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ke 02: 01~07 路加福音 第二章 1-7节

 1当那些日子,该撒亚古士督有旨意下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2这是居里扭作叙利亚巡抚的时候,头一次行报名上册的事。3众人各归各城,报名上册。4约瑟也从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犹太去,到了大卫的城,名叫伯利恒,因他本是大卫一族一家的人,5要和他所聘之妻马利亚一同报名上册。那时马利亚的身孕已经重了。6他们在那里的时候,马利亚的产期到了,7就生了头胎的儿子,用布包起来,放在马槽里,因为客店里没有地方。

 

1当那些日子,该撒亚古士督有旨意下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

该撒亚古士督是谁?他为什么要下命令进行人口普查?

“该撒亚古士督” (Caesar Augustus),另译“凯撒奥古斯都”,他是罗马帝国的第一位皇帝,於公元前30年至公元14年统治罗马帝国。“亚古士督”颇富含义,那是他的头衔。“该撒”则是别人对他的尊称。过了一段时间,“亚古士督”的头衔消失了,“该撒”反而成为他的头衔。当他成为罗马帝王的时候,曾和人讨论他的头衔应该是甚麽。他不愿意被称为“执政者”,因为那暗示他的职位是短暂的。他也拒绝被称为“国王”,他觉得意义还不够广。罗马元老院和他商量的结果,为他创造了一个头衔“亚古士督”,是从“亚古”(Agur占卜官)这字演变来的,指明他享有宗教的制裁权。随後他就朝著这个方向前进,就是声明罗马帝国的最高统治者具有神权。国家大权逐渐由人民身上转移到军官手中,最後这一位能幹而狡猾的人,终於掌握了最高的大权。他成了罗马第一个皇帝,第一个大将军。大将军是军队裏的头衔,本来罗马的将军一律被称为大将军,但到最後取消了所有其地的大将军,成为一人专政的独裁政府。罗马共和政体瓦解了,取而代之的是该撒亚古士督统治下的罗马帝国。

罗马帝国週期性的人口普查有双重目的,这就是评估税收和调查服兵役的适龄者。犹太人没有服役的义务,因此在巴勒斯坦举行的人口普查显然是为了课税的目的。有关这些人口普查的情况,从埃及地我们得到明确的资料,并且差不多可以肯定埃及的情形跟叙利亚的相同;而犹太地正位於叙利亚省内。这些资料得自写在埃及草纸上的人口普查档案,在埃及村镇的尘堆和沙漠裏头的沙砾中发现。

美国宪法规定,每十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目的是为了确定由多少人口来选一名众议员。根据2010美国人口普查,全美国人口为313,998,000(三亿一千三百九十九万八千)。美国共有435位众议员,那就是每621,835人中选出一名众议员(313,998,000 / 435 = 621,835)。

 

 

2这是居里扭作叙利亚巡抚的时候,头一次行报名上册的事。

圣经里记载了很多历史人名,便于后人考证。这丛另一个角度说明圣经的真实性。说谎的人,不愿意提供可调查的资料,因为有可调查的资料容易戳穿谎言。

路加在写路加福音的时候,真的作了细致的调查,而且有上帝的智慧与他同在。他把耶稣诞生的年份精确地记录下来了。

经历史考证,居里扭是在公元6年当叙利亚巡抚的。而目前已经查到的罗马帝国的人口普查自公元20年一直到公元250多年的记录。从中显示每十四年进行一次人口普查。所以很可能耶稣是在公元6年诞生的。

这个误差是从哪里来的呢?公元元年,理论上应该是耶稣诞生的那一年,但是“公元”不是在耶稣诞生的时候就开始使用的,而是在公元525年的时候,有一个名叫丹尼喜斯˙伊克昆斯(Dionysius Exiguus)的神职人员提出来的。根据他的推算,认为他提出依耶稣诞生年份作为纪元的那一个年份是耶稣诞生之后的525年。由于他当时缺乏历史资料,误算了年份。然而,从那个时候开始,人们已经使用他所提出的纪元,直至近代考古资料丰富了,才明白Dionysius计算有误,但是现在纠正已经不可能了。

有关Dionysius Exiguus的资料:http://en.wikipedia.org/wiki/Dionysius_Exiguus,但是没有中文。

 

 

3众人各归各城,报名上册。4约瑟也从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犹太去,到了大卫的城,名叫伯利恒,因他本是大卫一族一家的人,

批评家对於众人要各归各城,报名上册,习惯上抱有怀疑的态度;但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却是一份确实的埃及政府的诏令:

“盖埃斯。伟拔斯马森密斯(Gaius Vibius Maximus),埃及的官长下令:‘鉴於逐户调查的时候已到,宜驱使所有离乡别井的百姓,各归各城,一以利报名上册,一使民勤奋於农功。’”

埃及地的情形若是这样子的话,那麽犹太的情形亦大抵相同;他们仍然保持有完整的族谱世系,因此百姓得回到他们的本族。从上述这一事例,进一步显示新约圣经的準确性。

当时,这个人口普查也影响了地中海东岸那个动乱的小城拿撒勒。城内的约瑟和马利亚也不得不夹在犹大和加利利的群众中,前去註册。他们虽然是无名小卒,却得受罗马政权的控制。虽然约瑟是大卫的後裔,他仍然得服从命令。他必须回到他的本家报名上册。於是他带著他的妻子马利亚一同前去。

