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Timothy 4: 06~08 提摩太后书 第四章 6~8节

6 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7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8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


I.    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

1.    我们先来看一看“浇奠”这个词。

燔祭、素祭和平安祭所献的祭物,和应该怎样来献祭都在《利未记》的第一章、第二章和第三章里有明确的规定。燔祭和平安祭都是把动物放在祭坛上用火来烧的火祭。

(请读《利未记》的第一章、第二章和第三章)

根据圣经的描写,“无论是燔祭是平安祭,你要为每只绵羊羔,一同预备奠祭的酒一欣四分之一。为公绵羊预备细面伊法十分之二,并油一欣三分之一又用酒一欣三分之一作奠祭,献给耶和华为馨香之祭。”(见民数15:5~7)圣经在这里又进一步规定用酒作为燔祭和平安祭的奠祭。

这里所说的“一欣”是液体的体积单位,约等于5.7公升,一欣的四分之一也就是1.4公升。

当人们献这只羊羔的时候,要在祭坛上浇上1.4公升的酒。根据《利未记》的规定,我们就知道这里所提到的酒不是祭物,所献的动物才是祭物,但是在献这个祭给上帝的时候,用火烧祭物,撒在祭坛里的酒就会发出香味。

2.    我现在被浇奠

使徒保罗在这里告诉提摩太,“我现在被浇奠”,其中含有深刻的意义。他知道他将为主殉道,就比喻他自己如同是向上帝献祭时候的酒一样被浇在有祭物的祭坛上一样,马上就要连同祭物一起献给上帝了。

使徒保罗曾经教导我们,“所以弟兄们,我以上帝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上帝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见罗马12:1)但是现在对提摩太所说的却没有把自己当作祭物,只是把自己当作不算祭物的酒,只是作为奠祭。

为什么使徒保罗在这里要这样来描写自己?

我们需要来考虑一下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钉死的意义。我们都知道主耶稣基督为我们的罪钉死在十字架上,担当了本来我们应该受的刑罚。所以圣经告诉我们,“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上帝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使律法的义成就在我们这不随从肉体,只随从圣灵的人身上。”(见罗马8:3~4)

以前在以色列人中有圣殿,也有会堂。圣殿和会堂都是敬拜上帝的地方,但是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就是:圣殿里有祭坛,是献祭的地方;会堂里没有祭坛,不能献祭。

然而,在公元七十年的时候,圣殿被毁,人们就失去了献祭的地方。我们是不是知道为什么没有圣殿了?没有圣殿是不是上帝的旨意?

我们现在的教堂里是没有祭坛的,在礼拜堂里没有献祭的地方。甚至现在犹太教所礼拜的地方也是没有祭坛的。这是为什么?

因为圣经告诉我们,“但基督献了一次永远的赎罪祭,就在上帝的右边坐下了。”(见希伯来10:12)旧约圣经里所献的祭,就是预表主耶稣基督到世界上来,为我们的罪所献的赎罪祭。耶稣基督已经献上了,而且是一次永远地献上了,从此就不再需要献了。这个有型的祭坛已经不再需要了。

当我们明白主耶稣是我们的赎罪祭,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称自己也是献给上帝的祭物呢?我们说,从赎罪祭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就没有资格称自己是献给上帝的祭物了,因为我们不可能赎我们自己的罪,只有主耶稣可以赎我们的罪。

我们认为使徒保罗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他知道不是他因为为主殉道,献上自己的生命,就一定能蒙上帝悦纳为祭物;他这样献上给主、为主舍命,是因为耶稣基督曾先为他舍命。使徒保罗觉得自己原来根本不配献给上帝;只因为基督曾为我们的罪献上了赎罪祭,使徒保罗才有可能倚靠主的功劳,把自己浇奠在耶稣基督的赎罪祭上一同献上,使主的名得着荣耀。

那为什么使徒保罗又说我们应当献上自己当作活祭呢?“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事奉,乃是理所当然的。”(见罗马12:1)

