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ossians 4: 07~18 歌罗西书 第四章 7~18 节

7 有我亲爱的兄弟推基古要将我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他是忠心的执事,和我一同作主的仆人。8 我特意打发他到你们那里去,好叫你们知道我们的光景,又叫他安慰你们的心。9 我又打发一位亲爱忠心的兄弟阿尼西母同去。他也是你们那里的人。他们要把这里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

10 与我一同坐监的亚里达古问你们安。巴拿巴的表弟马可也问你们安。(说到这马可,你们已经受了吩咐。他若到了你们那里,你们就接待他。)11 耶数又称为犹士都,也问你们安。奉割礼的人中,只有这三个人,是为上帝的国与我一同作工的。也是叫我心里得安慰的。12 有你们那里的人,作基督耶稣仆人的以巴弗问你们安。他在祷告之间,常为你们竭力地祈求,愿你们在上帝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稳。13 他为你们和老底嘉并希拉波立的弟兄,多多地劳苦。这是我可以给他作见证的。14 所亲爱的医生路加,和底马问你们安。

15 请问老底嘉的弟兄和宁法,并他家里的教会安。16 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17 要对亚基布说,务要谨慎,尽你从主所受的职分。18 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你们要记念我的捆锁。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I.    介绍送信者

使徒保罗在这一封信即将结束的时候,特别对送信者作了介绍。

1.    推基古

有我亲爱的兄弟推基古要将我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他是忠心的执事,和我一同作主的仆人。我特意打发他到你们那里去,好叫你们知道我们的光景,又叫他安慰你们的心。

我们不知道推基古是不是歌罗西人,因为圣经只记载了,“又有亚西亚人推基古”(参见使徒行传 20:4),只告诉我们他是个亚西亚人,而歌罗西这个城市是在现在土耳其的西南部,也是在亚西亚。有的解经家认为推基古是离开歌罗西不远处的以弗所人,但是我们没有找到证实这一点的圣经根据。

根据圣经的记载,推基古至少是在马其顿就参加了使徒保罗的布道团队,因为推基古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圣经里是这样的:使徒保罗“在那里住了三个月,将要坐船往叙利亚去。犹太人设计要害他,他就定意从马其顿回去。同他到亚西亚去的,有庇哩亚人毕罗斯的儿子所巴特,帖撒罗尼迦人亚里达古,和西公都,还有特庇人该犹,并提摩太,又有亚西亚人推基古,和特罗非摩。”(见使徒行传 20:3~4)

推基古常常被使徒保罗作为送信者和使者派往各处,除了在这里记载了推基古把信送到歌罗西教会之外,圣经还有三处记载了使徒保罗把推基古差派出去的记录:

“今有所亲爱忠心事奉主的兄弟推基古,他要把我的事情并我的景况如何,全告诉你们叫你们知道。我特意打发他到你们那里去,好叫你们知道我们的光景,又叫他安慰你们的心。”(见以弗所 6:21~22)

“我已经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见提后 4:12)

“我打发亚提马,或是推基古,到你那里去的时候,你要赶紧往尼哥波立去见我。因为我已经定意在那里过冬。 ”(见提多 3:12)

(1)    使徒保罗对推基古的描述

A.    以兄弟相称

使徒保罗在这里对推基古的名字前面加了“亲爱的兄弟”五个字。

在教会内部,我们相互的称呼是弟兄姊妹,我们也会称呼某人为张弟兄、李弟兄,或者张姊妹、李姊妹的。我们不称主内的弟兄为“兄弟”;而在圣经中若用到“兄弟”这样的称呼,一般是指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比如,圣经在记载主耶稣把他从坟墓里叫出来的拉撒路是马利亚的兄弟,“这马利亚就是那用香膏抹主,又用头发擦祂脚的。患病的拉撒路是她的兄弟。”(见约翰 11:2)而且在《约翰福音》第十一章里,圣经用“兄弟”来描写拉撒路与马大和马利亚的关系是“兄弟”,一共有六次之多。而且主耶稣也是这么说的,“耶稣说,你兄弟必然复活。”(见约翰 11:23)

