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of Luke 路加福音

《路加福音》(希腊语:Τὸ κατὰ Λουκᾶν εὐαγγέλιον)是《新约圣经》正典中,四福音书之一,并与《马太福音》、《马可福音》构成对观福音。

这本福音书记述了耶稣一生的生活,详细记载了他的降生、工作、受难与复活等相关事蹟,并以以耶稣升天结束。路加福音是四部福音中对耶稣出生前及童年生活描述最详细的一部。

关于路加:
《路加福音》的作者路加并非福音书裏所记载事件的目击證人,也不是十二使徒之一,他甚至可能在耶稣死时还未成为信徒。可是,他在海外传道地区和使徒保罗有十分密切的交往。所以,可以理解,他的写作风格显出他受到保罗的影响。只要把《路加福音》第22章第19节至第20节和《哥林多前书》第11章第23节至第25节关於最后的晚餐的记载相互比较一下,就可以见到这种风格上的联繫。《马太福音》给路加的写作提供了进一步的资料来源。为了“準确地查考一切的事”,他亲身访问平许多目击耶稣生平事迹的證人,例如仍然在生的使徒,甚至耶稣的母亲马利亚。路加不遗馀力地搜集可靠的细节,以完成这部福音书的著作。

写作习惯:
《路加福音》在行文中使用了300多个医学术语。这一现象在其他作者以希腊文书写的《圣经》书卷中并不常见。例如,在谈到大痲疯的时候,路加和其他作者在用语上有所不同。在其他福音书的执笔者看来,大痲疯就是大痲疯;但在医生看来,大痲疯却有不同的深浅程度。例如,路加提及一个人“满身长了大痲疯”;他也説拉撒路“浑身生疮”。在谈及彼得的岳母时,路加使用了“害热病甚重”的句子,而其他福音书作者则没有这样的表达。虽然其他三位福音书执笔者都告诉我们,彼得削掉大祭司僕人的耳朵,但是只有路加才提及耶稣治愈他的事蹟。《路加福音》説:“有一个女人有病灵在身、十八年了,老弯着腰,总不能直起来。”这种口吻像是出自医生之口。这本福音书还记载一个撒马利亚人“用油和酒倒在(伤者)的伤处,包裹好了”。可见,除了“亲爱的医生”路加之外,其他人不会这麽仔细地记录急救的情形。

初期教会对《路加福音》的鉴定:
虽然在福音书的叙事没有提到路加的名字,但是教会的权威却对於他就是该福音书的执笔者这一点没有异议。穆拉多利残篇(约公元170年)认为这本福音书的执笔者是路加。公元2世纪,诸如爱任纽和亚历山太的革利免等神学作家也接纳这个见解。
《路加福音》内在的證据也显示路加是执笔者。保罗在《歌罗西书》第4章第14节把路加称为“亲爱的医生路加”。《路加福音》显示著其作者学问渊博,因此人会倾向於认为执笔者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例如他是个医生。路加炼句精确恰当,词彙丰富多采,而其他叁位福音书执笔者所用的语词合起来还不及他一人所用的那麽多。因此,他能够对有关耶稣生平的许多主题进行详实的论述。

精确的记载
19世纪初叶,圣经批评家质疑路加所写的历史记载的准确性。此外,他们声称使徒行传所载的历史是在公元第二世纪中叶捏造出来的。英国考古学家威廉·米切尔·拉姆齐爵士便相信此说。但考证过路加所提及的名字和地点后,拉姆齐却承认说:“我渐渐意识到,这些记载在很多细节上都十分准确真实。”

关于“以哥念”的争议:
拉姆齐写下以上的话时,批评家对于路加的写作是否准确仍未取得共识。他们为了一个争论相持不下。争论牵涉到几个关系密切的城市:以哥念、路司得和特庇。路加的报道暗示,以哥念跟路司得和特庇不同;他把路司得和特庇称为‘吕高尼的城’(cities of Lycaonia)。可是,路司得距离以哥念比离特庇更近。有些古代历史家把以哥念描述为吕高尼一部分;因此,批评家指责路加没有这样行。
后来在1910年,拉姆齐在以哥念的废墟发现了一个纪念碑,碑文透露该城居民说的是弗吕家语而非吕高尼语。梅里尔·昂格尔博士指出:“从以哥念及邻近一带发现的其他许多铭刻证实,基本上说来,该城可称为弗吕家的城。”不错,在保罗的日子,以哥念是属于弗吕家文化的;这与‘吕高尼的城’不同,因为那里的人说的是“吕高尼的话”。

关于希腊语词“波利塔尔克斯”的争议:
圣经批评者也质疑路加用“波利塔尔克斯”一词来指帖撒罗尼迦的地方官。希腊文学从没有采用这个语词。后来,人在这个古城发现了一道拱门,拱门上不但载有若干地方官的名字,还把地方官称为“波利塔尔克斯”——正好是路加所用的字词。W.E.瓦恩在《新旧约语词诠释辞典》一书中解释:“路加写作的准确性因采用这字词而获得证实。”
Subpages (94):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