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Timothy 2: 20~21 提摩太后书 第二章 20~21节

20 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为贵重之用的,有作为卑贱之用的。 21 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必成为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在上一段经文里,使徒保罗告诉我们要做上帝无愧的工人。在教导我们的时候,他用建筑学上的“根基”这方面来教导我们。而我们现在要查考的这两节圣经是使徒保罗用器皿作比喻来告诫我们。

I.    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为贵重之用的,有作为卑贱之用的。

1.    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

(1)    大户人家

什么是大户人家?

从字面上来看,就是一个很大的家,家里有很多人,也有很大的财产。大户人家也有富贵人家的意思。

使徒保罗在这里用“大户人家”来比喻主的家。从上下文来看,我们认为这是比喻上帝的家就是教会,而不是比喻天堂。也就是说,在教会里有很多很多人。

(2)    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

在这里使徒保罗是用各种不同质量的材料来分别不同的器皿,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我们觉得从这里描写来看,这个大户人家有很多很多各式各样的器皿,有金的、银的,也有木的和瓦的。从字面上来看,这个大户人家应该还有其他材料做成的各式各样的器皿。可能还有铜的、锡的、不锈钢的等等,但是使徒保罗只在这里列举了金、银、木、瓦四种材料,好像给我们感到金银是昂贵的,木瓦是价廉的。

我们不知道您在读这一节圣经的时候有没有感到奇怪,因为如果这段经文讲的是一个大户人家,但是却没有讲到里面的人,却只讲里面的器皿。如果这个比喻是讲教会的话,教会不就是人吗,怎么不讲人呢?

我们来看一段经文:

“就如身体是一个,却有许多肢体,身体的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体;基督也是这样。我们无论是犹太人是希腊人,是为奴的是自主的,都从一位圣灵受洗成了一个身体,并且共享这位圣灵。身体原不只是一个肢体,而是许多肢体。假如脚说:"我不是手,所以不属于身体",它不能因此就不属于身体。假如耳朵说:"我不是眼睛,所以不属于身体",它也不能因此就不属于身体。假如全身是眼睛,听觉在哪里呢?假如全身是耳朵,嗅觉在哪里呢?但现在上帝随自己的意思把肢体一一安置在身体上了。假如全都是一个肢体,身体在哪里呢?但现在肢体虽多,身体还是一个。眼睛不能对手说:"我用不着你。"头也不能对脚说:"我用不着你。" 不但如此,身上的肢体,人以为软弱的,更是不可缺少的;身上的肢体,我们认为不体面的,越发给它加上体面;我们不雅观的,越发装饰得雅观。我们雅观的肢体自然用不着装饰;但上帝配搭这身子,把加倍的体面给那有缺欠的肢体,免得身体不协调,总要肢体彼此照顾。假如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假如一个肢体得光荣,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你们是基督的身体,并且各自都是肢体。上帝在教会所设立的:第一是使徒;第二是先知;第三是教师;其次是行异能的;再次是医病的恩赐,帮助人的,治理事的,说方言的。难道个个都是使徒吗?难道个个都是先知吗?难道个个都是教师吗?难道个个都是行异能的吗?难道个个都是有医病的恩赐吗?难道个个都是说方言的吗?难道个个都是翻方言的吗?你们要追求那更大的恩赐。我现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们。”(见林前12:12~31)

根据《哥林多前书》的这段经文,我们知道所说的“肢体”就是指我们在教会里的信徒,因为虽然在开始的时候只是说肢体,但是后来就说到了使徒、先知、教师,就是人了。所以使徒保罗在这里讲的器皿也就应该是表示我们在教会里的信徒了。但是为什么要用器皿,而不直接说信徒呢?

我们觉得器皿是不会不服从使用者的调配的;使用者可以随着自己的意思随意使用什么样的器皿。但是如果是人的话,就很不一样了;人是不那么容易支配的。

在一个工作单位里,最难的是人事问题。上级布置的任务,下级可以阳奉阴违,甚至可能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在家里,哪怕是你自己的孩子,做父母的也未必一定能叫得动。对于教会里的事情,牧师是不是都叫得动?是不是每一个基督徒都会按上帝的要求来做事?

我们应该是上帝的器皿,所以这里隐约地告诉我们,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让上帝随意使用我们;我们不应该是硬着颈项,不听上帝话的人。

对于不同作用,器皿可以有不同的设计,而且也可以用不同的材料。即使是同样一种材料,还可以有不同的设计。在我们的厨房里,就有各式各样煮饭和炒菜器皿。单单是锅,就有很多:有煮饭的电饭锅、有蒸包子的蒸锅、有炖肉的锅、有炒菜的锅......