我们并不认为推基古与使徒保罗有血缘的关系,我们也不认为圣经在这里把“弟兄”错写成“兄弟”了;我们认为使徒保罗在这里是故意强调他与推基古关系之密切,如同同胞手足一样。

B.    他是忠心的执事和主的仆人

我们刚才讲到,推基古至少是在马其顿就加入了使徒保罗的布道团队,一直到使徒保罗被软禁、被关押,推基古都始终在使徒保罗的布道团队里事奉;没有因为患难而胆怯,也没有因为使徒保罗被关押而怕被连累。

我们刚才提到,“我已经打发推基古往以弗所去”(见提后 4:12)是使徒保罗让推基古到以弗所去代替提摩太的工作,可能是为了要提摩太到罗马来见使徒保罗。从这一点,我们就可以看到推基古在事奉上帝的过程中是何等地忠心,而且也愿意接受属灵长者的安排,无论到东还是到西,他都完全顺服。

所以称推基古为忠心的执事和主的仆人,完全是当之无愧的。

C.    他不仅是一位信使,而且也是一位安慰者

“我特意打发他到你们那里去,好叫你们知道我们的光景,又叫他安慰你们的心。”

我们知道,推基古把使徒保罗所写的信传交给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但是我们必须明白,两千年前,纸张还没有出现,历史学家认为到第八世纪,造纸技术才传到西方。所以使徒保罗所写的书信中所书写的材料可能是羊皮。因此能够写在信上的内容一定不可能很多,只能把最重要的写下,其余的部分都必须靠信使传递口信。

请某人传递口信,必定对这个人是完全信任的,否则口信可以是完全走样的。

使徒保罗在这里很清楚地告诉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推基古会把使徒保罗布道团队的情况告诉他们,并且也要安慰他们。

为什么使徒保罗要推基古去安慰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因为我们在前几次的查经中讲到了歌罗西教会的问题,就是异端对他们的攻击。其实,异端对教会的攻击从来没有间断过,只是看教会里的弟兄姊妹是否能够牢牢地跟随主的脚步;弟兄姊妹牢牢地跟随主,异端就攻不进来,否则异端的攻击就显了出来。祈求圣灵带领我们在真道上不偏左右。

2.    阿尼西母

我又打发一位亲爱忠心的兄弟阿尼西母同去。他也是你们那里的人。他们要把这里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

(1)    阿尼西母是谁?

圣经很少提到阿尼西母这个名字,除了在这里提到阿尼西母以外,还在《腓利门书》里提到一次,但是整本《腓利门书》几乎都是在说阿尼西母。

首先,我们知道使徒保罗在这里说到,“他也是你们那里的人”,可见阿尼西母是歌罗西人。

又根据《腓利门书》我们知道,阿尼西母原来是腓利门的奴仆,很可能是偷了腓利门的什么东西逃离了腓利门。

一般解经家认为阿尼西母在罗马被捕入狱,在监狱中使徒保罗带领他信了主耶稣。我们注意到使徒保罗也用“兄弟”来称呼阿尼西母,可见阿尼西母与使徒保罗的关系也非常亲密。不仅如此,使徒保罗还对腓利门说,“我虽然靠着基督能放胆吩咐你合宜的事。然而像我这有年纪的保罗,现在又是为基督耶稣被囚的,宁可凭着爱心求你。就是为我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阿尼西母(此名就是有益处的意思)求你。他从前与你没有益处,但如今与你我都有益处。我现在打发他亲自回你那里去。他是我心上的人。”(见腓利门 1:8~12)

所以阿尼西母是使徒保罗“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也是使徒保罗的“心上的人”。

在《腓利门书》中,使徒保罗为阿尼西母求情,因为虽然阿尼西母曾经做过不法的事情,但是自从他信主了以后,一切过犯都已经被主耶稣的宝血所遮盖,被上帝称为得救了的义人,而且还被主使用。