这个“活祭”是指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我们应该全心全意地跟随主要是降低,时时、处处都要想到我们是把我们的一切都献于主。

当祭物还是活的时候,是不能放在祭坛上献祭的;所以把自己献上当作活祭,只是“当作活祭”,就是犹如处于献祭的状态。

3.    我离世的时候到了

使徒保罗告诉提摩太,“我离世的时候到了”,这是一个殉道烈士所有的心志。使徒保罗在这里,要把他殉道的精神传授给提摩太;使徒保罗既然知道自己快要离开世界,提摩太对当地教会的责任就更加重要,更应该谨慎监视那些传异教的人,作个时代的守望者。这几节圣经不仅是保罗準备殉道的凯歌,也是对提摩太最具动力的勉励和鞭策。

查考英文圣经的翻译,“For I am already being poured out as a drink offering, and the time of my departure has come.”ESV 和 NKJV 两个版本几乎都是这么翻译的,之中所用的时态是现在进行时。

如果按照英文版本直译的话,可以是“因为我已经不断地,就像酒一样被浇作为奠祭,所以我离世的时间已经到了。”使徒保罗认为他的事奉就是像酒一样浇奠在祭坛上。

“离世”这两个字在原文的意思是(船)起锚,(军队)拔营,不是消失的意思,而是进入一个新的领域的意思。所以使徒保罗在这里所说的话丝毫没有消极的意思,而是有期待的意思。“因我活着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处。但我在肉身活着,若成就我工夫的果子,我就不知道该挑选什么。我正在两难之间,情愿离世与基督同在。因为这是好得无比的。”(见腓立比1:21~23)使徒保罗对与基督的同在始终存着盼望的心。

II.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这一节圣经包括了三句独立的话。

1.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1)    那美好的仗

一般的人总认为打仗总是残酷,甚至有人认为战争都是罪恶的。但是使徒保罗在这里对这个战争的描写却是美好的。

我们常常说,我们是基督的精兵,我们是为耶稣基督打属灵的战争,我们战争的对象是魔鬼撒旦。这一些我们就在查前面一段经文的时候学过了。

基督徒对跟随主耶稣基督所走的成圣的道路是充满着信心,虽然有时会有艰难困苦,但是我们都一直认为这是美好的仗。

(2)    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使徒保罗在教牧书信中,一而再地劝勉提摩太为真道打美好的仗(参见提前1:18和6:12)。而他自己的一生也实在为福音的真理打了多次美好的仗。现在我们就稍微来数算一下使徒保罗在传福音的时候的经历:

使徒保罗第一次遊行佈道的时候,就遇见一个行法术名叫以吕马的抵挡他,使徒保罗被圣灵充满,用上帝所赐的权柄,叫那行法术的以吕马瞎了眼睛;这是他初出来传道头一次胜利的战争。(参见使徒行传第13章)

以後他在彼西底的安提阿,也受到犹太人的嫉妒,反驳他所讲的道,又在以哥念被人用石头打;他逃到路司得和特庇两地,照样受到犹太人的逼迫;并挑唆众人,用石头打他。(参见使徒行传14:5,19)

後来他为割礼的问题上耶路撒冷去,为福音的真道争辩(参见使徒行传第十五章);之后,又到腓立比传道,被下在监牢里。藉著祷告唱诗震动监牢,门都开了,在那里带领禁卒一家人信主;以後到帖撤罗尼迦去。

他在给帖撒罗尼迦人的书信中说:“我们从前在腓立比被害受辱,这是你们知道的;然而还是靠著我们的上帝放开胆量,在大争战中把上帝的福音传给你们”。(见帖前2:2)

在帖撒罗尼迦,虽然他同样受到犹太人的嫉妒,并挑唆众人来逼迫他,但在那里他打了最大的胜仗;因为在一连三个安息日之中,他就建立起一个非常坚强而有见證的帖撒罗尼迦教会。(参见使徒行传17)

