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ke 23: 01~12 路加福音 第二十三章 1~12节

1 众人都起来,把耶稣解到彼拉多面前。2 就告祂说,我们见这人诱惑国民,禁止纳税给该撒,并说自己是基督,是王。3 彼拉多问耶稣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的是。4 彼拉多对祭司长和众人说,我查不出这人有什么罪来。5 但他们越发极力地说,祂煽惑百姓,在犹太遍地传道,从加利利起,直到这里了。

6 彼拉多一听见,就问这人是加利利人吗?7 既晓得耶稣属希律所管,就把祂送到希律那里去。那时希律正在耶路撒冷。8 希律看见耶稣,就很欢喜。因为听见过祂的事,久已想要见祂。并且指望看祂行一件神迹。9 于是问祂许多的话。耶稣却一言不答。10 祭司长和文士,都站着极力地告祂 11 希律和他的兵丁就藐视耶稣,戏弄祂 ,给祂穿上华丽衣服,把祂送回彼拉多那里去。

12 从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

 

在这段经文里, 叙说了耶稣第一次受彼拉多的审讯、受希律的审讯,并彼拉多与希律的关系。我们将以这三个方面来查考。

1.    众人都起来,把耶稣解到彼拉多面前,来告祂。

这事情是在他们把耶稣解到公会之后,立即发生的。这个时候就是礼拜五的上午。当公会的领袖们确认耶稣犯了亵渎罪之后,他们就要处死耶稣。但是当时的犹太人是在罗马帝国的统治下,只被付予有限的自治权力,虽然有些兵,但是这些兵除了阻止擅自闯圣殿内院的外邦人之外,公会并无执行死刑的权柄。(参见约翰1831)生杀之权乃是在掌握在罗马统治者的手上。

而彼拉多就是罗马帝国当时派驻犹太地的第五任巡抚,任期从公元26年开始。他的行政总部设在该撒利亚,但在耶路撒冷亦有巡抚官邸;在逾越节期间,因各地犹太人都聚集到耶路撒冷来过节,为防备随时可能发生的骚动或暴乱事件,彼拉多便来耶路撒冷坐镇。根据历史记载的描绘,彼拉多是一个个性倔强且冷酷无情的人。在他残酷镇压撒玛利亚起义后,在公元36年他最终被召回了罗马。

彼拉多的官衔从传统意义上来讲应该是检察长,而不是巡抚,但是马太却明明白白地记录录了他是个巡抚。(参见马太27:2)所以曾经有人以此来攻击圣经的真实性。直到1961年,在凯撒利亚·玛丽蒂娜圆形露天剧场遗址发现的,现在被被称为彼拉多之石的石灰石碑文——致台比留·凯撒·奥古斯都——上称呼彼拉多为犹大利亚巡抚,人们才承认圣经的记录是无疑的,原来早期是称巡抚,后来才称检察长。

这里所说的众人,其实就是清晨在公会里审问耶稣的那些人,也就是众祭司长和民间的长老。(参见马太27:1

为了把耶稣置于死地,他们必须在彼拉多的面前告祂,请求彼拉多把祂处死。但是这个时候是以色列人纪念逾越节的时候。按照圣经的律例典章,守节都应当先洁净自己才对。这个时候正是吃逾越节的筵席时候,虽然上帝让不洁净的人也守逾越节(参见民数96~10),但是法利赛人总认为自己是应该洁净的。然而,进入到彼拉多的衙门里,按法利赛人的条例,那就是不洁净了。所以圣经有记载,众人将耶稣从该亚法那里往衙门内解去。那时天还早。他们自己却不进衙门,恐怕染了污秽,不能吃逾越节的筵席。彼拉多就出来,到他们那里,说,你们告这人是为什么事呢?他们回答说,这人若不是作恶的,我们就不把祂交给你。彼拉多说,你们自己带祂去,按着你们的律法审问祂吧。犹太人说,我们没有杀人的权柄。这要应验耶稣所说,自己将要怎样死的话了。(见约翰18:28~32

在约翰的记载中,我们清楚地看到了这些人的诡诈,既要到彼拉多面前把耶稣置于死地,又不肯错过逾越节的筵席,想要两全其美。

为了要达到处死耶稣,他们精心挑选了对罗马帝国有损害的三个方面来告祂:

1   他们告祂诱惑国民。

因为每当耶稣教训人的时候,就有人群跟着祂,甚至成千上万的人跟随祂。比如,当耶稣用五饼二鱼喂饱众人的时候,单单男丁就有五千,(那时的以色列人,在统计人数的时候,只统计男丁,不计妇女和小孩。参见马太14:21)。按照圣经的记载当时跟随耶稣的人里,以致现在的教会里,女士要比男士多,再加上小孩,所以五饼二鱼实际上喂饱的人数大大地超过了一万人。

有这么多的人跟随祂,恶毒地冠祂一个诱惑国民、聚众闹事是最容易的了。彼拉多在这个时候来的耶路撒冷,就是因为怕人多会出骚乱。所以他们看中了彼拉多的思路,首先就从这方面来告耶稣,可见这些人的用心良苦。

2   他们告祂禁止纳税给该撒。

在以色列人中间,纳税给该撒是一个非常诡诈的问题,因为这牵涉是否认同罗马统治的问题。我们在查路加20:19~38的时候有谈到这问题,在这里就不重复了。所以他们就挑选了这个问题来告耶稣。目的就是要在彼拉多面前告耶稣不接受罗马的统治,再加上前面一个聚众闹事,希望彼拉多听了以后就断定耶稣是作乱分子,这样对耶稣的死刑是必定无疑了。

关于纳税给该撒问题,马太、马可、和路加都有记载。事情是这样的:

文士和祭司长,看出这比喻是指着他们说的,当时就想要下手拿祂。只是惧怕百姓。于是窥探耶稣,打发奸细装作好人,要在祂的话上得把柄,好将祂交在巡抚的政权之下。奸细就问耶稣说,夫子,我们晓得你所讲所传都是正道,也不取人的外貌,乃是诚诚实实传上帝的道。我们纳税给该撒,可以不可以。耶稣看出他们的诡诈,就对他们说,拿一个银钱来给我看。这像和这号是谁的。他们说,是该撒的。耶稣说,这样,该撒的物当归给该撒,上帝的物当归给上帝。他们当着百姓,在这话上得不着把柄。又希奇祂的应对,就闭口无言了。(见路加20:19~38

很显然,在彼拉多面前告耶稣禁止纳税给该撒,这完全是诬告。耶稣根本就没有禁止任何人纳税给该撒,虽然耶稣也没有鼓励任何人给该撒缴税。他们用诡计来试探耶稣,但是人的智慧怎么有可能超过上帝的智慧呢?现在,这些人竟敢捏造事实,以谎言来陷害耶稣。

3   他们告祂自称基督,是王。

当他们在公会里审问耶稣的时候,他们集中火力追究耶稣是怎样亵渎的,是怎样自称是基督的。但是当他们见彼拉多的时候,他们完全是从政治的角度来考虑问题,要从政治着手把耶稣置于死地。他们以自称基督为跳板,所要说的是,耶稣自称是犹太人的王。

因为他们知道,对于基督,就是救世主,彼拉多是根本不会感兴趣的。彼拉多是罗马人,不信犹太教,圣经也没有记载彼拉多是不是有任何的信仰。根据历史记载,彼拉多曾允许他的士兵把偶像放置在耶路撒冷里,很有可能他是信奉什么崇拜偶像的宗教。所以他对犹太教里的信仰,很不关心。根据历史记载,他也不尊重犹太教的教义和信仰,所以如果这些来告耶稣的人,到彼拉多面前来告耶稣犯了亵渎的罪,彼拉多是不会听的。所以他们着重在耶稣是王,以这一点来告祂,就是说祂是背叛该撒的;要另立一个王国,与罗马帝国对抗。

从这精心设计的三方面控告来看,他们觉得必定把耶稣牢牢地锁在死地了。因为耶稣描写成:聚众闹事、否认罗马帝国的管辖,自立为王;完全是一个背叛罗马帝国、要推翻罗马帝国统治的匪徒之首领。加上他们深知彼拉多是非常残酷的统治者,在他手里已经有很多犹太人被杀。当他见到这样的一个背叛者,那一定格杀不论了。

但是彼拉多是个非常狡猾的统治者,他没有轻信他们的控告,而是要通过他自己审问。在四本福音书里都有记载彼拉多审讯耶稣的情况:

马太是这样记载的,耶稣站在巡抚面前,巡抚问祂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说,你说的是。祂被祭司长和长老控告的时候什么都不回答。彼拉多就对祂说,他们作见证,告你这么多的事,你没有听见吗?耶稣仍不回答,连一句话也不说,以致巡抚甚觉希奇。(见马太27:11~14

这里的记载几乎与马可、路加的记载一样,耶稣对彼拉多的审讯基本不做回答,只是承认自己是犹太人的王而已。

约翰有这样的记载:彼拉多叫耶稣来,对祂说,你是犹太人的王吗?耶稣回答说,这话是你自己说的,还是别人论我对你说的呢?彼拉多说,我岂是犹太人呢?你本国的人和祭司长,把你交给我。你作了什么事呢?耶稣回答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彼拉多就对祂说,这样,你是王吗?耶稣回答说,你说我是王。我为此而生,也为此来到世间,特为给真理作见证。凡属真理的人,就听我的话。彼拉多说,真理是什么呢?说了这话,又出来到犹太人那里,对他们说,我查不出他有什么罪来。(参见约翰18:33~38

在这里,彼拉多与耶稣多了几句话。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彼拉多所感兴趣的问题是:耶稣到底是不是一个王。而且四本福音书都记载了彼拉多问耶稣,你是犹太人的王吗?也都记载了耶稣对这个问题的肯定回答。可见,这是彼拉多真正要确定的重点。

在约翰的记载里,耶稣对祂的国向彼拉多作了解释。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我的国若属这世界,我的臣仆必要争战,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只是我的国不属这世界。耶稣对彼拉多解释得非常清楚,祂是王,但是祂的国度不是在这个世界上的国度,而是一个属天的国度,是一个永永远远的国度, 是一个真理的国度。

彼拉多是用讥笑的口气来问耶稣,你是犹太人的王吗?意思是,你这样的一个人竟敢自称是犹太人的王?但是,他也是一个聪明人。当他听到耶稣的回答的时候,他马上明白耶稣所说的王和祂的国度,是宗教上的国度。既然耶稣的国度不是这个世界的国度,这就对罗马帝国没有冲突了。彼拉多一下子就放心了。

由于他对犹太人的宗教不感兴趣,对耶稣所说的真理就根本一点都不感兴趣,因为对他来说,真理就是凯撒大帝所说的话,他不要明白什么是上帝的真理。所以彼拉多说,真理是什么呢?说了这话,又出来到犹太人那里。虽然他问耶稣真理是什么呢?但是他根本不给耶稣机会来向他解释上帝的真理,就走了出去。从这里,我们就看到他是一个完全拒绝上帝真理的人。

经过这样的审问,彼拉多也由此得出了一个结论,不觉得耶稣有任何政治上的罪行,只觉得他们是因为嫉妒才把祂解了来的(参见马太27:18)。

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注意的是:在这个时候,彼拉多所关心的是怎样保全他自己的地位和官衔,在他管辖的地区内不要有任何的骚乱和暴动。这也就是他在这个时候坐镇耶路撒冷的真正原因。我们在他以后的言行中,都可以看到他至始至终都是为了维稳,不要出乱子。至于有关犹太教里的争论,一方面他不懂,另一方面,他也不想管,更不愿意来断定谁是谁非。

于是彼拉多就出来,对祭司长和众人说,我查不出这人有什么罪来。他这话的意思好像是说,这是你们宗教内部的事,不要由我来断定,我这里只是来断定是否对罗马帝国有害的事项。

听彼拉多那么一说,祭司长和众人第一个反应一定是很惊讶,因为他们满以为他们精心策划的三点控告一定会置耶稣于死地,没想到彼拉多居然说,我查不出这人有什么罪来。也就是说,彼拉多并不觉得祂有任何政治上的罪行。他们的第二个反应是:必须继续努力,一定要把耶稣置于死地。

于是,他们越发极力地说,祂煽惑百姓,在犹太遍地传道,从加利利起,直到这里了。路加在这里记载了他们越发极力地说,可见他们已经乱了章法,七嘴八舌地欺哄了。好像是各人列举了耶稣从开始传福音以来的所有举动,想以此来证明耶稣确实是在煽动百姓,为的是要推翻罗马帝国。

