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 11: 23~33 马可福音 第十一章 23 ~ 33 节

23 我实在告诉你们,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了。24 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25 你们站着祷告的时候,若想起有人得罪你们,就当饶恕他,好叫你们在天上的父,也饶恕你们的过犯。26 你们若不饶恕人,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有古卷无此节)27 他们又来到耶路撒冷。耶稣在殿里行走的时候,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进前来,28 问祂说,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29 耶稣对他们说,我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回答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30 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你们可以回答我。31 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祂必说,这样,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32 若说从人间来,却又怕百姓。因为众人真以约翰为先知。33 于是回答耶稣说,我们不知道。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


I.    主耶稣论祷告

1.    我实在告诉你们,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了。所以我告诉你们,凡你们祷告祈求的,无论是什么,只要信是得着的,就必得着。

(1)    主耶稣说,“我实在告诉你们”

圣经里多次记载了主耶稣以“我实在告诉你们”开始的教导,有的时候,主耶稣会以“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开始祂的教导。这里的“实在”和“实实在在”是什么意思?

在英文圣经里,基本是用“Truely”或者“Truely truely”(真实地) 来表示,而原文是用”阿门“来表示。

这是主耶稣强调祂的这个教导的重要性而使用的词。所以当我们看到主耶稣以”实在告诉你们”和“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的时候,我们就应该特别注意祂所说的内容。

(2)    无论何人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了。

A.    从字面上我们所看到的

在这里我们先来看一个故事:有一个小镇很久没有下雨了,令当地农作物损失惨重,于是牧师把大家集合起来,准备在教堂里开一个祈求上帝解决干旱、祈求上帝降雨的祷告会。可是牧师注意到了小女孩所带来的东西,激动地在台上指着她说:“那位小妹妹很让我感动!”于是大家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牧师接着说:“我们今天来祷告祈求上帝降雨,可是整个会堂中,只有她一个人带着雨伞!”大家仔细一看,果然,她的座位旁果然挂了一把红色的小雨伞。

弟兄姊妹,我们有没有看到为什么主耶稣要这样教导我们?

我们有的时候在祷告中提出来远大、良好的目标,但是我们如同对空气说话,因为我们并不是真的相信我们所求的事情会出现。

我们可以用豪言壮语来祈求,“对这座山说,你挪开此地投在海里”,但是我们的心里是不是真的觉得这座山会被上帝挪到海里呢?

小镇里,为了干旱举行祷告会,求上帝降雨解决干旱的问题。人们虽然都来到教会祷告,但是只有那个小女孩真的相信上帝真的会听大家的祷告就会降下雨来。

豪言壮语容易说,甚至有的人祷告如同说套话,一套一套地说不完。但是上帝是查看人心的上帝,假意的套话可能更不好。

主耶稣教导我们,“他们侵吞寡妇的家产,假意作很长的祷告。这些人要受更重的刑罚。”(见路加20:47)在这一节圣经里,主耶稣指出那些文士(参见路加20:46)的两个错误是“要受更重的刑罚”的,这两个错误就是①侵吞寡妇的家产,②假意作很长的祷告。

我们在这里注意到“假意作很长的祷告”与“侵吞寡妇的家产”是并列的错误。侵吞寡妇的家产几乎是每一个人都会觉得是可恶的事情,但是又有谁能知道谁是假意作很长的祷告呢?

除了上帝知道你的祷告是不是出于真心,你知道你自己的祷告是真心的还是假意的。如果你自己都不信你所祷告的内容,这就是假意的。

有的时候,到医院去探望一个病危的弟兄姊妹,在病床前的祷告是求主一定要医治这个病危的弟兄姊妹。但是一走出病房,就悄悄地说,这个人大概没有几天可以活了。这在病床前的祷告,如果不是欺骗病人和病人家属的话,至少是没有信心的祷告。如果心里觉得这个病危的弟兄姊妹没有几天可以活了,却在人的面前假意祈求上帝医治,医治的祷告就是假意的祷告,主耶稣已经说过了,这是“要受更重的刑罚”。

主耶稣的教导是从正面教导我们,祂说,“他若心里不疑惑,只信他所说的必成,就必给他成了。”

