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ke 01: 57~66 路加福音 第一章 57-66节

57 以利沙伯的产期到了,就生了一个儿子。 58 邻里亲族,听见主向他大施怜悯,就和他一同欢乐。 59 到了第八日,他们来要给孩子行割礼。并要照他父亲的名字,叫他撒迦利亚。 60 他母亲说,不可。要叫他约翰。 61 他们说,你亲族中没有叫这名字的。 62 他们就向他父亲打手式,问他要叫这孩子什么名字。 63 他要了一块写字的板,就写上说,他的名字是约翰。他们便都希奇。 64 撒迦利亚的口立时开了,舌头也舒展了,就说出话来,称颂神。 65 周围居住的人都惧怕,这一切的事就传遍了犹太的山地。 66 凡听见的人,都将这事放在心里,说,这个孩子,将来怎么样呢?因为有主与他同在。

 

57 以利沙伯的产期到了,就生了一个儿子。 58 邻里亲族,听见主向他大施怜悯,就和他一同欢乐。

以色列家里,一个男孩子的出生,是人件大喜事。当快要临盆的时候,朋友和村裏的乐师都聚拢在屋子的四周。要是生下来的是个男孩子的话,乐声与歌声顿然间打破了紧张的沉寂,四处洋溢起一片恭贺之声。要是生下来的是个女婴,这样乐师们便会抱遗憾的心情默默的散去。那裏流传样的一句话:『一个男孩的诞生带来普世的欢乐,一个女孩的诞生则这带来普世的感伤。』因此,以利沙伯的家可谓双喜临门;一则是晚年生孩子,一则所生的是男孩。

 

59 到了第八日,他们来要给孩子行割礼。并要照他父亲的名字,叫他撒迦利亚。

一.割礼的开始与演变

  神与亚伯拉罕立约时,以割礼为立约之凭据──“神又对亚伯拉罕拉说,你和你的後裔必世世代代遵守我的约。你们所有的男子,都要受割礼,这是我与你,并你的後裔所立的约,是你们所当遵守的。你们都要受割礼。这是我与你们立约的證据。”(创179-13)这意思等於说,所有受割礼的,就在神与亚伯拉罕立的约之下,有机会享用这约下的应许。。(男丁生下第八天应受割礼,约等於现今的男孩割包皮。在第十一节,“割礼”有一个注释,“原文是割阳皮”。)注意,这里说割礼只是在“肉体上”立的约。

到了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割礼已成为以色列人应遵守的律法──“你晓谕以色列人说,若有妇人怀孕生男孩,他就不洁净七天,像在月经污秽的日子不洁净一样。第八天要给婴孩行割礼。”(利122-5)摩西领以色列人出埃及,目的要事奉神(出1024-26),为使以色列人作神的子民,摩西在西乃山下,神与以色列人立了约(出24章),即律法的约。赐下律例典章是别国所没有的(诗14719-20),神与亚伯拉罕立约之记号的割礼,被列入律法中後,以色列人渐渐把这身体上的割礼仪式看作是神子民的记号,称外邦人为未受割礼的人(有轻视之意,参撒上1736)。并因此认为所有神在旧约中有关“基督”(弥赛亚)将要来临的应许,都是亚伯拉罕子孙纔有分的。

圣经很清楚地说明了,割礼只是对以色列男性的,对女性没有割礼。

  在保罗传福音时,仍有犹太人信主後,依然以为外邦人应先按肉身有份於亚伯拉罕的约(受割礼),才能承受因信基督称义之恩。但这观念不合救恩原理,完全是犹太人传统观念而有的见解。使徒保罗要极力为此争辩,并非仅属於仪式问题,乃是神救赎的主要原理的问题。因为若外邦人必先受割礼纔能得救,则割礼实际上已成为信福音得救的先决条件,而犹太人无形中成为天国头等子民。这就否定了保罗所说的重要救恩原则──“我们得救乃是因主耶稣的恩,和他们一样,这是我们所信的。”

二.保罗与割礼

  虽然在保罗所写的书信中(特别是加拉太书),对“割礼”问题反对得很激烈。但保罗本人并非对“割礼”本身有任何偏见,只是在犹太人误解了割礼的意义与功用而歪曲了福音真理时,保罗纔表现得那麽坚决,毫不退让。例如:

  (1)保罗向腓立比教会说明真割礼之意义时,也曾自称是“第八天受割礼”的希伯来人(腓33-5)。

  (2)保罗在南加拉太的路司得,选用了他最亲密的同工提摩太时,因他父亲是希利尼人(外邦人),就为他行了割礼(徒161-3)。

  (3)另一方面他与巴拿巴带提多同上耶路撒冷时(犹太教会的“总部”),提多虽是希利尼人,他却“没有勉强他受割礼”(加21-3)。

  可见保罗对割礼这礼仪基本上是尊重的,仅在别人误用以致影响福音真理时,纔极力反驳。但可惜当时误解割礼的犹太人不在少数,因而成为保罗传福音的重大阻力。

三.割礼与犹太人

割礼被列入摩西律法中之後,渐被以色列人当作是他们比别人更为优越的表记,甚至使徒彼得进入哥尼流家佈道之後,耶路撒冷的“使徒和犹太的众弟兄”也质问他说:“你进入未受割礼之人的家,和他们一同吃饭了”(徒113)。幸好彼得到哥尼流家时,带了另外一些“奉割礼”的信徒同去(徒1045),可为他一同见證,神怎样赐圣灵给外邦人像犹太信主的人一样,所以为他们施洗。可见“割礼”在当时确已成为犹太人与外邦人分别的记号,且有优越的意识。