罗马皇帝下令在全罗马统治下的地方作人口登记,这事好像是凑巧在这个时候发生,但事实上一点也不是碰巧的。这样的人口登记过去没有作过,如今是头一次作,表面上是罗马皇帝要作,事实上是神要在这个时候作。为甚麽呢?这次的人口登记很特别,不是要百姓在原居地作登记,而是要他们回原藉去作登记,这样作实在是劳民伤财,没有实际的意义,百姓把登记的手续办完,就又回到原居地去。实在是没有理由这样作的。这事确实是有点愚昧。

在人看来是愚昧的事,却常常是神的手所作的工,人只凭外貌去观察,是不能体会神的心。原来神管理君王的心去作这人口大调动的事,乃是为叫基督的预言应验,同时也向人證明主耶稣是大卫後裔的身份。“王的心在耶和华的手中,好像陇沟的水,随意流转。”(箴廿一1)地上一切的权柄都是神手中所用的工具,去作成神的心意,显明祂奇妙的作为。

 

 

5要和他所聘之妻马利亚一同报名上册。那时马利亚的身孕已经重了。6他们在那里的时候,马利亚的产期到了,7就生了头胎的儿子,用布包起来,放在马槽里,因为客店里没有地方。

从拿撒勒到伯利恒的路程有八十英里。旅客沿途居停之所,设备至为简陋。东方的客店就像普通庭院裏头一列列的兽厩,面向天井。吃的东西旅客得自备,客舍主人只供应一些牲口的草料,和作饭烧水的柴火。小镇已挤满了人,约瑟和马利亚找不到落脚的地方。马利亚的孩子,就是这样子的在一个普通通的天井裏出生。婴孩的襁褓只是一幅四方布块,角的一端繫连一条蹦带似的布条。首先把婴孩包裹在四方布块的当中,然後用长布条一圈圈的把他裹上。马槽一字,是指餵饲牛马之所;因此这个字可翻作马厩或是马槽。

客店裏没有房间,正象徵将来要发生在耶稣身上的遭遇;除了十字架之外,祂再没有安身之所。祂尝试进入为各种各类思虑缠绕不清的世人的心坎裏,但是苦无门径;祂不断的受到弃绝,然而祂的探索仍不中断的继续下去。

这两个人在该撒亚古士督的命令下,往他们的本家去。看看那个女子,她旅行的时候腹中孕育著神的儿子。看看那位男子,他生命中最急切的事是护卫著那女子。如果我们能站在较高的位置,从属天的观点来看这个世界,就会发现很多事情又有了另一番面貌。他们在该撒亚古士督的命令下,必须往伯利恒去。但是早在六百五十年以前,圣经的预言就提到了这件事:

伯利恒以法他阿,你在犹大诸城中为小,将来必有一位从你那裏出来,在以色列中为我作掌权的。祂的根源从亘古,从大初就有。耶和华必将以色列人交付敌人,直等那生产的妇人生下子来。那时掌权者其馀的弟兄必归到以色列人那裏。祂必起来,倚靠耶和华的大能,并耶和华朼神之名的威严,牧养祂的羊群。他们要安然居住,因为祂必日见尊大,直到地极(弥5:2-4)。

读到这段在事情发生之前六百五十年就已说出的预言时,我实在看到该撒亚古士督在整齣戏裏,不过是一个不足为道的小傀儡;而真正重要的角色,却是那怀著神儿子的女子,和细心呵护著她的那男子。他们去伯利恒,是出於该撒的命令。该撒为何要下那道命令?我们可以从马太福音中找到答案。马太特别指出,当希律王问祭司长和文士,基督当生在何处时,他们说,“因为先知书记著。”马太这样引述,等於说,希律下这命令,是应验了先知的预言,并且这事是在神的掌管之下发生的。预言裏宣告人子要生在伯利恒,“必日见尊大,直到地极”。就是治理整个世界。这正是该撒梦昧以求的,但他没有得逞。那女子腹中的人子,纔是世界的主。这是从属天的角度所看到的地上的光景。

回到伯利恒的人实在太多了,客店都住满了,他们只好住在安放牲口的地方,当主一生下来,餵牲口的槽自然就成了祂的小床。这是多凄酸孤苦的一幕,在人地生疏的地方产下孩子,不只是马利亚苦,产下的孩子更苦,只有一块布包,就躺在那里。荣耀的主竟是这样卑微的到了地上,隐藏了祂的荣耀,也隐藏了祂的尊贵,默默的作了在人中间最卑微的一个人。

主虽是这样的降卑,但是地还是好像没有给祂留下容身之处,“客店里没有地方”是描述当时的实况,但也给我们反映出一个属灵的事实,主就是卑微的到地上来,地也不欢迎祂,那时的光景是如此,现在的光景也是如此,人的心多是拒绝主,肯接待祂的人并不多。

约瑟起先想暗暗的把马利亚休了这事来看,主在还没有生下来就忍受了人给祂的羞辱。但神却用“所聘的妻”和“头胎的儿子”的记述来为祂表白。如今客店里也没有祂的安身之处,再过些日子,希律王还要下令把祂追杀,根本就不让祂留在地上,这些事在当日都没有拦住主不到地上来,但在最末了,地上的人仍是把祂钉死在十字架上。从开始到末了,地都不欢迎主,处处给祂为难,但主还是来了,祂知道祂是为甚麽来的,祂要把天带到地上来,叫天与地再有联结,使人与神恢复和好,为了向人显明这个伟大的恩惠,主一开始就默默的忍受地所给祂的冷淡和苦待。但是比起祂自己的隐藏与降卑,这一切的冷酷无情又算得甚麽呢!主仍然是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