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 of Colossians 歌罗西书

《歌罗西书》简介

I.    《歌罗西书》在圣经正典中的独特地位

众所周知,《约翰福音》第一章和《希伯来书》第一章对主耶稣的绝对神性有极其精确的描述。而《歌罗西书》是继以上两本书之后,又一次对主耶稣的绝对神性进行了非常精确和深刻的阐述。因此,《歌罗西书》在圣经的正典中占有其独特的地位。

主耶稣的绝对神性是我们信仰的关键,也是我们教义中真理的基础。所以学习这一本书是每一个基督徒对于信仰至关重要的一步。

本书在对于人际关系、批判异端邪说、基督徒生活等许多方面都有极为重要的指示。这一切都是我们需要细心学习的内容。

II.    执笔者

本书的执笔者无疑是使徒保罗。

1.    在初期的教会里都公认《歌罗西书》是由使徒保罗所执笔写的。

根据初期教会时代的作品,有很多当时的作者都写到《歌罗西书》是由使徒保罗所写的。这么写的作者有:伊格那修、殉道士犹斯丁、安提阿的提阿非罗、爱任纽、亚历山太的革利免、特土良、俄利根,等等

2.    在本书中也清楚地告诉我们是由使徒保罗执笔写的。

在本书中有三处直接写明写书人是使徒保罗:

“奉上帝旨意,作基督耶稣使徒的保罗,和兄弟提摩太,写信给歌罗西的圣徒,在基督里有忠心的弟兄。”(见1:1~2)这一节圣经告诉我们,这一封信是由使徒保罗和提摩太共同具名写的。

“只要你们在所信的道上恒心,根基稳固,坚定不移,不至被引动失去原文作离开福音的盼望。这福音就是你们所听过的,也是传与普天下万人听的。万人原文作凡受造的我保罗也作了这福音的执事。”(见1:23)在这里使徒保罗是用第一人称写下的,而且还加上了他的名字。所以,无可否认这封信是使徒保罗所执笔写的。

“我保罗亲笔问你们安。你们要记念我的捆锁。愿恩惠常与你们同在。”(见4:18)这一节圣经就非常强力地说明这一封信是使徒保罗亲自执笔写下的。

3.    十九世纪以来有人提出怀疑

从十九世纪开始,人们对圣经的原文进行了研究,发觉在《歌罗西书》里有不少字是使徒保罗在其他书信中没有使用过的。于是,就有人提出《歌罗西书》并不一定是由使徒保罗所写的假设。

但是绝大部分的解经家并不认为因为用字不同就可以确定是不同的写作人。而且一个人的写作在不同的时期和不同的场合完全有可能采用不同的字。因为这样的情况很常见的事。

虽然有人提出疑问,但是绝大部分解经家都确信《歌罗西书》是由使徒保罗所写。我们也具有这个观点。

III.    写作日期和地点

《歌罗西书》是公认的“监狱书信”,所以是使徒保罗被关在监狱的时候所写的。至于具体是在哪一个关押地点所写,由于无法找到确切的证据,各解经家有不同的解释。有的解经家认为是在该撒利亚(参见使徒行传23:23),有的解经家认为就是在罗马的监狱里写的。

根据记载,当使徒保罗被关在该撒利亚的时候,因为怕有人要杀使徒保罗,所以对他看管的很严。估计无法写书,更没有办法把写的书信传出监狱。而在罗马关押的时候,圣经这样记载,“保罗在自己所租的房子里,住了足足两年。凡来见他的人,他全都接待,放胆传讲神国的道,将主耶稣基督的事教导人,并没有人禁止。”(见使徒行传28:30~31)所以使徒保罗在罗马写这书的可能性比较大。

一般解经家认为本书是在公元六十至六十三年所写。

IV.    歌罗西城市

1.    地理位置

在上面的地图里,歌罗西右方的虚线和爱琴海之间的这一块地方,(也就是在“吕家”上方的一块地方)并没有用紫色隶书体字表明是什么省份。一般解经家都认为,歌罗西、老底嘉和希拉波立这三个城市是在弗吕家之内。所以我们认为这里应该加上“弗吕家”。

2.    歌罗西城市的始末

歌罗西城是古代的城名,以富饶美丽著称,位于老底嘉和希拉波立的东南部,是小亚细亚地区的一个古城。其地理位置应该是在现在土耳其的西南部。根据历史资料,该城在公元前四世纪就已经建立,曾在公元前六世纪繁盛一时,是一个重要的商业中心。据希腊史家希罗多德记载,波斯王薛西斯一世曾驾临此城,当时该城市规模极大;又据另一位希腊史家赞诺芬记载,远在波斯帝国的开创者古列大帝远征希腊时也曾途经歌罗西。