圣经在这里就提到了有金的、银的、木的和瓦的。在我们的生活中我们可能还有更多不同材料所做成的器皿。从字面上来看,金银比木头和瓦值钱。但是圣经是要告诉我们什么呢?

2.    有作为贵重之用的,有作为卑贱之用的

注意,这里没有说金器和银器就是作为贵重之用,而是告诉我们“有作为贵重之用的”;同样的,对于作为卑贱之用的也没有说就是木器和瓦器,而是教导我们“有作为卑贱之用的”。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看到,器皿本身的价值并不是那么重要,而是什么样的器皿在什么情况下是能够得到最好的使用结果,这才是重要的。

我们每一个人所得到的恩赐并不是都一样的。使徒保罗在《哥林多前书》的那一段经文已经说得很清楚,“难道个个都是使徒吗?难道个个都是先知吗?难道个个都是教师吗?难道个个都是行异能的吗?难道个个都是有医病的恩赐吗?难道个个都是说方言的吗?难道个个都是翻方言的吗?”可见上帝赐给我们每一个人的恩赐是不一样的:有的人的恩赐在人看来很重要,或者很高贵,有的恩赐可能在人的眼光里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

圣经又告诉我们,“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吗?”(见罗马9:21)这里的“窑匠”显然是指上帝。我们难道没有见过生来就是残缺的人吗?上帝有这个主权,祂可以让某些人生来就有生理缺陷,但是我们要知道,生来就是残缺的人并不是上帝不爱这些人。因为我们知道上帝给人有不同的恩赐,而上帝的恩赐很可能就是我们认为的残缺。

我们来看一段圣经:

“耶稣过去的时候,看见一个人生来是瞎眼的。门徒问耶稣说,拉比,这人生来是瞎眼的,是谁犯了罪?是这人呢?是他父母呢?耶稣回答说,也不是这人犯了罪,也不是他父母犯了罪,是要在他身上显出上帝的作为来。趁着白日,我们必须作那差我来者的工。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作工了。我在世上的时候,是世上的光。耶稣说了这话,就吐唾沫在地上,用唾沫和泥抹在瞎子的眼睛上,对他说,你往西罗亚池子里去洗,(西罗亚翻出来,就是奉差遣)他去一洗,回头就看见了。他的邻舍,和那素常见他是讨饭的,就说,这不是那从前坐着讨饭的人吗?有人说,是他。又有人说,不是,却是像他。他自己说,是我。他们对他说,你的眼睛是怎么开的呢?他回答说,有一个人名叫耶稣。祂和泥抹我的眼睛,对我说,你往西罗亚池子去洗。我去一洗,就看见了。他们说,那个人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他们把从前瞎眼的人,带到法利赛人那里。耶稣和泥开他眼睛的日子是安息日。法利赛人也问他是怎么得看见的。瞎子对他们说,祂把泥抹在我的眼睛上,我去一洗,就看见了。法利赛人中有的说,这个人不是从上帝来的,因为祂不守安息日。又有人说,一个罪人怎能行这样的神迹呢?他们就起了纷争。他们又对瞎子说,祂既然开了你的眼睛,你说祂是怎样的人呢?他说,是个先知。犹太人不信他从前是瞎眼,后来能看见的,等到叫了他的父母来,问他们说,这是你们的儿子吗?你们说他生来是瞎眼的,如今怎么能看见了呢?他父母回答说,他是我们的儿子,生来就瞎眼,这是我们知道的。至于他如今怎么能看见,我们却不知道。是谁开了他的眼睛,我们也不知道。他已经成了人,你们问他吧。他自己必能说。他父母说这话,是怕犹太人,因为犹太人已经商议定了,若有认耶稣是基督的,要把他赶出会堂。因此他父母说,他已经成了人,你们问他吧。所以法利赛人第二次叫了那从前瞎眼的人来,对他说,你该将荣耀归给上帝。我们知道这人是个罪人。他说,祂是个罪人不是,我不知道。有一件事我知道,从前我是眼瞎的,如今能看见了。他们就问他说,他向你作什么?是怎么开了你的眼睛呢?他回答说,我方才告诉你们,你们不听。为什么又要听呢?莫非你们也要作祂的门徒吗?他们就骂他说,你是他的门徒。我们是摩西的门徒。上帝对摩西说话,是我们知道的。只是这个人,我们不知道祂从哪里来。那人回答说,祂开了我的眼睛,你们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这真是奇怪。我们知道上帝不听罪人。惟有敬奉上帝,遵行祂旨意的,上帝才听祂。从创世以来,未曾听见有人把生来是瞎子的眼睛开了。这人若不是从上帝来的,什么也不能作。他们回答说,你全然生在罪孽中,还要教训我们吗?于是把他赶出去了。耶稣听说他们把他赶出去。后来遇见他,就说,你信上帝的儿子吗?他回答说,主阿,谁是上帝的儿子,叫我信祂呢?耶稣说,你已经看见祂,现在和你说话的就是祂。他说,主阿,我信。就拜耶稣。耶稣说,我为审判到这世上来,叫不能看见的,可以看见。能看见的,反瞎了眼。同他在那里的法利赛人,听见这话,就说,难道我们也瞎了眼吗?耶稣对他们说,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见约翰9:1~41)