没有受割礼的人照样可以接受神的福音(罗48-12)。

四.受割礼得救不合福音原理

  从保罗所写的教会书信的辩论中(就以加拉太书来说),也可看见他已把“受割礼”纔可得救,看为靠律法与靠好行为得救的代表;而单单信靠基督的救恩却不必行割礼,则成为凭恩典得救的代表。例如:

  (1)保罗在加拉太书第二章中责备彼得因怕犹太人而退开不与外邦人一同吃饭,是“与福音的真理不合”(加214,应留心读全章)。彼得不与外邦人一同吃饭,怎算是“与福音真理不合”?因福音真理已取消了作犹太人或外邦人之分别,已勾消了犹太人的一切优越地位。然後二章的下文14节以下,保罗反覆重申,连他自己也是靠信基督称义,不靠行律法称义(16节)。可见保罗已按当时犹太人的观念,把是否行割礼纔得救作为是否靠行为称义的代表。

  (2)保罗在加拉太书第叁章,一开始就质问信徒,“你们受了圣灵,是因行律法呢?是因听信福音呢?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麽?”所谓“肉身成全”指靠肉身受割礼成全。亚伯拉罕称义,是因信不是因“行为”,即不是因行割礼(参罗225-29)。这正是神要使亚伯拉罕的福音可以临到一切外邦人的旨意(14节)。这再次證明保罗已把割礼看作是守律法的代表来说的。

  (3)加拉太书第叁章更明显的以靠“割礼”当作是靠行律法称义的代表──“我只要问你们这一件,你们受了圣灵,是因行律法呢,是因听信福音呢?你们既靠圣灵入门,如今还靠肉身成全麽?你们是这样的无知麽?你们受苦如此之多,都是徒然的麽?难道果真是徒然的麽?”。

五.靠割礼是欠行全律法的债

  为甚麽靠受割礼得救会变成欠行全律法的债?是从基督恩典中坠落?因保罗指出那些主张受割礼纔可得救,其实与主张要守律法纔能得救是相同的原理,是凭仪式与行为得救,不是凭恩典与圣灵得生命。按雅各书二章九至十节“但你们若按外貌待人,便是犯罪,被律法定为犯法的。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样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所以那些靠律法称义的人,就是欠了行全律法的债。因为要守律法得救,就得全守每一条律法。不然只得靠恩典得救了。纵然受了割礼,却“按外貌待人”“仍是被律法定为犯法的”。这句经文可能是许多人从未留意过的(参申1171619),却是新约圣经对靠行为得救者有力的警告。

  总之,保罗特别把当时犹太人看作他们与外邦人最明显不同的记号“割礼”,作为守律法纔可称义的辩證的主题。因福音的原理把犹太人一向所以为比外邦人优越的一切誇口,一笔勾消:“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耶稣裏,都成为一了。你们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後裔,是照着应许承受产业的了。”(加328-29

  这也就是耶路撒冷大会中彼得保罗等人,极力为外邦人可以不受割礼而得救,而与顽固的犹太人争辩的缘故,且成了日後犹太人在保罗传道工作中,极力逼迫保罗的原因。耶京会议虽然在众使徒方面对凭恩典不凭守律法之轭的观点已取得一致的共识,但犹太人并未因此停止宣扬他们所谓外邦人“若不按摩西律法受割礼,就不能得救”的错误,且处处与保罗为难,多方挑唆众人,反对使徒的工作。

六.有关“割礼”的结束语

  有解经家以为使徒行传第十五章以後,割礼之异端问题已解决,是很可惜的疏忽。那只是教会内部的共识。割礼派之偏激份子仍不断与保罗为难,从未停止。他们绝不会因耶京会议的任何决议,便不再传讲他们错误的见解,例如:

  (1)从保罗第三次佈道遊行回耶路撒冷时,长老们对保罗说的话,可知保罗在各地所受逼迫,主要的仍是犹太人对割礼与守律法的见解引起的──“他们听见人说,你教训一切在外邦的犹太人,离弃摩西,对他们说,不要给孩子行割礼,也不要遵行条规。众人必听见你来了,这可怎麽办呢?”

  (2)保罗在罗马监中写给腓立比教会的书信中可知,割礼派仍积极在外邦人的教会宣传他们的谬误之道──“应当防备犬类,防备作恶的,防备妄自行割礼的。”

3)现今基督徒不必受割礼,因已在基督耶稣裏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乃是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情慾的割礼。”(西211)很显然,这里所说的“割礼”不再是肉体的,而是心灵的割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