虽然他後来离开了帖撒罗尼迦,他所建立的教会却能继续为福音的真道打美好的仗;以後他到哥林多和以弗所,以弗所全城也因他震动起来。争战是连续不断的,他却从来没有怕为福音打仗,而且是忠心打美好的胜仗。

他对哥林多的信徒说:“我比他们多受劳苦,多下监牢,受鞭打是过重的,冒死是屡次有的;被犹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减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头打了一次,遇著船坏叁次,一昼一夜在深海里,又屡次行远路,遭江河的危险,盗贼的危险,同族的危险,外邦人的危险,城里的危险,旷野的危险,海中的危险,假弟兄的危险,受劳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饥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体”。(见林后11:23-27)在这一切的战争中,他并没有灰心退後,实在可以说:“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而且是得时不得时总是传福音。

使徒保罗这么说,并不表示他在接受主耶稣基督为救主以后就是十全十美了。在这里他所说的“美好的仗”并不是表示他为主打仗时候表现得多美好,而是告诉提摩太这个仗是美好的。而且他自己说,“我觉得有个律,就是我愿意为善的时候,便有恶与我同在。因为按着我里面的意思。(原文作人)我是喜欢上帝的律。但我觉得肢体中另有个律,和我心中的律交战,把我掳去叫我附从那肢体中犯罪的律。我真是苦阿,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感谢上帝,靠着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能脱离了。这样看来,我以内心顺服上帝的律。我肉体却顺服罪的律了。”(见罗马7:21~25)

可见使徒保罗也有失败的时候,但是他却不是一个失败的人。他认识到仇敌的凶恶,他也认识到自己的无能,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在这一切的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参见罗马8:37)

有些人以为信了耶稣,就像买了保险一样,就可以躺在那里不需要努力了,其实这是很大的误解。使徒保罗一直是在属灵的道路上努力奔跑。

2.    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

(1)    什么路才是基督徒当跑的路?

使徒保罗曾经走过很多路。圣经第一次记载他行路是在去大马色的路上。“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见使徒行传9:1~2)他那个时候是怀着一个错误的目的在行路,他想要去逼迫跟随主耶稣的基督徒。但是上帝却让他走到祂的面前,呼召了他。

“扫罗行路,将到大马色,忽然从天上发光,四面照着他。他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他说,主阿,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起来,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同行的人,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听见声音,却看不见人。扫罗从地上起来,睁开眼睛,竟不能看见什么。有人拉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色。扫罗行路,将到大马色,忽然从天上发光,四面照着他。他就仆倒在地,听见有声音对他说,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他说,主阿,你是谁。主说,我就是你所逼迫的耶稣。起来,进城去,你所当作的事,必有人告诉你。同行的人,站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听见声音,却看不见人。扫罗从地上起来,睁开眼睛,竟不能看见什么。有人拉他的手,领他进了大马色。三日不能看见,也不吃,也不喝。当下在大马色,有一个门徒,名叫亚拿尼亚。主在异象中对他说,亚拿尼亚。他说,主,我在这里。主对他说,起来,往直街去,在犹大的家里,访问一个大数人名叫扫罗。他正祷告。又看见了一个人,名叫亚拿尼亚,进来按手在他身上,叫他能看见。亚拿尼亚回答说,主阿,我听见许多人说,这人怎样在耶路撒冷多多苦害你的圣徒。并且他在这里有从祭司长得来的权柄捆绑一切求告你名的人。主对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他是我所拣选的器皿,要在外邦人和君王并以色列人面前,宣扬我的名。我也要指示他,为我的名必须受许多的苦难。亚拿尼亚就去了,进入那家,把手按在扫罗身上说,兄弟扫罗,在你来的路上,向你显现的主,就是耶稣,打发我来,叫你能看见,又被圣灵充满。扫罗的眼睛上,好像有鳞立刻掉下来,他就能看见,于是起来受了洗。”(见使徒行传9:3~18)