圣经多次清楚地告诉我们,上帝不找完美的人来事奉祂,因为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

A.    从人的角度来看,大卫王并不是一个好人。

大卫王可以说是一个犯奸淫、又是谋杀人的罪魁,而且他在战争中杀人无数;但是当他认罪悔改以后,上帝大大地使用了他 。

B.    使徒保罗在信主以前是逼迫教会的。

使徒保罗曾经严厉地迫害基督徒,为此他自己承认,“在罪人中我是个罪魁。”(参见提前 1:15)但是在他悔改信主以后,成为上帝所使用的一个重要器皿。

C.    阿尼西母也是如此。

从人的角度来看,阿尼西母有前科,但是在接受主耶稣为救主之后,使徒保罗称他为“亲爱忠心的兄弟阿尼西母”。阿尼西母被上帝使用。

(2)    使徒保罗差派推基古和阿尼西母去歌罗西教会的目的

圣经在这里说,“他们要把这里一切的事都告诉你们。”这也就是说推基古和阿尼西母也是使徒保罗的口信传递者。

我们刚才说过,请一个人带口信是对这个人的极端信任。同时,我们也说过,阿尼西母是偷了什么东西从腓利门那里逃出来的。我们不知道他具体偷了什么,但是至少是偷偷地逃跑的。至于他为什么逃跑,其中必定有原因。我们不认为腓利门会虐待他,因为腓利门也是信上帝的人。所以阿尼西母之所以逃跑一定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而且当时的奴仆是没有薪水的,主人供养一切生活所需。但是他逃跑需要旅费,所以我们在前面说到了他很可能是偷了什么东西的。

对于有这样前科的人,使徒保罗却对他给予极大的信任,让他传递口信。这对一般人来说是难以想象的,为什么使徒保罗可以这样信任阿尼西母呢?

主耶稣教导我们,“天国好像一个王,要和他仆人算账。才算的时候,有人带了一个欠一千万银子的来。因为他没有什么偿还之物,主人吩咐把他和他妻子儿女,并一切所有的都卖了偿还。那仆人就俯伏拜他说,主阿,宽容我,将来我都要还清。那仆人的主人,就动了慈心,把他释放了,并且免了他的债。那仆人出来,遇见他的一个同伴,欠他十两银子,便揪着他,掐住他的喉咙,说,你把所欠的还我。他的同伴就俯伏央求他,说,宽容我吧,将来我必还清。他不肯,竟去把他下在监里,等他还了所欠的债。众同伴看见他所作的事,就甚忧愁,去把这事都告诉了主人。于是主人叫了他来,对他说,你这恶奴才,你央求我,我就把你所欠的都免了。你不应当怜恤你的同伴像我怜恤你吗?主人就大怒,把他交给掌刑的,等他还清了所欠的债。你们各人若不从心里饶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这样待你们了。”(见马太 18:23~35)

当上帝饶恕了我们的罪,我们岂能揪着弟兄姊妹的前科不放吗?我们在教会里的行事为人,是不是也应该与圣经的教导一样,对弟兄姊妹存饶恕的心?只要不是信仰的原则问题,就不该揪着不放。牙齿还有咬到舌头的时候,难道你会因此把牙齿全部拔掉吗?

II.    替同工们问安

我们在这里看到使徒保罗不仅自己对每一个弟兄姊妹问安,同时也逐一地替同工问安。

我们刚才已经讲到了当时写信的材料一定昂贵,但是使徒保罗在问安方面花了很大的篇幅,一点也不吝啬。我们看到,在这一章里最大的篇幅是用在问安上。

1.    与我一同坐监的亚里达古问你们安。

亚里达古是马其顿的帖撒罗尼迦人。(参见使徒行传 27:2)

圣经一共有五次提到了亚里达古的名字,除了在这里和在《腓利门书》里问安时提到以外,在《使徒行传》中三次提到了他的名字。在这三次提到他的名字的时候,都显示了他与使徒保罗并肩作战的姿态。

根据《使徒行传》第十九章的记载,使徒保罗、该犹和亚里达古都在戏院里受到人群的攻击,当时情况之恶劣,圣经用“甚至连活命的指望都绝了”,(参见林后 1:8)来描写。但是亚里达古坚持与使徒保罗在一起,没有退缩,这就让我们看到亚里达古事奉的信心。