2.    但是当狡猾的彼拉多听到耶稣是从加利利开始传道的时候,就定意耶稣解到希律那里。

我们刚才说过,彼拉多在这个时候来到耶路撒冷,是为了怕那么多犹太人来过逾越节而有骚动,出乱子,才坐镇在这个地方的。他并没有想要来管犹太教里的事情。既然耶稣是从加利利出来的,那就把祂送到希律那里去好了。希律本来就是罗马帝国所设立的傀儡,专门治理犹太人的事务的。

我们在这裏又看见一个严谨的法律名词,既晓得耶稣属希律所管,就把祂送到希律那裏去。这个字原文是一个法律专门用语,指将一件案子由一个法庭转呈到另一个,通常指的是呈到较高一级的法庭。当然,彼拉多不会承认希律的法庭此他的高一级,但在这个事例上,他显然是非常有礼貌地说,让希律来处理这个案子吧!我把这个案子呈给他,由我的法庭转呈到他的法庭。

1  希律对耶稣的态度和看法。

新约圣经里记载了几个希律,第一个希律就是在耶稣诞生的时候要杀婴孩耶稣的那一个,通常我们称他为大希律。他在想要杀耶稣后不久就去世了,我们知道当他死了以后,耶稣全家就从埃及搬回以色列。(参见马太2:13~23)现在所说的希律就是那个大希律的一个儿子。大希律一共有三个儿子(同父异母),分别为希律亚基老、希律腓力和希律安提帕。这四个希律在圣经里都有提到。大儿子就是只因听见亚基老接着他父亲希律作了犹太王,就怕往那里去。又在梦中被主指示,便往加利利境内去了。(见马太2:22)所提到的亚基老,而马利亚的丈夫约瑟在梦中被主指示,就去了加利利,这就到了大希律的另一个儿子希律安提帕所管辖的范围了。

虽然这四个希律各自都有名字,但是圣经里都只用他的姓来称呼他们,这是我们在读经的时候要注意的地方,不要张冠李戴。

这里所说到的希律是一个品行很坏,淫乱无德的人。他被分封为管辖加利利和利比亚王,所以他正式的官邸是在加利利。可能因为是逾越节的缘故,他也到耶路撒冷来了。他曾以不法的手段把他同父异母兄弟腓力的妻子抢过来,因此受到了施洗约翰的责备。也就是为此,他把施洗约翰下在监牢里。又在他生日的时候,平白无故地把施洗约翰杀了。(参见马太14:3~12

因为到这个时候耶稣已经传了三年的道,不仅在加利利名气很大,就是在犹太全地也都已经家户喻晓了。这个希律也早就听到了耶稣很多的神迹奇事,虽然他很想见耶稣,但是他至始至终没有去见耶稣,因为他很高傲。

圣经说得很清楚,他要见耶稣不是为了听耶稣所传讲的福音,乃是想要看耶稣行一个神迹。这就可见在他的心目中,耶稣如同一位高超的魔术师,会变一个无法戳穿的魔术。

请问,我们为什么要去教会?是去看教堂里面的装潢?是欣赏教堂里的影视设备?是欣赏诗班的优美音乐?

我们之所以去教会敬拜上帝,因为只有上帝才是值得我们敬拜的,也是我们应该要敬拜的。我们去教会不是看教堂的装潢,不是去看教堂里的影视设备有多好,更不是去欣赏诗班优美音乐。

圣经告诉我们,上帝是(个)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见约翰4:24)我们去教会,就是到上帝的面前来敬拜上帝,不是去欣赏什么东西的,而诗班的献诗是代表会众向上帝献的,是向上帝表达我们的心中的意愿。这就是为什么在诗班献诗之后,不应该有人鼓掌。

耶稣被带到了希律的面前,希律不是以一个敬拜的心来面对耶稣,而是希望看到耶稣为他行一个神迹。

我们不知道希律想要看耶稣行什么样的神迹。耶稣是全能的上帝,祂可以行一切的神迹。祂可以使地裂开,吞下大坍,掩盖亚比兰一党的人。(参见诗篇106:17)祂也可以从天上降下火来,将群羊和仆人都烧灭了。(参见约伯1:16)难道希律是要看上帝是怎样惩罚他自己吗?