如果祷告的时候存疑惑的心,那就是没有信心的祷告。存疑惑信的祷告大概上帝也不会为之成全,因为你并没有坚信上帝会按照你所求的来做。

这就是说,祈求祷告必须是不疑惑的祷告而且是有信心的祷告,这样上帝才会为我们成全。

B.    从上下文,我们所看到的

因为主耶稣说到了把山挪到海里,所以有人认为主耶稣的这一个教导是专门对神迹而言的。但是我们不认为是这样。

从上文,我们看到了那棵无花果树连根也枯干了。我们上一次在查到前面几节经文的时候,我们说这是门徒首次看到主耶稣在一棵树上行的神迹,,门徒觉得稀奇。在这个情况下,主耶稣提出了这个教导。主耶稣要我们明白,祂不仅是一个行神迹奇事的上帝,而且祂也会根据我们有信心的祈求来行神迹奇事。不要看到那无花果树连根也枯干而感到稀奇,我们将看到更大的奇迹,只要我们凭信心来祈求,祂都可以为我们成全。所以祂举了一个很强力的比喻,一个大神迹,大到可以移山填海,只要我们凭信心来祷告就会成全!所以对于我们其他事项的祈求,那就更不在话下了。

从这一节圣经,我们就知道祈求的事得到成全的必要条件是信心!

2.    你们站着祷告的时候,若想起有人得罪你们,就当饶恕他,好叫你们在天上的父,也饶恕你们的过犯。你们若不饶恕人,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有古卷无此节)

(1)    饶恕人

首先,我们来考虑一下什么是饶恕。

圣经在这里说到了,“若想起有人得罪你们”;对于有人陷害过我们,我们会怎么做呢?我们受到的教育是牢记血泪仇、仇恨在心要发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有的人会说,这口气吞不下啊!

如果我们牢记那些得罪过我们的人,在我们的心里就会存着恨。圣经教导我们,“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杀人的。你们晓得凡杀人的,没有永生存在他里面。”(见约一3:15)换一句话,恨人的人是不在上帝的国度里的。

饶恕,就是要彻底忘记那些得罪、作弄、陷害过我们的事情。如果某人陷害过我,但是在我的记忆里,虽然记得这个人,但是一点也不记得他曾经陷害过我;这才是饶恕。

主耶稣在这里说,“若想起有人得罪你们”,这就是说对于得罪你的事情你没有忘记;没有忘记就是没有饶恕。饶恕了,就不再记得了。

常常听见夫妻吵架的时候有这一类的话,“三年前,你就是站在这里,你说......”几年前的事情,都没有忘记;一吵架就把老账翻了出来。这就是没有饶恕。

所以上帝教导我们要饶恕那些得罪过我们的人,彻底忘记那些事情,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有永生。

(2)    你们若不饶恕人,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

其次,我们要知道饶恕人和不饶恕人的区别。

虽然在和合本圣经里有一个括号说,“有古卷无此节”。我们觉得这一句话与主耶稣教导我们应该如何来祷告是一致的:“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见马太6:12)这里所说的“债”是什么?我们欠上帝钱吗?我们的罪就是我们亏缺了上帝的荣耀。所以这里所说的“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也就是求上帝饶恕我们对祂的亏缺,如同我们饶恕得罪了我们的人一样。

我们若饶恕人,上帝也饶恕我们的罪。

在主耶稣教导我们如何祷告的时候,主耶稣是从正面来教导我们;现在主耶稣是从反面来教导我们:“你们若不饶恕人,你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你们的过犯”。这一节圣经与“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是同样的一个意思。

如果上帝不赦免我们的罪,我们就没有永生;也就是恨人的人,没有永生的意思了。

(3) 第二十五节还包括另外一层意思

和合本圣经的翻译是,“你们站着祷告的时候,若想起有人得罪你们,就当饶恕他,好叫你们在天上的父,也饶恕你们的过犯。”于是有人认为在祷告的时候要想一想,有谁得罪过我,那就赶快饶恕这些人。

吕振中的译本是这样翻译的,“你们每逢站着祷告的时候,若跟人有什么不对的事,总当饶恕他,好使你们在天上的父也饶恕你们的过犯。”在这样的翻译里就没有“想起”的情况,而是“若跟人有什么不对的事,总当饶恕他”。这样的说法是检察自己有没有与他人不对的事,而不是思想有谁得罪了我。