在这段圣经里,我们看到了两个人,一个就是扫罗,就是后来改名为保罗的使徒。当时他是以一个错误的动机上了路,但是上帝却使用了这一次的路途,不仅拯救里扫罗,而且把扫罗彻底转变了过来。圣经紧接着就说,“吃过饭就健壮了。扫罗和大马色的门徒同住了些日子。就在各会堂里宣传耶稣,说祂是上帝的儿子。凡听见的人,都惊奇说,在耶路撒冷残害求告这名的,不是这人吗?并且他到这里来,特要捆绑他们带到祭司长那里。但扫罗越发有能力,驳倒住大马色的犹太人,证明耶稣是基督。”(见使徒行传9:19~22)

神迹就这样发生了,本来扫罗是走在一次错误的路上,但是上帝使“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从此扫罗就改名为保罗,走事奉主耶稣基督的道路。

我们另外还看到一个人,就是亚拿尼亚。亚拿尼亚在圣经里不是一位著名的人物,他的名字仅仅在《使徒行传》里出现了几次而已。可能很多基督徒都不记得亚拿尼亚这个人。

但是我们在这里看到亚拿尼亚是一位走在上帝正道上的人。其实,扫罗在当时的名声很坏,不仅是基督徒知道他是专门把跟随主耶稣的人抓到监牢里去,而且从人们对他突然开始传扬耶稣基督的惊讶态度,就知道就是非基督徒也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当上帝呼召亚拿尼亚去为扫罗按手祷告的情况,圣经是这样记载的,“主对亚拿尼亚说,你只管去。”人们都怕见扫罗,因为他是来抓基督徒的,但是按照上帝的旨意,“亚拿尼亚就去了”。亚拿尼亚不折不扣地执行上帝所吩咐他的。

现在我们回到我们刚才提的问题,什么路才是基督徒当跑的路?

我们说,基督徒就是跑上帝指示我们的路,就是成圣的道路。每一个人的成圣之路都不一定是一样的。扫罗是遇见了那么大的一个神迹才转到上帝要他走的路上来,我们每一个人所经历的可能也都不一样,但是我们都被上帝所呼召,来到了祂的面前。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怎么样来走这条路,是坐在路边休息,还是慢悠悠如同散步那样地走,还是努力向前奔跑?

(2)    “跑尽了”,是什么意思?

使徒保罗在这里说,“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

我们看到英文版的翻译是这样的,“I have finished the race.” ESV和 NKJV都是这么翻译的。什么是 race? Race 就是“赛跑”的意思。

从英文的翻译我们就可以知道,使徒保罗在这条成圣的道路上是以竞技场上赛跑的速度在全力奔跑!

当时的人们对罗马帝国竞技场里的竞赛是家喻户晓的。而在竞技场上的每一个人都是极尽全力去奋战的。

当使徒保罗写这一封信给提摩太的时候,他已经年纪老迈,而且是被监禁在牢里,行动受到很大的限制。在中文和合本里是用“跑尽了”,好像他现在已经跑不动了。但是我们觉得中文在表达时态上不是那么容易,有时就会有的不清楚。而在英文翻译里是用现在完成式,表示他不仅过去在这个成圣的道路上奔跑,而且现在还在奔跑。

使徒保罗清楚地告诉我们,“弟兄们,我不是以为自己已经得着了。我只有一件事,就是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见腓立比3:13~14)

基督徒在属灵的道路上奔跑是有目标的。使徒保罗在这里告诉我们,是“向着标竿直跑,要得上帝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来得的奖赏。”

基督徒是以主耶稣基督为榜样,跟随主耶稣,学祂的样式。所以圣经又告诉我们,当我们在属灵道路上奔跑的时候,我们的眼睛应该看着什么,“我们既有这许多的见证人,如同云彩围着我们,就当放下各样的重担,脱去容易缠累我们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摆在我们前头的路程,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或作仰望那将真道创始成终的耶稣)祂因那摆在前面的喜乐,就轻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难,便坐在上帝宝座的右边。”(见希伯来12:1~2)