2.    巴拿巴的表弟马可也问你们安。

马可是个年轻人,虽然在开始的时候与使徒保罗同行,“过了些日子,保罗对巴拿巴说,我们可以回到从前宣传主道的各城,看望弟兄们景况如何。巴拿巴有意,要带称呼马可的约翰同去。但保罗,因为马可从前在旁非利亚离开他们,不和他们同去作工,就以为不可带他去。于是二人起了争论,甚至彼此分开。巴拿巴带着马可,坐船往居比路去。”(见使徒行传 15:36~39)但是之后,马可还是回来与使徒保罗同工。在《腓利门书》的问安中,使徒保罗又写到替马可向腓利门问安的情况。(参见腓利门 1:24)可见事后使徒保罗与马可还是有很好的关系。

对于括号里的内容,(说到这马可,你们已经受了吩咐。他若到了你们那里,你们就接待他),不同的解经家有不同的看法。

因为从“巴拿巴的表弟马可也问你们安”来看,马可应该就在使徒保罗的身边,但是在括号中却说到了,“他若到了你们那里,你们就接待他”。好像马可在旅途中。因为这是在括号里的内容,我们就不作任何解释了。

马可是一位很有趣的人物,圣经中对他贬褒都有,他也是《马可福音》的执笔者,而且马可是使徒彼得的同工,他与使徒彼得有很好的关系,因为使徒彼得在他的书信中说,“我儿子马可也问你们安。”(参见彼前 5:13)

马可的家庭可能比较富有,因为有解经家认为主耶稣和祂的门徒吃的最后晚餐就是在马可的家里。圣经也记载了马可的家很大,他母亲马利亚常常开放自己的家庭让弟兄姊妹来聚会。当使徒彼得被天使从监狱里带领出来之后,“彼得醒悟过来,说,我现在真知道主差遣祂的使者,救我脱离希律的手,和犹太百姓一切所盼望的。想了一想,就往那称呼马可的约翰他母亲马利亚家去。在那里有好些人聚集祷告。”(见使徒行传 12:11~12)

马可在年少的时候就与使徒们接触,加上他是巴拿巴的表弟,就常常听使徒们的教导,所以他后来就与使徒一起参加布道工作。虽然在福音工作中有一些波折,但是他是一位被主重用的仆人。使徒保罗在最后的时候对马可的评论是,“你来的时候要把马可带来。因为他在传道的事上于我有益处。”(参见提后 4:11)

3.    耶数又称为犹士都,也问你们安。

这位称为犹士都的耶数,其实他的名字与主耶稣的名字是一样的,但是为了区别,中文翻译将犹士都的名字翻译为“耶数”。

在使徒保罗的布道团队中,只有亚里达古、马可、犹士都三个人是受了割礼的犹太人。也都是为上帝的国与使徒保罗一同作工的宣教士。

这就告诉我们,在使徒保罗布道团队里,有犹太教背景的人。我们需要知道当时的情况。绝大部分的犹太人对基督徒是逼迫的,特别是犹太教的宗教领袖对基督徒恨之入骨。也因为他们对基督徒的逼迫,基督徒就不得不离开耶路撒冷,这也就将福音带到了世界各地。

对于在使徒保罗的布道团队里,使徒保罗有三位有犹太教背景的同工,使徒保罗感到非常温馨。同时使徒保罗自称是“外邦人的使徒”,(参见罗马 11:13),他也看到在他的团队里有不少外邦人的成员,这对使徒保罗也是一种鼓励。整个团队的成员都是上帝所使用的器皿。“这器皿就是我们被上帝所召的,不但是从犹太人中,也是从外邦人中,这有什么不可呢?就像上帝在何西阿书上说,那本来不是我子民的,我要称为我的子民。本来不是蒙爱的,我要称为蒙爱的。从前在什么地方对他们说,你们不是我的子民,将来就在那里称他们为永生上帝的儿子。”(见罗马 9:24~26)

4.    作基督耶稣仆人的以巴弗问你们安。

以巴弗是我们很熟悉的人了,因为在本书的第一章里就已经讲到了他,“这福音传到你们那里,也传到普天之下,并且结果增长,如同在你们中间,自从你们听见福音,真知道上帝恩惠的日子一样。正如你们从我们所亲爱,一同作仆人的以巴弗所学的。他为我们(有古卷作你们)作了基督忠心的执事。也把你们因圣灵所存的爱心告诉了我们。”(见歌罗西 1:6~8)