英文圣经的翻译基本是,“And whenever you stand praying, if you have anything against anyone, forgive him, that your Father in heaven may also forgive you your trespasses.”(NKJV)把这一句话翻译为中文的话,就是“每当你站立祷告的时候,如果你还对任何一个人过不去的话,饶恕那些人,因此你在天上的父也能够免除你的债。”

所以我们认为这一节圣经不是要我们搜索枯肠来找出谁曾经得罪过我,而且要我们自己思索我们的心,是不是还对谁有嫉恨。如果有任何嫉恨的话,我们必须立即饶恕;否则我们在天上的父也不饶恕我们。

3.    对这四节圣经的总结

当我们读了这四节经文,我们就觉得主耶稣是在教导我们关于祷告时的态度,也可以说是祷告的一些必要条件。

首先,我们祷告必须凭信心祷告。没有信心的祷告只是对空气说话,因为如果你不相信上帝是在听我们的祷告、不相信所求的内容会实现,那这些所求的话语岂不是假话了吗?没有信心的祷告在逻辑上来看就是不通的。你既然不相信上帝在听你的祷告,你还祷告给谁听呢?何况,怎么能够在上帝面前说假话呢!

所以祷告必定是建立在我们的信心之上,如果没有信心何必祈求呢?

其次,我们必须饶恕人,上帝才会饶恕我们。

有人一定会说,我们得救不是靠信主耶稣基督的宝血吗?怎么又多出一个饶恕的条件了?

其实,“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上帝所赐的 ”,(以弗所2:8)这是绝对没有错的。

我们相信主耶稣,就是相信主耶稣所教导我们的。但是我们不能选择性地听主耶稣的教导、选择性地听圣经的教导。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所以信也是得救的必要条件。这里的信,就是要听主耶稣的教导、听圣经对我们的教导。当主耶稣教导我们如何祷告的时候,我们来看一下路加的记载,“赦免我们的罪,因为我们也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参见路加11:4)很清楚,“赦免凡亏欠我们的人”是主耶稣对我们的教导,是我们必须听从的。

在这里,我们还要强调一个问题,就是在“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里的“信”是一个持续的“信”;不是一会儿信,一会儿又不信了。如果一个人自称是信主耶稣的,但是却不愿意按主耶稣的教导来做,不愿意脱去旧我,我们说这个人的信可能就会有问题。有的人只有在听道的时候是信的,但是到要做决定、要有行动的时候就不再信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圣经教导我们,“只是你们要行道,不要单单听道,自己欺哄自己。”(见雅各1:22)没有持续地信,就是没有信。

信耶稣,就是相信祂所说的全部、相信圣经所教导的全部,不能选择性地相信主耶稣的一部分教导、不能相信圣经的一部分教导。所以,我们劝弟兄姊妹,要多读上帝的话,全面地明白圣经所教导我们的内容,在思考和行动的时候也都是按照所信的来做。

主耶稣在这里的教导是告诉我们如何与上帝保持畅通的交通。如果我们没有信心,如果我们不能极力按主耶稣所教导的来做,我们与上帝的交通就不能畅通。我们不是说只有行为上完全了的人才能与上帝有畅通的交通。我们是说,我们必须有愿意按照上帝的教导来做的心,这才是重要的。因为我们实际上是不可能达到上帝所要求的标准,但是我们要有一颗愿意听从上帝教导的心、一颗追求的心,一颗愿意背起十字架来跟随主耶稣的心。

使徒保罗也觉得他自己做的不好,“我也知道,在我里头,就是我肉体之中,没有良善。因为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故此,我所愿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愿意的恶,我倒去作。若我去作所不愿意作的,就不是我作的,乃是住在我里头的罪作的。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原文作人)我是喜欢神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阿,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神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见罗马7:18~25)

所以立志行善、立志饶恕人、立志按主耶稣的教导来做,这是重要的。

II.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与主耶稣的辩论

对于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不服主耶稣的权柄,马太和路加也都有记载。

“耶稣进了殿,正教训人的时候,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来问祂说,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若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约翰的洗礼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祂必对我们说,这样,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若说从人间来,我们又怕百姓。因为他们都以约翰为先知。于是回答耶稣说,我们不知道。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见马太21:23~27)