这个生来是瞎眼的人,是一个人们所看不起的人,圣经也就没有记载他的名字。我们只知道当他还是瞎眼的时候,他是一个讨饭的,而且我们知道因为他为耶稣辩护,他还被赶出会堂。很可能他的生活一直都是有问题的。但是我们看到,虽然他不是被耶稣所拣选的十二个使徒中的一个,他的父母居然也不敢正面回答法利赛人问他的眼睛是怎么能看见的,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却是就在那个时候敢于为主耶稣与那些法利赛人辩论,理直气壮地为主耶稣基督作见证。想一想,就是耶稣的十二个门徒几乎都是在五旬节以后才放胆传福音的,而这个本来瞎眼的人,远在主耶稣被钉十字架之前就敢于为耶稣辩护,而且称耶稣为主,这是何等的恩典啊!圣经告诉我们,“若不是被圣灵感动的,也没有能说耶稣是主的。 ”(参见林前12:3)可见他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被圣灵所感动了的。

从人的角度来看,这个生来是瞎眼的人是一个残缺的人、是一个卑贱的人,然而他实际上是一个蒙福的人。我们觉得他在上帝的眼里是“作为贵重之用的”。

就在我们现在的社会里,我们看到一个只有身体但是没有四肢的人,他只有一只小小的脚。从人的眼光里看,这是一个卑贱的人,是一个残缺得不能再残缺的人了。可能你知道我这这里所说的是谁,他就是力克·胡哲(Nick Vujicic),但是他现在到处为主耶稣基督作见证,全世界听过他的见证的人已经多得无法统计。

我们个人的恩赐虽然不同,但是这不影响我们在上帝眼里成为作为贵重的器皿而被上帝所使用。

3.    一个人的一生主要是看他为什么而活

我们承认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有的人比较聪明,有的人就没有那么聪明;有的人英俊潇洒,有的人就没有这样的天赋;有的人口齿伶俐,但是有的人却是张口结舌...... 上帝有权利创造各式各样的人,但是不见得所有聪明伶俐的人都愿意为上帝所用,也不是所有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上帝伟大的创造。我们要明白主耶稣基督对法利赛人所说的那一句话,“你们若瞎了眼,就没有罪了。但如今你们说,我们能看见,所以你们的罪还在。”

并不是人们认为出众的人都是能够花精力来为主做工的;也不是普普通通的人就不能为主做工。

一个人是不是愿意为主所用,乃是个人的一个选择。

II.    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必成为贵重的器皿,成为圣洁,合乎主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1.    人若自洁,脱离卑贱的事

根据“人若自洁”这四个字,这表示如果一个人愿意自己来洁净自己,对自己设立一个高的标准。这就是一个人的选择、立定一个志向。

这里我们就看到了我们人的主动性。上帝的灵可以感动我们,但是我们有权利接受圣灵的带领,也可以行使上帝给我们的自由意志来拒绝圣灵的带领。

当我们听到牧师的讲道,听到圣灵的呼召,我们是感动还是无动于衷?这是我们的选择。对主耶稣基督的拯救,是要我们自己作出选择。当我们成为基督徒以后,我们需要继续作出选择:如何来跟随主耶稣基督。

虽然主耶稣基督已经赦免了我们的罪,我们是不是立志按主耶稣基督的教导来行事为人,脱离卑贱的事?

什么是“自洁”?

自洁从字面来看就是自己洁净自己。

我们知道,当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如同陷在淤泥之中,无法自拔。就算自己想要脱离罪恶也是不可能的,何况罪人在罪恶之中是不会想到离开罪恶的。

我们注意到使徒保罗的这一句话是对提摩太说的,也就是对基督徒说的。我们有主的灵在我们的心里,所以我们就可以用主的恩典来洁净自己。

当我们决定自洁的时候,我们必定会脱离卑贱的事。那什么是卑贱的事呢?

