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ke 05: 17~26 路加福音 第五章 17-26节

17 有一天耶稣教训人,有法利赛人和教法师在旁边坐着,他们是从加利利各乡村和犹太并耶路撒冷来的。主的能力与耶稣同在,使能医治病人。 18 有人用褥子抬着一个瘫子,要抬进去放在耶稣面前, 19 却因人多,寻不出法子抬进去,就上了房顶,从瓦间把他连褥子缒到当中,正在耶稣面前。 20 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 21 文士和法利赛人就议论说,这说僭妄话的是谁?除了上帝以外,谁能赦罪呢? 22 耶稣知道他们所议论的,就说,你们心里议论的是什么呢? 23 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那一样容易呢? 24 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我吩咐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 25 那人当众人面前,立刻起来,拿着他所躺卧的褥子回家去,归荣耀与上帝。 26 众人都惊奇,也归荣耀与上帝,并且满心惧怕,说,我们今日看见非常的事了


1.      我们看到了什么?

a.      时间;有一天,具体哪一天不确定,应该不是与圣经前面所述的同一天。所记载的事情很可能是发生在耶稣医治那个麻风病人几天以后的事情。

b.      地点:在一栋房子里。

c.       人物:耶稣,法利赛人,教法师,瘫子,抬瘫子的人,文士,众人

d.      发生了什么事:耶稣医治一个瘫子,但是遭到文士和法利赛人的非议。


2.      我们看到的告诉我们什么?

a.      故事一开始,耶稣在做什么?耶稣在教训人,同时有医治病人的能力。但是好像在一开始的时候,耶稣并没有在医治病人。至少圣经没有这样记载。

b.      法利赛人和教法师又在做什么?

 i.      法利赛人是在边上坐着。圣经没有说他们是在听耶稣的教训,好像他们是旁观者。他们又是从各处来到这里。按照他们平时的行事为人,他们很可能是来指责别人的错误的。

 ii.      法利赛人是些什么样的人? 法利赛人是犹太教里一个非常严紧的教派,他们熟读圣经,严守各种规条,非常注意各种行为,也非常教条,自己觉得是无可指责,因此常常指责别人的不是。

 iii.      什么是教法师?教法师就是对文士的另一种称呼,见第21节。

c.       关于这个瘫子:

 i.      什么样的人才会被称为“瘫子”?是一个瘫痪的人,就是四肢或者整个身体都不能由自己来控制的人。

 ii.      这里所描写的瘫子是怎样的一个瘫痪病人?应该是一个严重瘫痪的病人,因为他不是被扶着来的,也不是被搀着来的,而是被抬着来的,是一个绝对不能行走的病人。

 iii.      这个瘫子是什么东西抬来的呢?是用褥子抬来的。褥子不是一个抬人的工具,是供人躺卧的东西。他们居然用褥子把他抬来,可能当时根本就没有抬人的工具,也可能他们急忙赶来,拿着褥子就赶紧上路了。

 iv.      他们一共有几个人?圣经没有确切地记载,但是我们可以想像,至少是二个人,或许有七八个人。如果是经过长途跋涉的话,一定是由不少人轮流抬他的。

 v.      是谁决定要从房顶上进入房子里见耶稣的?圣经也没有确切地告诉我们,但是如果这些抬的人和摊子都不想那样做的话,他们是绝对不会那样做的。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一定是他们都有这样的一个共识 - 今天一定要让这个瘫子见到耶稣。

 vi.      从房顶上进入,要花多少代价?有哪些方面的代价?有多方面的代价,首先是体力上的代价,还有经济上的代价,还有被别人责骂的代价,也有遭遇危险的代价。抬着瘫子上房顶和把瘫子从房顶上缒下来,不仅对瘫子有危险,抬的人和缒的人都有危险。

d.      当耶稣见到这个瘫子的时候,耶稣有什么表示?