“有一天耶稣在殿里教训百姓,讲福音的时候,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上前来,问他说,你告诉我们,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耶稣回答说,我也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且告诉我。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他们彼此商议说,我们若说从天上来,祂必说你们为什么不信他呢?若说从人间来,百姓都要用石头打死我们。因为他们信约翰是先知。于是回答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耶稣说,我也不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见路加20:1~8)

1.    事情发生的时间和地点

按照圣经的记载,事情是发生在圣殿里。

虽然圣经没有记载这是发生在哪一天,但是我们知道这是在主耶稣洁净圣殿以后。

按照马可的记载,当时主耶稣正在圣殿里行走,而马太和路加都记载主耶稣是在殿里教训百姓。我们知道,圣殿的外院里是没有座位的,那些卖牛羊鸽子的和兑换银钱的,都已经被主耶稣赶了出去。

主耶稣看到了一个洁净了的圣殿,人们愿意在圣殿里听主耶稣的教训。圣殿有一次成为敬拜上帝的地方了!

我们可以想象,当众人见主耶稣来到圣殿,就跟随祂。主耶稣就一边走一边教训他们。

2.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的责问

就在众人都在听主耶稣的教训的时候,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来了。这些人来责问主耶稣了。“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来问祂说,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

那时,除了罗马帝国的军事统治,祭司长是这城巿的宗教统治的权力核心,他控制着城巿的经济运作,平衡着政治权力,而这一切都是依懒他的宗教身分,他是神圣的祭司长。他身边是民间的长老,就是当时的民意代表。这些人组成了一个经济、政治、民意、宗教权力的帮派,在那个风雨飘摇的城巿里,我们觉得他们最关心的,是如何维持他们的地位。

为什么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要来责问主耶稣?

我们分析这些人有以下的一些理由:

(1)    因为这些人自认为是圣殿里的权威,以为圣殿是他们管辖的范围。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来了,愤怒地要知道这个加利利人是“奉谁的名”到圣殿里来教训人、祂是谁的门徒,或者有什么官方的委任?

因为他们认为只有他们才能规定在圣殿里可以做什么和不可以做什么,只有他们有权利把圣殿划给做买卖的人,只有他们可以指定谁可以在圣殿里兑换银钱。怎么一个没有受过拉比的教育的加利利人居然赶走了他们所命定在圣殿里做买卖和兑换银钱的人,而且现在又进一步竟然在圣殿里教训起人来了。“犹太人就希奇说,这个人没有学过,怎么明白书呢? ”(见约翰7:15)

(2)    “问祂说,你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

因为祭司长和文士及长老这些人认为只有他们自己才有权柄可以在圣殿里教导人。至少是要受过他们教导的人才能在圣殿里做这些事。

主耶稣确实没有跟随过任何一个拉比,也没有教会领袖的任何委任,而完全是以祂自己的名来教训人。祂的教导不是依照拉比的教导来教导人,主耶稣的教导就是上帝的教导 。因此,“众人很希奇祂的教训。因为祂教训他们,正像有权柄的人,不像文士。”(见马可1:22)

耶路撒冷当时和现在都是一样,是一个政治敏感而容易引起冲突的地方。当时的以色列是由罗马人统治的殖民地,但这块殖民地的人有很强的自尊和追求独立的心。他们日日夜夜等待着弥赛亚的来临,渴望民族的自决,等待一个救世主把他们从罗马帝国的手中拯救出来,重建以色列国。在耶路撒冷里有很多革命思想,也有很多群众运动。

当时,离开逾越节只有几天的时间,很多以色列人都从各地来的耶路撒冷准备过逾越节。所以这是一个敏感时刻。因为逾越节是犹太民族的一个重要集体回忆的时刻。他们在这日记念上帝对他们的救赎,记念上帝带领他们从被奴役的埃及出来。这日,犹太民族心灵亢奋,期待在这一天上帝把他们从罗马帝国的奴役西拯救出来。这日,罗马士兵严阵以待,以防任何的骚乱。