我们不要求上帝显神迹奇事,我们只要求祂的看顾。上帝是爱我们的,祂必看顾我们。圣经说,主的眼看顾义人,主的耳听他们的祈祷。(参见彼前3:12)我们需要什么,上帝都知道。

希律想要看耶稣在他面前行神迹,实际上就是试探耶稣。我们切切不可像希律那样。

对于那些只想看耶稣行一个神迹的人,圣经在这里清楚地记载了耶稣的态度:

在这里路加记载了,虽然希律问祂许多的话。耶稣却一言不答。

在这之前,也曾有人试探耶稣,向祂求从天上来的神迹(参见路加11:16),但是耶稣最终告诉他们,这世代是一个邪恶的世代。他们求看神迹,除了约拿的神迹以外,再没有神迹给他们看。(参见路加11:29

这些人与希律一样,以为耶稣是一个到处表演耍杂的,以为耶稣来到这个世界是为了满足这些人的好奇心。

以怎么来的心来对待耶稣,以什么态度来对待耶稣,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我们都是人,没有办法看到别人的心里,但是我们应该可以知道我们自己是以什么样的想法和态度来对待我们的上帝耶稣基督的。

当我们来到耶稣的面前的时候,我们是做什么样的准备?我们的衣着是不是像我们要去见一位重要的人物?我们在与这位重要人物见面的时候会不会打瞌睡?我们有没有仔细地听、用心地思考所听到的内容?

当然,我们只能从外表来讨论,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自己一定知道。

2  当耶稣一言不答自后,希律的反应

我们知道希律是一个极其高傲的人,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虽然他想见耶稣,但是又不肯去见耶稣,因为他自认为高人一等,更觉得耶稣的地位很低。这一次耶稣被送到他的面前,他就问了耶稣许多话,但是耶稣却一言不答。这势必使他恼羞成怒。加上边上的祭师长、文士、和民间长老极力地控告耶稣,于是希律和他的兵丁就藐视耶稣,戏弄祂 ,给祂穿上华丽衣服

由于耶稣一言不答,虽然祭司长、文士和民间的长老极力地控告耶稣,希律也无法作出耶稣有什么罪的结论。而希律本来想要看耶稣行一个神迹的希望又落了空,于是就从他一开始对耶稣很喜欢,转为不肖一眼。因为他本来就根本不把耶稣放在眼里,就将耶稣作为一个笑柄,来讥笑、侮辱祂。他根本没有审问这件案子。祭司大声喧嚷,就是想要他开始审问。他们似乎这样说,你只是拿祂来取乐,你只是东问西问,指望祂行神蹟;但我们希望祂被定罪。他们极力控告祂,他却似乎听若未闻。他们怕希律不定祂死罪。他们瞭解希律,知道他没有一点良心,他甚麽也不在乎,因此他们大声告祂,希律却不理会他们。希律根本不在意有关祂的任何控诉,也不是拿祂当犯人看待,而是把祂当小丑看待。

他们给祂穿上华丽衣服,把祂装扮成一个富贵的人,一个皇帝,然后进行嬉笑、嗤笑祂、侮辱祂。

希律不觉得耶稣有什么地位,这个时候的耶稣好像是处在束手就擒的地位,毫无能力。于是希律就与他的兵丁一起,像对付小丑那样来对待耶稣。在他的心里耶稣根本没有任何的地位。

一个人的心里是否有耶稣基督,这个问题很重要。我们说,当我们接受耶稣基督为我们的救主的时候,圣灵就进驻到我们的心里,我们就成为一个属于上帝的新人。我们就得救了。

但是作为耶稣的门徒,不仅要有耶稣的灵在我们里面,而且必须把耶稣放在首位的。耶稣说,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见路加14:26)我们如果要真正地跟随耶稣,我们就要按耶稣教导我们做门徒当有的态度。

对于希律的侮辱,耶稣至始至终都是沉默不语,再一次应验了旧约圣经对祂的预言,祂被欺压,在受苦的时候却不开口。(或作祂受欺压却自卑不开口)祂像羊羔被牵到宰杀之地,又像羊在剪毛的人手下无声,祂也是这样不开口。(见以赛亚53:7