当我们基督徒在属灵的道路上奔跑,我们就必须仰望为我们信心创始成终的耶稣。要知道,如果我们的眼睛一旦离开主耶稣,这就将会如果彼得在水面上走到主耶稣那里去的时候,所发生的那样了。

“耶稣随即催门徒上船,先渡到那边去,等祂叫众人散开。散了众人以后,祂就独自上山去祷告。到了晚上,只有祂一人在那里。那时船在海中,因风不顺,被浪摇撼。夜里四更天,耶稣在海面上走,往门徒那里去。门徒看见祂在海面上走,就惊慌了,说,是个鬼怪。便害怕,喊叫起来。耶稣连忙对他们说,你们放心。是我,不要怕。彼得说,主,如果是你,请叫我从水面上走到你那里去。耶稣说,你来吧。彼得就从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稣那里去。只因见风甚大,就害怕。将要沉下去,便喊着说,主阿,救我。耶稣赶紧伸手拉住他,说,你这小信的人哪,为什么疑惑呢?”(见马太14:22~31)

彼得刚从船上下去的时候,圣经是这样描写的,“彼得就从船上下去,在水面上走,要到耶稣那里去。”他确实是在水面上走了,但是为什么会沉下去?

我们说,当彼得刚下船的时候,他是看着主耶稣基督的,他要走到祂那里去。但是当彼得的眼睛没有看着主耶稣,而是看着风浪的时候,圣经记载了,“只因见风甚大,就害怕。将要沉下去”。

这就告诉我们,在属灵的道路上行走的时候,始终仰望着主耶稣是何等地重要。

3.    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

保罗曾对提摩太说:“因为知道我所信的是谁,也深信祂能保全我所交付祂的,真到那日”。(参见提后1:12)他在工作中实在为自己所信的道付上了代价;为著要守住所信的道,他情愿受许多人的反对、逼迫。

要守住我们所信的道,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当有人对我们所信的提出不同的看法、观点的时候,我们是不是还能够站出来表明我们所信的?使徒保罗不仅坚持了他所信的,而且他还对有不恰当观点的人阐明为什么我们所信的是值得我们坚持和永久地守着、不动摇。

哥林多的教会中有人不信复活的事,保罗极力辩證,證明基督已经复活。他告诉我们,主的复活乃是福音的基本要道,且提出许多基督复活以後向门徒显现的事实作见證;告诉我们基督如果没有复活,我们所传的便是枉然,所信的也是枉然。(参见林前第十五章)

加拉太教会中,有人用律法混乱了恩典的真理;保罗说,他就是一刻的工夫也没有容让那些混乱真道的人。(参见《加拉太书》)

使徒彼得在安提阿的时候,所行的事与所信的道有不相合的地方,行动有不符救恩原理之处,保罗都当面抵挡。(参见加拉太书2:11-21)

以弗所教会有人不明白,外邦人怎能与犹太人同在基督耶稣里面成为一体?保罗解释,十字架所成功的救恩已经消除了民族的冤仇,除去他们中间隔断的墙,说明福音的奥秘就是使外邦人在基督耶稣里藉著福音同为后嗣、同为一体、同蒙应许;这是上帝历代以来隐藏的奥秘。(参见以弗所第三章)

在腓立比有少数割礼派的活动,保罗非常严厉地斥责这些人是犬类、是作恶的;他们的行事是十字架的仇敌。(参见腓立比第三章)

歌罗西教会有人高举智慧派的异端,保罗为了辩正真道,告诉信徒,一切的丰盛都在耶稣基督里面,所积蓄的一切智慧、知识也都在祂里面,那些世上的理学或是人间的遗传,只是世上的小学而已。(参见歌罗西第二章)