主耶稣就在这时,进入圣殿,这个宗教、经济、社会权力的核心。

主耶稣首先赶走一切在这裡做买卖的人。这些买卖是得到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同意的,是合法的。当时的宗教领袖认为,这些买卖是圣殿运作上必需的。献祭者要在这里买祭牲,捐献者要在这里兑换圣殿专用的钱币,一些没有头像的钱币。

但是在主耶稣眼中,这一切活动都是“贼”的活动。主耶稣说:“我的殿必称为万国祷告的殿吗?你们倒使它成为贼窝了。”(参见马可11:17)主耶稣的这样谴责也就是说,圣殿里的领袖是贼窝的头头了。

所以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就来责问主耶稣的权柄是从哪里来的。

(3)    给你这权柄的是谁呢?

权柄是很多人喜欢的东西,而且有的人一生就在追求。当一个人拥有权柄时,他可以做很多事情,用他的权柄去影向许多事情。因此在有人竞选时,就花钱买选票,谁的钱多,买得票多,谁就当选。假如当选后没有权势,谁还会拼命要当选呢?

在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没有授权给主耶稣的情况下,主耶稣已经“赶出殿里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 ”(参见马可11:15)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极其恼怒,于是就来责问主耶稣的权柄来源。

3.    耶稣的回答

“耶稣对他们说,我要问你们一句话,你们回答我,我就告诉你们,我仗着什么权柄作这些事。 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你们可以回答我。”

主耶稣并没有直接回答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提出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他们一个问题。

(1)    主耶稣问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的问题不是关于祂自己,而是关于施洗约翰。

很奇怪,主耶稣没有回答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关于祂是仗着什么权柄和是从哪里得到这个权柄的,反倒要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回答他们对施洗约翰的看法。

施洗约翰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圣经是怎么描写施洗约翰的?

主耶稣曾经说过,“我告诉你们,凡妇人所生的,没有一个大过约翰的。”(参见路加7:28)所以我们就知道施洗约翰的地位是非常特殊的。

施洗约翰的出生就是一个神迹。他母亲以利沙伯本来是不能生育的,而且他的父母年纪也都已经老迈,就是说以利沙伯已经过了生育的年龄段,但是上帝听从了施洗约翰父母的祷告,使他们在年老的时候怀了施洗约翰。

为了施洗约翰的出生,上帝派了天使加百列向施洗约翰的爸爸撒迦利亚宣布了这个新闻,并且也预言了施洗约翰的将来。(参见路加1:5~20)

当怀着主耶稣的马利亚来问利沙伯安的时候,还在母腹里的施洗约翰就欢喜跳动,(参见路加1:41~44)因为施洗约翰“从母腹里就被圣灵充满了”。(参见路加1:15)

当施洗约翰出来传道的时候,他“正如先知以赛亚书上所记的话,说,在旷野有人声喊着说,预备主的道,修直祂的路。 ”(见路加3:4)

施洗约翰不仅在约旦河里给很多人施洗,(参见马太3:6)而且见证了主耶稣就是救世主:“次日,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就说,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或作背负)世人罪孽的。”(见约翰1:29)

当他为主耶稣施洗的时候,他也见证了圣灵如鸽子降在主耶稣的身上。(参见马太3:18)

无可否认,施洗约翰是上帝派来的。

(2)    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

所以主耶稣要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回答,“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是从人间来的呢?”

在这里所说的“从天上”,希腊文是 οὐρανοῦ (ouranos),表示在万有之上的意思。那“从天上来的”是什么意思呢?

在解释这个以前我们先来看一下什么是“从人间来的”。

这里的“人间”,原文(希腊文)是ἀνθρώπων(anthropos), 表示男人或者人的意思。

而吕正中对第三十节的翻译是,“约翰的洗礼是由于天呢?还是由于人?请回答我。”

所以“从人间来的”意思就是“从人来的”或“来自人的”;那么“从天上来的”就是“从上帝差派来的”或者“来自上帝的”的意思,因为这是在对比“从人来的”。

约翰的洗礼是“从天上来的”,意思是这是上帝授权、认可的洗礼,所以是从上帝来的洗礼。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知道他们万万不能承认施洗约翰的洗礼是从上帝来的,否则他们就必须相信、听从施洗约翰对主耶稣所作的见证,“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或作背负)世人罪孽的。”