后来由于交通系统的改变,逐渐衰落,而老底嘉反而兴起。在第七、八世纪的时候,该城受到撒拉逊的侵袭,居民都逃离。到十二世纪,歌罗西城被土耳其毁灭,至今只是废墟而不再存在。我们在网上也搜查不到歌罗西城市的图片,只找到一些乱石碓的照片。因为原来的歌罗西城早就不复存在了。

歌罗西城应该是不会有人再提起了,但因为使徒保罗所写的《歌罗西书》,歌罗西这个名字一直在基督徒中闻名于世。

V.    歌罗西的教会

既然《歌罗西书》是使徒保罗写信给歌罗西的圣徒,歌罗西必定有一个教会。

根据本书第一章第七节,“正如你们从我们所亲爱,一同作仆人的以巴弗所学的”;加上本书第四章第十二、十四节,“有你们那里的人,作基督耶稣仆人的以巴弗问你们安。他在祷告之间,常为你们竭力地祈求,愿你们在上帝一切的旨意上,得以完全。信心充足,能站立得稳。他为你们和老底嘉并希拉波立的弟兄,多多地劳苦。这是我可以给他作见证的。”从这几节经文来看,歌罗西教会很有可能是由以巴弗所建立的。至少我们知道以巴弗在歌罗西教会里做了大量的工作。

圣经没有详细记载以巴弗是怎么信主的,但是大部分解经家都认为以巴弗也是使徒保罗在以弗所的时候所结的果子。根据《使徒行传》里的记载,使徒保罗曾在以弗所居住了两年,在那一段时间里,他向居住在亚西亚的犹太人、希腊人和居住在那里的所有人传讲了上帝的福音。(参见使徒行传19:10)所以很有可能以巴弗就是在那个时候信了主。有的解经家甚至认为是使徒保罗差派以巴弗到歌罗西去建立教会的,但是我们没有查到这样的证据。

根据路加在《使徒行传》里的记载,在五旬节的时候使徒彼得布道的情况,“五旬节到了,门徒都聚集在一处。忽然从天上有响声下来,好像一阵大风吹过,充满了他们所坐的屋子。又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分开落在他们各人头上。他们就都被圣灵充满,按着圣灵所赐的口才,说起别国的话来。那时,有虔诚的犹太人,从天下各国来,住在耶路撒冷。这声音一响,众人都来聚集,各人听见门徒用众人的乡谈说话,就甚纳闷。都惊讶希奇说,看哪,这说话的不都是加利利人吗?我们各人,怎么听见他们说我们生来所用的乡谈呢?我们帕提亚人,玛代人,以拦人,和住在米所波大米,犹太,加帕多家,本都,亚西亚,弗吕家,旁非利亚,埃及的人,并靠近古利奈的吕彼亚一带地方的人,从罗马来的客旅中,或是犹太人,或是进犹太教的人,革哩底和亚拉伯人,都听见他们用我们的乡谈,讲说上帝的大作为。”(见使徒行传2:1~11)这里记载了有从弗吕家来的人也在其中听使徒彼得的布道。根据我们刚才查看的地图,我们就知道弗吕家就包括歌罗西、老底嘉、和希拉波立这些城市。这些人回到弗吕家之后,很可能就成为歌罗西教会的信徒。

我们就可以推断,歌罗西教会的信徒可能是来自使徒彼得的布道,和以巴弗所结的果子。

因为歌罗西的教会不是由使徒保罗直接建立的,于是特别容易受到异端对这样教会的进攻,甚至迷惑了一些信徒。所以使徒保罗在本书中向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强调,“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见2:8)因为当时异端对歌罗西教会的攻击是非常猛烈的,教会也因此受伤不少。

当时不仅对歌罗西教会有异端的攻击,而且在社会上也掀起了神哲主义,(神哲主义者认为他们获得了特殊的智慧,于是也就被称为“智慧派”,Gnosticism,或译为诺斯底派)和犹太主义的爱色斯尼派对教会的攻击。

神哲主义(智慧派)认为物质是邪恶的,而上帝是绝对圣洁的。因此圣洁的上帝是不可能与物质世界有任何的接触。于是就得出上帝不可能创造世界的观点。但是面对物质世界的现实,他们就想出上帝创造了次于祂的神或者天使,而这次于祂的神又创造出更次于的神或者天使,这样一步一步地创造越来越低级的神或者天使,由最次等的神创造物质世界。根据他们的理论,有很多不同等次的神或者天使来管理世界,因此上帝不可能直接来拯救人类。这样的谬论完全否认了上帝差派祂的独生子主耶稣来拯救人类的救恩。智慧派的理论在当时的教会中造成了混乱,在歌罗西教会也是如此。