帖撒罗尼迦教会,有人存错误的观念,不明白基督再来的道理。保罗一方面安慰那些死了亲人的信徒,告诉他们那些在主里面睡了的人,耶稣来的时候必将他们带来。(参见帖前第四章)

使徒保罗对所信的道,不容许任何的异端和错误的教训来损害,实在已尽了作个守望者的责任;且不但自己守住,也勉励别人要守住真道。

总而言之,这三句话表示,保罗无愧於从上帝来的託付。他打仗没有用血气的兵器,乃是用祷告作为兵器,在上帝面前大有能力,将人心中的营垒攻破(参见林后10:5)。他所攻打的不是人,乃是罪恶和魔鬼;也没有随自己的意思为真道打仗,或是跑自己要跑的路;一生不为自己,也没有违背从天上来的异象(参见使徒行传26:19)。既然他已经打完美好的仗,跑完当跑的路,守住所信的道,当然可以坦然无惧地见主了。这说明保罗之所以不怕死的原因,是因为在他心中没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既已作完了主人所吩咐的,就可以很放心地到主人面前报告他的工作了。

III.    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

1.    从此以后

从什么时候以后?使徒保罗已经打过了那美好的仗,跑尽了当跑的路,守住了所信的道,如今只等候领受给他预备的奖赏。

基督徒知道,有一天我们会到主的面前交代我们公开的和秘密的所做、所想的一起事情,因为圣经告诉我们,“必在那将要审判活人死人的主面前交账”。(参见彼前4:5)使徒保罗因为知道他已经是属主耶稣基督,所以他就坦然无惧地等待见主的面。

非基督徒就不知道该怎么见上帝的面,所以他们的绝大部分都对要离开这个世界而感到恐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定要向非基督徒传福音的一个理由。

2.    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

(1)    冠冕的性质

这冠冕不是任何人可以得着的,但是这冠冕与救恩不同。救恩是上帝的恩典,我们只要相信就得着了。(参见以弗所2:8)而且上帝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得到这个恩典,也明白真道。(参见提前2:4)

但是这冠冕并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到的。我们认为这冠冕是因为上帝的公义,仅仅给那些忠心事奉上帝的人。

我们来看主耶稣所教导我们的一个比喻:“天国又好比一个人要往外国去,就叫了仆人来,把他的家业交给他们。按着各人的才干,给他们银子。一个给了五千,一个给了二千,一个给了一千。就往外国去了。那领五千的,随即拿去做买卖,另外赚了五千。那领二千的,也照样另赚了二千。但那领一千的,去掘开地,把主人的银子埋藏了。过了许久,那些仆人的主人来了,和他们算账。那领五千银子的,又带着那另外的五千来,说,主阿,你交给我五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五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那领二千的也来说,主阿,你交给我二千银子,请看,我又赚了二千。主人说,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那领一千的,也来说,主阿,我知道你是忍心的人,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我就害怕,去把你的一千银子埋藏在地里。请看,你的原银子在这里。主人回答说,你这又恶又懒的仆人,你既知道我没有种的地方要收割,没有散的地方要聚敛。就当把我的银子放给兑换银钱的人,到我来的时候,可以连本带利收回。夺过他这一千来,给那有一万的。因为凡有的,还要加给他,叫他有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把这无用的仆人,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见马太25:14~30)

在这个比喻里,主人为什么赏赐前面两个仆人?是因为他们的聪明才智吗?是他们长得英俊潇洒吗?不是!乃是因为“忠心”。

上帝公义的冠冕是并不是每一个基督徒都能得到,只有忠心事奉上帝的人才有可能。

(2)    为我存留

这里显示了使徒保罗的信心,他确定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

这是非常自然的信心,因为他知道他的上帝是信实的。既然他已经打完美好的仗,跑完当跑的路,守住所信的道;当然,上帝按著祂的信实,一定为他豫备荣耀冠冕的。

当保罗回想他一生所奔跑的路程,已完成上帝所委託他的使命以後,给我们写出一幅非常美丽的远景图画。他的已往是值得回想的,不像我们那样充满了不堪回道的经历,过去的忠诚和为基督所受的苦难、羞辱、贫穷,也好像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甚至被人看作万物中的渣滓、世上的污秽;但是,这一切的苦难是为基督而受的,这就为他奠定了一个美好将来的基础,在离开这世界以前,深深相信有公义的冠冕为他存留;且能坦然地面对为主殉道之苦难,没有丝毫惧怕,反倒是觉得自己是要去接受一个荣耀的冠冕。