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从以巴弗那里听到了福音,也从以巴弗那里学到了真道。所以不少解经家认为歌罗西教会是由以巴弗建立的。

(1)    他是你们那里的人

使徒保罗在这里也再一次肯定了以巴弗是“你们那里的人”,但是在这个时候,以巴弗却是在使徒保罗的身边。所以使徒保罗在他的书信里,特别提到了以巴弗对自己家乡弟兄姊妹的问安。

对于以巴弗,使徒保罗是这样来描写他的,“他在祷告之间,常为你们竭力地祈求,愿你们在上帝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稳。”这就告诉我们,以巴弗是一个竭力为自己教会里的弟兄姊妹祷告的传道人。这也是使徒保罗对以巴弗的一个主要称赞。

我们知道歌罗西教会受到异端的攻击,甚至是一部分人因异端的攻击而跌倒。对于教会里发生这样的情况,作为教会的领袖、牧师应当采取什么方法来对付?

我们必须明白,异端的进攻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我们不能用属世的方法来对付。以巴弗完全明白这一点,所以他用“竭力祷告”的方式来为他教会里的弟兄姊妹加添对付异端的力量。他竭力祷告的内容是为了使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可以“在上帝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稳。”

圣经记载了主耶稣与彼得的一段对话,“耶稣从死里复活以后,向门徒显现,这是第三次。他们吃完了早饭,耶稣对西门彼得说,约翰的儿子西门,(约翰马太十六章十七节称约拿)你爱我比这些更深吗?彼得说,主阿,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对他说,你喂养我的小羊。耶稣第二次又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彼得说,主阿,是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说,你牧养我的羊。第三次对他说,约翰的儿子西门,你爱我吗?彼得因为耶稣第三次对他说,你爱我吗?就忧愁,对耶稣说,主阿,你是无所不知的,你知道我爱你。耶稣说,你牧养我的羊。”(见约翰 21:15~17)

主耶稣三次问彼得,你爱我吗?在彼得回答了之后,主耶稣对他说了三句话,“你喂养我的小羊”,“你牧养我的羊”,“你牧养我的羊”。

这段经文告诉我们,特别是教会的领袖、牧师、长老,如果爱主耶稣的话,就要喂养和牧养教会里的弟兄姊妹。

我们用这段经文来对照以巴弗的工作,我们就发觉以巴弗虽然身不在歌罗西,但是他时时不忘教会里的弟兄姊妹,以祷告的方式来喂养、来牧养自己教会里的弟兄姊妹。他就是爱主耶稣的。

主耶稣又从比喻中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 ”(参见马太 25:40)

以巴弗虽然只是为他教会的弟兄姊妹祷告,他所做的这些事情也都是做在主耶稣的身上了。

(2)    他是一位劳苦工作的人

使徒保罗对以巴弗的另一句描写是,他为你们和老底嘉并希拉波立的弟兄,多多地劳苦。这是我可以给他作见证的。

圣经在这里提到了另外两个城市的名字,我们可以在上图中看到。我们发觉歌罗西、老底嘉、和希拉波立是地处三角鼎立的地理位置,而以巴弗一直为这三处的教会奔波。他的工作不仅仅是为了歌罗西的教会,也是为了老底嘉和希拉波立教会的弟兄姊妹。

我们必须明白在那个时代非但没有高铁,就是车辆也不一定有。所以长期在这三个城市里来回奔波,是一份很累的工作。但是以巴弗一直坚持在宣教工场上为主尽力。

所以使徒保罗在这里称以巴弗是:作基督耶稣仆人的以巴弗,他真的是一位基督耶稣的好仆人。

5.    亲爱的医生路加,和底马问你们安。

圣经在这里证实路加是一位医生。除了《路加福音》以外,《使徒行传》也是由路加执笔。

在《使徒行传》第十六章里,路加记载了使徒保罗开始了旅行布道,“在夜间有异象现与保罗。有一个马其顿人,站着求他说,请你过到马其顿来帮助我们。保罗既看见这异象,我们随即想要往马其顿去,以为上帝召我们传福音给那里的人听。”(见使徒行传 16:9~10)这是圣经第一次记载了使徒保罗外出旅行布道的情况,可见路加就在那个时候已经与使徒保罗同工了。

圣经对路加的描写不多,在整本新约中,路加的名字只出现过三次,所以我们无法对路加作较多的描述。我们没有在圣经里查到路加有任何行动和言语的记录。但是为什么这样一个医生会与使徒保罗一起旅行布道呢?