 i.      圣经记载“耶稣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耶稣赞赏了他们的信心。

 ii.      这里的“他们”是谁?这里的他们是指抬瘫子的人和瘫子。他们都同心合意地愿意承担各种危险和困难,只要能来到耶稣面前。

e.      除了上帝以外,谁能赦罪呢?”这句话有没有错?这个说法是没有错,但是文士和法利赛人非但没有把这个问题反过来问,“那能够赦罪的不就是上帝吗?”而且一口咬定耶稣仅仅是一个木匠的儿子而已。他们在耶稣行了那么多的神迹奇事以后还是没有改变他们的看法。

f.        你会怎样回答耶稣的问题,“或说,你的罪赦了,或说,你起来行走,那一样容易呢?”这两个问题都是绝对难的,是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从医学的观点来看,没有一个医生能够使一个全身瘫痪的人立时起来行走;更没有一个人有资格赦免任何人的罪。但是对于一个人的罪是否被上帝赦免,人是不能知道的,然而如果一个全身瘫痪的人突然可以起来行走,这将会是有目共睹的。

g.      耶稣行了医治这个全身瘫痪的人的目的是为了向世人,当然也是向文士和法利赛人,证明有赦罪的权柄。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也是很关键的一步。耶稣很清楚地说了,“但要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这是针对文士和法利赛人的问题“除了上帝以外,谁能赦罪呢?”所说的。耶稣的这一句话就等于是向世人宣告,“我就是上帝!”并且在下面的行动中证明了祂那至高无上的权柄。

h.      当耶稣告诉那个全身瘫痪的人说,“你的罪赦了”的时候,那个瘫痪的人有没有起来行走?圣经清楚地告诉我们,只有在耶稣吩咐他说,“我吩咐你起来,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人当众人面前,立刻起来,拿着他所躺卧的褥子回家去,归荣耀与上帝。”可见赦罪和医治不是同时进行的,而是先得到赦罪然后才得医治。如果要得到上帝的特别恩典,先祈求上帝赦免我们的罪。

i.        被医治的瘫子,众人都归荣耀与上帝。这是应当的,我们活在世界上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荣耀上帝,用我们的行为和言语来荣耀上帝。

 

3.      我们在这段圣经里学到了什么?


a.      我们从那些抬着瘫子来的人的身上学到什么?

i.      我们应当常为软弱的信徒(“瘫子”)代祷,藉著祷告把他们带到主面前;凡有信心的代祷,祂必垂听。

ii.      人所注重的是身体的医治,主耶稣所注重的是灵魂的医治。我们应顾念灵魂过於身体,顾念那永存的过於暂时的(林後416~18)。

iii.      他们,抬瘫子之人,的信心,一面是“团体的信心”,一面又是“行动的信心”。

iv.      当我们遭遇难处的时候,也正是要我们显出信心的时候,活的信心可以让我们上帝看到,并且的到上帝的赏识。

b.      当耶稣先对那个瘫痪的说“你的罪赦了”,让我们看到什么?

i.      罪是人基本的难处,凡被罪恶捆绑的人,虽有向善的心,却无行善的力量(参罗718),故消除罪恶是人得医治的条件。

ii.      疾病虽不一定是出於人犯罪的结果(约91~3),但仍有此可能,故我们生病时应当到主面前求问,是否有甚麽事得罪了主。

iii.      他们的祷告是“病得医治”,但主的答应是“罪得赦免”,附带“病得医治”(参25节);主虽然不直接答应我们的祷告,但祂知道甚麽是我们真实的需要。

iv.      主先赦免他的罪,然後才医治他的病;我们寻求病得医治,必先对付我们的罪(参雅516)。

v.      人肉身上的病症,往往起因於心灵上有毛病;亦即许多人的生病,是因得罪了神,故须先解决罪的问题,病才能痊癒。

vi.      瘫子的得医治,是因为罪得著赦免;而罪的得赦免,是因著信心(20),不是因著行为。这说出注重行为的宗教,在神面前一无是处。

c.       从这段经文总的来看,你有学到了什么?

i.      福音最大的原则是赦罪在先,行走在後;不是罪人走到主那裏,乃是从主那裏走出来。旧约是行而活,新约是活而行;前者是行为,後是是恩典。

ii.      那人先前是由别人抬著来,现在是自己起来走路;我们在教会中服事幼稚的信徒,要服事到使他们能自己走路为止。

iii.      所有蒙主拯救的人,都有力量管治自己的欲好(褥子),不作肉体的奴僕,而有在生命中作王的经验(罗517)。

iv.      先前是褥子“托住”他,现在是他“拿起”褥子;主生命的救恩,能使信的人从裏面产生能力,作从前所不能作的事。

v.      主叫瘫子起来行走,可见主所说的,都是靠得住的;看得见的如果是实在的,则看不见的也是实在的。

vi.      属灵的事,一面好像是人眼所看不见、人手所摸不著的,但另一面却能在信的人身上显为实际。

vii.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看见过神;若我们在生活中常常遇见神,也就会不断地看见从来没有见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