当然,使徒保罗在此仍旧想到那竞技场中的比喻,因此也便采用竞技场上得胜者所戴的用长青树枝所编织的“桂冠”作比喻去形容上帝要赐给他的奖赏。不过,这冠冕是公义的冠冕。使徒保罗一向以来都强调信徒已经因信称义,就是说我们不是真的“义”,不是没有罪,而是因为主耶稣基督的宝血遮盖了我们的罪,上帝就称我们为义。而在天堂里,我们必须是真正的“义”,所以保罗说,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

3.    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

我们的主是一位公义的主,祂审判人也是按照公义来审判的;既然我们的主是一位公义的主,我们就没有必要在这个世界上对不义的事情要靠我们自己来报复。

圣经告诉我们,“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或作让人发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见罗马12:19)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所信的上帝是公义的,祂必按着公义来审判世人,我们对于在这个世界上所遇到不义不必去计较,我们所信的主必定会报应。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如果我们按上帝的旨意来做、来行事为人,公义的上帝也绝不会亏待所有按上帝旨意而行的人。“所以时候未到,什么都不要论断,只等主来,祂要照出暗中的隐情,显明人心的意念。那时各人要从上帝那里得着称赞。 ”(见林前4:5)

报应和称赞上帝都会在那时给予,所以使徒保罗知道他将要得到的冠冕,也是要到“那时”,也就上帝审判世人的时候。

4.    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祂显现的人

在这里使徒保罗明确地告诉我们,要得到公义的冠冕的人不只是使徒保罗一个人,而是所有“爱慕祂显现的人”都要得到。

使徒保罗不是在这里高唱他个人的凯歌。一个传道人所高兴的事是看到得救的果子,传道人所希望的事就是上帝的希望 - “祂愿意万人得救,明白真道。”(见提前2:4)如果一个传道人,一生的事奉却连一个属灵的果子都没有,这样的一生人怎么又权利高唱胜利的凯歌呢?

使徒保罗在这里这么说,不是怕有人会说他骄傲自大,而是希望有很多很多人都能得到这公义的冠冕。

使徒保罗不仅自己要得到公义的冠冕,也要提摩太得到公义的冠冕,也要以弗所教会的弟兄姊妹都得到公义的冠冕,也要...... 我们觉得使徒保罗愿他所传过道的每一个教会的每一个弟兄姊妹都得到上帝所赐的公义的冠冕。换一句话来说,使徒保罗就是希望你我都能得到这公义的冠冕!

我们认为“爱慕祂显现的人”也必定是爱主耶稣基督的人;如果不爱一个人,岂会期待见到那个不爱的人吗?

如果我们爱主耶稣基督,我们有什么表现呢?

主耶稣说,“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亲了。”(见马太12:50)所以我们如果爱主耶稣,我们必须遵行上帝的旨意。

主耶稣又说,“凡称呼我主阿,主阿的人,不能都进天国。惟独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进去。 ”(见马太7:21)不要光想要得到公义的冠冕,如果我们没有遵行上帝的旨意,我们连天国也进不去!

IV.    我们在这一段经文里学到了什么

1.    我们能有资格传福音,这已经是上帝的恩典了;

2.    考虑一下,到目前为止我们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我们打过了什么属灵的战争?我们在成圣的道路上跑了多少?我们是不是持守了所信的道?

3.    扪心自问一下,我有没有可能得到上帝所赐的公义的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