另外的一个异端,就是犹太主义的爱色斯尼派,他们认为只有以色列民才有可能得救,所以要得救就先要成为以色列人,于是就必须严格按旧约的规定行割礼、守节期。这样的论点是要将信徒回转到旧约时代,回到律法之下。

VI.    写作背景和中心

根据《腓利门书》里的记载,“为基督耶稣与我同坐监的以巴弗问你安。 ”(见23)我们知道以巴弗是从歌罗西教会到罗马来探望使徒保罗的,也就是说使徒保罗知道了个那里教会的情况以后才写了这一封信。

根据本书第二章第一节的字里行间,“我愿意你们晓得我为你们和老底嘉人,并一切没有与我亲自见面的人,是何等的尽心竭力。 ”我们觉得使徒保罗本人并没有到过歌罗西。但是对于在歌罗西教会出现的问题,使徒保罗觉得他有责任进行教导。

因为有异端入侵了歌罗西教会,所以使徒保罗就对这些问题进行分析,劝勉在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坚持所信的真理。

1.    向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指出神哲主义的错误

对于神哲主义否认上帝创造世界的观点,使徒保罗就在书信中明确地告诉他们,“祂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把我们迁到祂爱子的国里。我们在爱子里得蒙救赎,罪过得以赦免。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见1:13~17)

我们所信的上帝不仅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而且祂是唯一的永生真神。祂不仅有这样的地位,祂也是创造万有的主。神哲主义的错误是把永生上帝与创造主分成两位。我们所信的上帝是永生的真神,祂圣洁无瑕疵,祂也是创造宇宙万物的造物主,也是拯救世人的救世主。

我们在前面讲到《歌罗西书》是继《约翰福音》和《希伯来书》,对耶稣神性的重要讲述。在这本书里,使徒保罗述说了,“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这一句话与约翰所记载主耶稣所说的,“我与父原为一”,(见约翰10:30)是一个意思。

顺便说明一下,在和合本圣经的《歌罗西书》第一章第十五节,“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里所说的“首生的”,在圣经新译本里就翻译为“首先的”。爱子不是被造的,祂是“在一切被造的以先”的,所以翻译为“首先的”就比较合适了。我们在查到这一节圣经的时候还会进一步查考。

2.    向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指出犹太主义爱色斯尼派的错误

犹太主义强调如果要得救,就要先成为以色列人,要受割礼、守律法中的一切条例。对于这样的论点,使徒保罗就指出,“你们在祂里面也得了丰盛。祂是各样执政掌权者的元首。你们在祂里面,也受了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乃是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情欲的割礼。你们既受洗与祂一同埋葬,也就在此与祂一同复活。都因信那叫祂从死里复活上帝的功用。你们从前在过犯,和未受割礼的肉体中死了,上帝赦免了你们(或作我们)一切过犯,便叫你们与基督一同活过来。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见2:10~16)

对于犹太主义所强调的割礼,使徒保罗在本书中教导了歌罗西教会的弟兄姊妹,我们现在所受的割礼是:“不是人手所行的割礼,乃是基督使你们脱去肉体情欲的割礼”。

旧约里很多的礼节都是有预表性的,而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预表主耶稣的救恩。主耶稣说,“莫想我来要废掉律法和先知。我来不是要废掉,乃是要成全。”(见马太5:17)我们不是废除旧约的礼节,而是因为主耶稣已经实现了救恩,我们现在就不再需要预表,而要成全所预表的实质。

比如十诫里的是规定要守安息日,但是我们现在是在七日的第一日来纪念主耶稣的复活。安息日的来源是因为上帝以六天创造了世界,第七天祂就安息了。“天地万物都造齐了。到第七日,上帝造物的工已经完毕,就在第七日歇了祂一切的工,安息了。上帝赐福给第七日,定为圣日,因为在这日上帝歇了祂一切创造的工,就安息了。”(见创世2:1~3)就是因为上帝完成了祂创造的工作,于是就有了安息日。

我们现在是在主耶稣为我们受死在十字架上,然后埋葬了,第三日复活了。祂已经战胜了魔鬼的毒钩 - 死亡,完成了救恩!七日的第一日就是我们在主耶稣完成了救恩以后的新的安息日。我们现在不是不守安息日,我们是守主耶稣完成了救恩以后的安息日。这也就是使徒保罗在本书中所说的,“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