根据使徒保罗自己的叙述,“你们知道我头一次传福音给你们,是因为身体有疾病。”(见加拉太 4:13)可见使徒保罗在开始向加拉太人传福音的时候就患有疾病的,但是我们也不能确定使徒保罗患有什么样的疾病。在圣经中唯一可以隐隐约约看到的是他的眼睛可能有问题,因为他的书信常常是由他人代笔的。“我这代笔写信的德丢,在主里面问你们安。”(见罗马 16:22)

另外,使徒保罗还描写过他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又恐怕我因所得的启示甚大,就过于自高,所以有一根刺加在我肉体上,就是撒但的差役,要攻击我,免得我过于自高。为这事,我三次求过主,叫这刺离开我。祂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见林后 12:7~9)

我们不知道使徒保罗所说的“一根刺”是指什么,但是既然是加在他的肉体上,很多解经家认为这一根刺很可能是某种疾病。

从这些经文来看,医生路加与使徒保罗同行的一个原因可能就是为了使徒保罗的身体。这也可能就是使徒保罗所说上帝的恩典是够他用的;在那个时候居然有一位“私人”医生陪同,这岂不是莫大的恩典?

医生路加一直陪伴着使徒保罗直到最后一刻,因为使徒保罗在他的最后一封书信里说,“独有路加在我这里。”(参见提后 4:11)

6.    底马

圣经里对底马的描写很少,一共才三次。所以我们对他的了解也很少,我们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时候怎样信主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参加了使徒保罗的布道团队。

既然圣经在这里提到了底马的名字,可见他至少在这个时候是已经与使徒保罗的团队在一起的。而且在《腓利门书》里的问安中,也提到了底马,“与我同工的马可,亚里达古,底马,路加,也都问你安。”(见腓利门 1:24)可见底马至少在这个布道团队里工作了一段时间。

圣经另外一处记载了底马,却是对底马有不好的评论,“因为底马贪爱现今的世界,就离弃我往帖撒罗尼迦去了。”(参见提后 4:10)这告诉我们,底马虽然在开始的时候参与了宣教事工,但是后来却被世界掳去,离开了宣教事工。

底马与马可不同:马可虽然有一段时间离开了,但是他很快就回来,而且从此就不再离开。底马虽然有参与,但是最终却选择了离开。我们不是说底马与犹大完全一样背叛了上帝的工作,但是这两个人都是先参与了圣工,后来却背离了圣工。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虽然底马在《歌罗西书》是以使徒保罗布道团队成员的身份出现,但是我们从他的整个过程来看,底马给了我们一个教训。我们要在成圣的道路上坚持跟随主耶稣,在圣灵的带领下不偏左右。世界有很大的诱惑力,因为魔鬼撒旦如同吼叫的狮子,遍地游行,寻找可吞吃的人。我们一不小心就会被世界掳去,所以务必依靠圣灵的带领,小心行事。

III.    向歌罗西教会弟兄姊妹的问安和嘱咐

1.    请问老底嘉的弟兄和宁法,并他家里的教会安。

这是圣经唯一一次提到宁法这个名字。

从这一句话里,我们就可以知道当时老底嘉的教会是在宁法家里聚会的,但是我们不能从中得出更多对宁法的结论。

从这一句话里,我们可以得出歌罗西教会和老底嘉教会有很密切的关系。虽然使徒保罗的这一封信是写给歌罗西教会的,但是很显然使徒保罗要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把他对老底嘉教会弟兄姊妹的问候传递过去。

2.    你们念了这书信,便交给老底嘉的教会,叫他们也念。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

(1)    吩咐他们要相互传阅使徒们的书信

使徒保罗不仅吩咐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为他传递对老底嘉教会弟兄姊妹的问安,而且要他们在歌罗西教会弟兄姊妹都知道了这一封信的内容之后,要让老底嘉教会的弟兄姊妹也阅读这封书信。

