希律党的人,就再一次来试探主耶稣了。我们把《路加福音》第四章13节,和今天我们查考的经文一起来看,我们就明白这些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并希律党的人实际上就是魔鬼撒旦的代言人。

2,    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他们就拿了来。

(1)    为什么主耶稣要问他们拿一个银钱?

我们的主耶稣不仅不是一个富翁,祂根本就是没有钱!甚至连付圣殿的丁税的钱也没有。“到了迦百农,有收丁税的人来见彼得说,你们的先生不纳丁税吗?(丁税约有半块钱)彼得说,纳。他进了屋子,耶稣先向他说,西门,你的意思如何。世上的君王,向谁征收关税丁税。是向自己的儿子呢?是向外人呢?彼得说,是向外人。耶稣说,既然如此,儿子就可以免税了。但恐怕触犯他们,(触犯原文作绊倒)你且往海边去钓鱼,把先钓上来的鱼拿起来,开了它的口,必得一块钱,可以拿去给他们,作你我的税银。”(见马太17:24~27)

绝大部分现在的人都想方设法攒钱,而且是赚的越多越好越快越好,最好是一夜之间就成为世界首富。但是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祂在世界的时候却身无分文,祂没有在世界上某财利,而只是为了“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作成祂的工。”(参见约翰4:34)

(2)    以钱币的铸造作为例证,是典型的拉比教学法

当时的银钱是铸造而成的,不是现在通用的纸币。在铸造的钱币上,人们不能加减任何东西,不像在纸币上可以写字或者撕去一部分。所以使用铸造的钱币就是非常有力的证据。

罗马帝国的钱币上面就铸有统治皇帝的头像与名号,以此来证明此钱币的真实性和价值。

3.    耶稣说,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

现在轮到主耶稣问他们一个问题了,“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

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并希律党的人,他们既然接受并使用这样的钱币,就表明他们已经接受了罗马帝国的统治。他们自己的答复在原文只有一个字:是该撒的;在这简略的回答中却藏着怨恨,甚至他们都不愿选择这个地位;虽然是不情愿的,但还是接受了该撒为他们的皇帝。

4.    耶稣说,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

(1)    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

主耶稣的逻辑非常简单也非常清楚,你们既然使用罗马帝国的钱,这就说明他们已经接受了罗马帝国的统治,接受该撒为你们的皇帝,那你们就要接受罗马帝国的命令,就要向该撒纳税了。

说到这里,我们就可以明白主耶稣为什么口袋里没有钱。祂不是得不到钱,“万军之耶和华说,银子是我的,金子也是我的”;(见哈该2:8)世上所有的财宝都是上帝的,但是主耶稣没有接受罗马帝国的统治,也不使用罗马帝国的钱。我们在圣经里没有找到主耶稣使用过钱的经节。

如果我们用神学上的说法来叙述主耶稣对他们的话,那就是:基督徒接受国家的统治,因为国家是上帝所设立的一个机构,使徒保罗(罗马十三1~2)与使徒彼得(彼前二13~14)后来也就这一点作了强而有力的说明。如果我们享受了国家的好处,诸如法律的保护与公民的权力,和国家发行的钱币与其它东西所代表这些好处,那么我们就没有权利可以逃避国家规定的各种义务。

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并希律党的人一定非常不愿意听到主耶稣这样的回答,但是就是因为他们的口袋里有罗马帝国的钱币,就证明他们已经对罗马帝国俯首称臣了,那他们就该向该撒纳税了。

(2)    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

我们可能不清楚主耶稣为什么要加上这后面半句话,因为这与向该撒纳税有什么关系呢?弟兄姊妹,是不是觉得“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与他们所问的问题没有关系?

主耶稣回答的前半句已经使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并希律党的人很不高兴了,然而主耶稣回答的后半句就更刺痛了他们。

主耶稣在上半句的回答中,非常逻辑地指出,既然你们已经对罗马帝国俯首称臣,你们就必须听从罗马帝国的命令。主耶稣回答的后半句就向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并希律党的人指出,你们既然是以色列人的宗教和政治领袖,而以色列民自古以来就是上帝的选民,你们有没有按照上帝所命令的、所吩咐的来做?你们有没有将上帝的物归给上帝?

那些把圣殿变成贼窝的祭司长,那些被主耶稣斥责“将薄荷,茴香,芹菜,献上十分之一。那律法上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反倒不行”的文士和法利赛人,(参见马太23:23)和只要希律来统治而不要上帝来管教的希律党的人,根本没有把上帝的物归给上帝。这一句话就把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并希律党的人那种假冒伪善、只有敬虔的外貌,却背弃了敬虔的实意之本质全部点了出来。

IV.    诡计的失败

他们就很希奇祂。稀奇什么呢?

我们知道文士和祭司长及法利赛人并希律党的人是经过商议(参见马太的记载)才想出了这样的一个恶毒的问题要来抓主耶稣的把柄,并陷害祂。他们满以为主耶稣必定会中他们的诡计,因为无论回答可以或者不可以都会陷入他们所设计的圈套。在他们的心里一定洋洋自得,觉得这是万无一失的好计谋,一定可以抓住主耶稣的把柄,一定可以陷害主耶稣,一定可以把主耶稣告到罗马帝国的巡抚彼拉多那里,并把主耶稣判重刑。

要知道,即使上帝有愚拙的时候,“上帝的愚拙总比人智慧”,(参见林前1:25)何况上帝没有愚拙的时候!

但是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对于他们的小聪明主耶稣不仅把他们彻底击败,而且主耶稣站在审判台上判断了他们对上帝的态度。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主耶稣在“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后面还加上了一句,“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

虽然他们是来试探主耶稣,但是他们惊奇地发现,他们却堕入自己所设的圈套处中,处在被审判的地位了。

V.    我们在这段经文里学到了什么

1.    不可试探上帝;

2.    不可在上帝面前耍小聪明;

3.    不可说假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