旧约圣经中所预表的已经实现了,我们就是按主耶稣已经实现了的来守上帝要我们守的礼节了。

又比如,在旧约时代,祭司要到圣殿里烧香献祭。现在没有圣殿了,祭坛也没有了,我们也就不可能到圣殿里去向耶和华上帝烧香献祭。但是,我们真心诚意的祷告,建立祷告的祭坛,就如同向上帝烧香献祭一样,把馨香之气献给了上帝。

3.    人际关系

在本书中,使徒保罗也对治死旧人与活出新人生活的美德,家庭夫妻亲属之间,及父母子女与主僕等应尽的本分方面作了至关重要的教导。

在与人交往的关系中,要求恒切的祷告与感恩,从而明白如何用智慧跟他人交往。

VII.    《歌罗西书》与《以弗所书》的关系

1.    《歌罗西书》与《以弗所书》是十分对称的姊妹作。

《歌罗西书》强调作为教会元首的“基督”,而《以弗所书》则强调作为基督身体的“教会”;两者息息相关相辅相成。

2.    这两本书的语言很相近

这两本书类似、相同的经文相当的多,有一位解经家认为《以弗所书》中的言语约占《歌罗西书》篇幅的五分之三之多。

3.    不同的命令和要求

但是这两本书有不同的命令和不同的要求。《以弗所书》的命令是要我们被圣灵充满,而《歌罗西书》则是要求弟兄姊妹将基督的道理丰丰富富的存在心里。

VIII.    《歌罗西书》中的几个主要主题

1.    耶稣基督是上帝

在第一章里,圣经写道,“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

耶稣基督就是道成了肉身的上帝,是一切受造物的主,万物都是由祂创造的。祂是那不能看见的上帝的表像,是夕在今在永在的、是在万有之先的、全能的、是与天父同等的。祂至高、完全、无瑕疵。

因为基督是至高的上帝,我们的生活就必须以祂为中心。承认祂是我们的主,我们与祂的关係是最为重要的,并且以祂的要求为我们生命中的最高指导,我们都应该按祂的教导来行。

2.    基督是教会的元首

“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上帝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祂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着祂造的,又是为祂造的。祂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祂而立。祂也是教会全体之首。祂是元始,是从死里首先复生的,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见1:15~18)

因为圣子耶稣基督就是上帝,祂是教会和信徒的元首。基督是世界的创造者、带领者和至高的权威,在我们一切的思想和行为中,祂必占首位。

承认基督是我们的元首,我们就必须让祂带领我们一切思想和行为。没有任何人或群体、甚至教会,可以轻忽对祂的效忠。

3.    基督徒与基督的联合

“你们从前与上帝隔绝,因着恶行,心里与祂为敌。但如今祂藉着基督的肉身受死,叫你们与自己和好,都成了圣洁,没有瑕疵,无可责备,把你们引到自己面前。”(见1:21~22)

我们的罪已被赦免,并且与上帝和好,所以我们便得与基督联合,永不分离。我们的信心与祂相连,也在祂的死、埋葬和复活上与祂相连。

我们应与上帝保持紧密的联繫,这样我们就能与基督联合,并彼此联合。

4.    人为的“宗教”

“你们要谨慎,恐怕有人用他的理学,和虚空的妄言,不照着基督,乃照人间的遗传,和世上的小学,就把你们掳去。”(见2:8)

“你们若是与基督同死,脱离了世上的小学,为什么仍像在世俗中活着,服从那不可拿,不可尝,不可摸,等类的规条呢?这都是照人所吩咐所教导的。说到这一切正用的时候就都败坏了。这些规条,使人徒有智慧之名,用私意崇拜,自表谦卑,苦待己身,其实在克制肉体的情欲上,是毫无功效。”(见2:20~23)

假师傅所鼓吹的都是人为的宗教规条(律法主义),他们也主张藉苦行和神秘主义来追求属灵长进,这会引来骄傲和以自我为中心的努力。

我们不可以坚持自己的想法,把它与基督教混为一谈。我们不可为著渴求信仰的特别经验,而盲目追随一个导师、群体、或思想理论,以致忘记追随基督。基督是我们的盼望和智慧真正的源头。

IX.    我们可以在这本书里学到什么

圣经的内容及其丰富,从圣经里可以学到很多很多的东西,就看我们以怎样的态度来研读上帝的话。

我们在这本书里,至少可以学到我们应该怎样面对曲解圣经、不适当地引用经文、甚至破坏教会合一的种种情况。我们也应该知道我们与上帝应该有什么样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