这就告诉我们,初期教会都是传阅使徒们的书信,以此相互鼓励和勉励。

(2)    从老底嘉来的书信

这里说到,“从老底嘉来的书信”是不是指老底嘉教会给歌罗西教会所写的书信呢?和合本圣经写的不是那么明白。

英文圣经基本是写成,“and you, for your part read my letter that is coming from Laodicea. ”(NASB)

在吕振中翻译的圣经里写成,“并设法让你们也宣读从老底嘉转来的我那书信。”

所以并不是要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读由老底嘉教会写来的信件,而是要读有老底嘉教会转来使徒的信件。

虽然在圣经里,我们没有看到使徒保罗直接写给老底嘉教会的书信,但是我们不认为使徒保罗所有的书信都包含在圣经里。也有可能有一些使徒们的书信是遗失了。

“你们也要念从老底嘉来的书信。”实际上使徒保罗是吩咐他们要相互传阅使徒们的书信。

3.    要对亚基布说,务要谨慎,尽你从主所受的职分。

(1)    亚基布是谁?

圣经对亚基布的描述也非常少,除了这里提到亚基布以外,只有在《腓利门书》是提到一次:“为基督耶稣被囚的保罗,同兄弟提摩太,写信给我们所亲爱的同工腓利门,和妹子亚腓亚,并与我们同当兵的亚基布,以及在你家的教会。”(见腓利门 1:1~2)

从这两节圣经里,我们看到使徒保罗在对腓利门问候的时候提到了亚基布。在这句问候句里,提到了三个人收信人,就是腓利门,和腓利门的妹子亚腓亚,还有一个就是亚基布。虽然没有说出亚基布与腓利门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前面一个是腓利门的妹子,很可能亚基布也是腓利门的一个亲人。

有的解经家认为亚基布是腓利门的儿子。但是我们认为亚基布是腓利门的一位亲属的可能性很大,我们无法肯定亚基布一定是腓利门的儿子。

(2)    对亚基布的嘱咐

既然使徒保罗称亚基布是,“与我们同当兵的亚基布”,可见亚基布是一位传道人。所以使徒保罗对他的嘱咐是,“务要谨慎,尽你从主所受的职分”。

这一句话含有劝勉和警戒的意思。虽然不一定表示亚基布是一个不够谨慎的人,但至少表示他处在危机之中。这种危机可能就是指异端对他和他所服事教会的攻击。

所以使徒保罗要亚基布明白他在主内的职分,并且鼓励他严格地按照所受的职分来服事主。

4.    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你们要记念我的捆锁。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1)    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

根据《罗马书》德丢插入的一句话,“我这代笔写信的德丢,在主里面问你们安。”(见罗马 16:22)我们知道使徒保罗的书信常常是由使徒保罗口述,他人代笔的。

我们认为在他人代笔写完以后,使徒保罗亲自过目以他名义所写的书信。然后他最后写下一句话,确认信上的内容是他的意思。而这一句话就如他的签名一样。这样的情况在《帖撒罗尼迦后书》中就清楚地说明了,“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凡我的信都以此为记。我的笔迹就是这样。”(见帖后 3:17)

(2)    你们要记念我的捆锁。

使徒保罗要求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在祷告中纪念他的困境。

请求弟兄姊妹为我代祷是很正常的事情,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互相代求是圣经的教导:“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见提前 2:1)“所以你们要彼此认罪,互相代求,使你们可以得医治。义人祈祷所发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见雅各 5:16)主耶稣甚至为钉祂十字架的人代求。

我们也应该互相代求。

(3)    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

使徒保罗是祝福结束他的书信。

IV.    我们在这段经文中学到了什么

1.    不要对异端的攻击感到奇怪,因为这样的事情一直在发生。

对歌罗西教会如此,对现今的教会也是如此。我们需要靠着圣灵的带领,在真道上不偏左右,牢牢地跟随主耶稣我们的上帝。

2.    跌倒不可怕,只要到主耶稣面前认罪悔改。

上帝常常使用向祂认罪悔改了的人。

3.    对弟兄姊妹要有宽恕的心。

4.    在事奉中有波折不是问题,只要我们能够回头,全心全意地事奉上帝就好。

5.    警惕世界的引诱,万万不可像底马一样。

6.    我们要互相代祷。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