出于同样的原因,他们也想方设法要证明耶稣不是上帝所差来的(不是从上帝来的),因为他们不愿意听从祂的教导。

(3)    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的回答

主耶稣的问题使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陷入两难之中。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认为主耶稣是上帝。所以“祭司长和文士听见这话就想法子要除灭耶稣。却又怕祂,因为众人都希奇祂的教训。 ”(见马可11:18)否则的话他们怎么可以有除灭主耶稣的想法呢?他们不敢杀害主耶稣不是因为怕上帝的惩罚,而是怕众人将要反对他们。

事实上,主耶稣从来没有公开宣称自己是上帝,而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也只指控主耶稣自称是上帝的儿子,就是基督,(参见马太26:63;马可14:61)我们可以读一下耶稣受审的过程,就能看到无论是公会、大祭司、彼拉多,都没有指控耶稣自称是上帝。(参见马太27:17、 22;路加22:66~71、 23:1~2; 约翰19:7)大祭司和犹太人反对耶稣的主要原因是他们不能接受耶稣是上帝差来的基督、是上帝的儿子,是以色列的王,是上帝的全权代言人。这是把主耶稣钉死的唯一罪名。

现在主耶稣要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对施洗约翰下一个结论,显然是用施洗约翰来隐喻主耶稣是上帝所差派来的。

在这里我们要注意一个问题,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施洗约翰是上帝所差派来的吗?他们看到了主耶稣所行的那么多的神迹奇事还可以否认主耶稣是上帝差派来的吗?

我们认为不是他们没有听到,也不是他们没有看到,而是他们故意不愿意承认。

一个人是不是肯承认一件事是他的决定。就像对挪亚方舟,连 CCTV 都有报道了,但是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承认有挪亚方舟的事实呢?

人可以不承认心里明明知道的事实,这就是人的选择性。祭司长和文士并长老选择了不承认,选择了不回答主耶稣的问题,这就是他们的罪了。

他们不肯承认施洗约翰的洗礼是从上帝来的,而且他们所惧怕的不是上帝,而是众人;这就罪上加罪了。

III.    我们在这段经文里所学到的

1.    祷告必须凭信心,没有信心的祷告就如同对空气说话;如果不饶恕人,上帝也不饶恕我们。

2.    施洗约翰是上帝所差派来的。我们传福音是上帝给我们的使命。

我们是如何来传福音的呢?

很多人以为我们要成为上帝的仆人,于是就必须学习神学,拿到神学的博士学位。但是从今天所查考的经文来看,上帝更重视来自天上的权柄。今天很多的神学家认为现在是主内弟兄姊妹的时代;这话怎么说呢?

看一下今天的社会就会发觉社会越来越复杂,人们越来越繁忙。要进入这样复杂的社会并传播福音的话,最合适的人就是主内的每一位弟兄姊妹。

牧师怎么能进学校传播福音呢?在学校里的话,主内弟兄姊妹最容易向学生和教师传福音。牧师怎能进工厂或者公司传播福音呢?在工厂和公司里,里面工作的主内弟兄姊妹是最容易向周围的人传播福音的。很多牧师不能到达的地方,对主内弟兄姊妹来说一切就在眼前。

弟兄姊妹,不要以为你没有神学院的学位就停止传福音,主耶稣已经给了我们大使命。这个大使命是赋予每一个基督徒的,我们已经有了来自天上的使命。如果一个神学博士没有上帝的使命,以为当牧师只是一个职业,是养活自己的一种手段,这样就只归于虚空而不是属上帝的了。主的仆人应只求来自天上的权柄。虽然圣殿的祭司长主张的是公会授予的权柄,但是他们没有上帝所赐给的权柄。在人看来,有没有神学院的学位是是不是可以当传道人的先决条件,但是主耶稣重视的却是来自天上的权柄,而不是人所授予的学位。

作为结论,我们读一下第二十二节:“耶稣回答说:‘你们当信服上帝。’”我们现在信服什么呢?是不是只是嘴里说信服上帝,却依靠自己的能力或者物质呢?是不是依靠世上的权柄和名誉呢?我们是信服社会上的地位呢,还是信服上帝从天上赋予的权柄?

弟兄姊妹,千万不要自己欺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