对于耶稣的沉默不语,希律没有办法断定耶稣有什么罪,所以他只能把耶稣送回给彼拉多。

这个希律如此作恶多端,历史记载他的结局不仅是被罗马帝国废除王位,而且被充军流放远处。

3.    从前希律和彼拉多彼此有仇。在那一天就成了朋友。

希律虽然是罗马帝国所设的傀儡,他一方面要拍罗马人的马屁,但是他毕竟不是罗马人,有的时候还会站在犹太人的立场上。他站在犹太人的立场上并不是因为他那么爱犹太人,而是一旦罗马人把犹太人杀的太多,他就做不成他的王帝了。彼拉多为了维稳,要镇压任何有一点反抗的犹太人,因此多次杀害很多无辜的以色列人;希律为了保持他的王位,要在他的手下有足够的犹太人,因为如果所剩的犹太人寥寥无几了,罗马人就不需要有这样的傀儡王帝了。这就在希律和彼拉多之间产生尖锐的矛盾的原因了。

根据历史记载,彼拉多不仅是个残暴的统治者,而且是对以色列人血债累累的杀人狂。那时,他作出了一个决定,要为耶路撒冷重新设计一个经过改良的供水系统。为了推行这个计划,他提议徵用圣殿里的金钱。无论从目的和开支来说,即使是合理地为大众服务,但是圣殿里的款项不是作为公益事项来使用的,圣殿里的款项是要用在事奉上帝的事工上的。对於彼拉多以此挪用圣殿的金钱的提议,绝大部分犹太人就表示强烈的抗议。当大众结集起来反抗的时候,彼拉多指示部下混杂在人群中间,并且以斗篷遮盖战衣。兵士不带战刀,只可以短棒代替;当讯号一起,他们便衝向群众,把他们驱散。时间一到,兵士们便依令而行;但他们对待群众的方式,却远比他们所得的指示残暴。结果,不少人因此而丧命。希律与彼拉多的互相仇视,极可能是因这次的抗议和镇压而引起。

那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彼拉多和希律却成为朋友了呢?

因为在这一天,他们发觉了他们之间的共同点,就是对耶稣的藐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彼拉多是管辖以色列人各地的巡抚。罗马帝国为了很好地统治以色列人,才分封了希律这个傀儡王帝。如果希律与彼拉多为仇敌,这对彼拉多是不利的,而且与分封这个王帝的目的背道而驰了。所以,彼拉多要找机会修复他与希律的关系,因此,彼拉多就以耶稣作为礼品把耶稣送到希律那里去,以此来达到修复关系的目的。不仅如此,在把耶稣送到希律去的时候,彼拉多所的用词是对希律极为尊敬的。明明他自己是巡抚,比这个分封的傀儡王帝的地位高多了,他却用呈上这样一种法庭用词,把耶稣送到希律那里。这使希律对彼拉多的敌意登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希律看到彼拉多送来的耶稣是他早就想要见的,只是限于他自认地位高超,不愿放下架子去见耶稣。如今彼拉多把耶稣送来,正中下怀。路加记载了,希律看见耶稣,就很欢喜

但是当耶稣没有因为希律的要求,在他面前行任何神迹奇事,而且希律还得不到耶稣的任何反应。从这以后,他的态度就从很喜欢一落千丈,直到看不起耶稣,甚至想方设法来侮辱耶稣。在他玩弄完了耶稣之后,他又将耶稣作为礼物呈送回彼拉多。我们觉得当希律把耶稣送回给彼拉多,不仅是要表示尊彼拉多为断定是非的高手,而且清楚地表示彼拉多是他的上司。所以希律也以耶稣为礼物,向彼拉多表示友好。

在这里我们注意到,不喜欢耶稣的人、恨耶稣的人很容易就走到一起了。虽然他们原来相互之间是有仇恨的,但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就是看不起耶稣,在心目中不给耶稣有任何的地位,而走到一起了。

对耶稣的态度是决定以谁为友根本原因。无神论的会都在一起攻击信上帝的;信邪教的也是在一起攻击上帝的子民,这是自古至今历史的记录。

4.    我们在这段经文中所学到的:

1   我们信耶稣,不是为了要看到耶稣在我们面前行什么神迹奇事,乃是我们应该敬拜上帝。请问,你是以什么样的态度来对待上帝的?

2   你以什么样的心来对待耶稣?耶稣在你心历史居什么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