在我们查前面几节圣经的时候,我们讲到有的人认为罪有大小之分,但是我们说无论那些人认为多么小的罪也是阻隔我们与上帝在一起的原因。使徒保罗在这里告诉我们,“脱离卑贱的事”是成为贵重器皿的必要条件。所以无论你认为是多么小的罪,我们也应该要脱离。

2.    必成为贵重的器皿

可能你会说,我是要成为上帝的贵重器皿,但是我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方便,又笨嘴拙舌,我在上帝面前又有什么用?

我们来看一看这两节经文的三个英文的翻译:

In a large house there are articles not only of gold and silver, but also of wood and clay; some are for special purposes and some for common use. Therefore, if anyone cleanses himself from what is dishonorable, he will be a vessel for honorable use, set apart as holy, useful to the master of the house, ready for every good work. (ESV)

Now in a great house there are not only vessels of gold and silver but also of wood and clay, some for honorable use, some for dishonorable. Those who cleanse themselves from the latter will be instruments for special purposes, made holy, useful to the Master and prepared to do any good work. (NIV)

But in a great house there are not only vessels of gold and silver, but also of wood and clay, some for honor and some for dishonor. Therefore if anyone cleanses himself from the latter, he will be a vessel for honor, sanctified and useful for the Master, prepared for every good work. (NKJV)

“必成为贵重的器皿”,我们觉得中文圣经里的“贵重”不是十分清楚到底是指什么方面:不知道是在器皿的质料上有了变化,比如本来木器变成金器,还是虽然是木器但是却派了极其重要的用途。从英文的翻译来看,就比较清楚,注意到 of 和 for 的区别,所以这里的是“必成为贵重的器皿”是表示“必成为一个为有重要用途的器皿”。

我们刚才说到的那个力克·胡哲,当他接受主耶稣基督为他个人的救主以后,他的身体有没有变化?没有,他还是没有四肢;他没有成为一个正常的人。但是我们深深地觉得,他的灵性一点也没残缺。他也成为很多人的鼓励。当我们看到像力克·胡哲这样一个身体残缺的人在赞美上帝,我们怎么可能还在向上帝发怨言呢?

力克·胡哲没有变成一个四肢发达、身强力壮的强汉,虽然他还是不能自己行走,但是他却是一位伟人。他的见证、他的讲话、他的录像,和对他的报道都激励着很多人。

如果我们再来看看圣经里面的人物,比如说使徒保罗。当他还是名为扫罗的时候,他是很有权势的,圣经有这样的记载,“扫罗却残害教会,进各人的家,拉着男女下在监里。”(见使徒行传8:3)“扫罗仍然向主的门徒,口吐威吓凶杀的话,去见大祭司,求文书给大马色的各会堂,若是找着信奉这道的人,无论男女,都准他捆绑带到耶路撒冷。”(见使徒行传9:1~2)

在那个时候,扫罗不仅有权势,而且有地位,并且很凶悍,在圣殿里的祭师和大祭司都很器重他。在那时的当权者眼里扫罗是珍贵的器皿,但是在上帝的眼里一定是卑贱的,因为那时的扫罗是逼迫跟随主耶稣基督的信徒。

一个人有权势,而且很凶悍,这并不表示这个人一定是在上帝的一边。当扫罗被主呼召,成为主的仆人之后,成为主耶稣的使徒保罗,但是他却丧失了他原来所有的权势和地位,不仅靠织帐篷养生,而且还被关在监狱里。从人的角度来看,使徒保罗反而是被卑微的人了,但是他却是大有能力的一位布道家,他的三次巡回布道对地中海一带造成很大影响,之后连罗马帝国的皇帝都信了耶稣。

力克·胡哲在成为基督徒的前后,他身体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为主所做的工作完全不一样;使徒保罗在跟随主耶稣以前从人的眼光来看是有权有势,跟随了主耶稣以后,在人的眼里反倒是好像没落了,但是在主里却有冠冕在等着他;前面我们讲到的那个生来是瞎眼的人,在遇见主耶稣之前是那么一个可怜的要饭的乞丐,但是在遇见了主耶稣之后,如同两个人一样,他能看见了!

我们在这里看到使徒保罗、力克·胡哲和那个生来是瞎眼的人,这三个人的不同情况告诉我们什么?我们不能以人的眼光来看属灵的事物。我们追求的是在末日见上帝的时候,上帝不仅认识我们,而且称赞我们是忠心的仆人。

上帝有权利按照祂的旨意给我们有各种不同的条件,无论在人的眼光里是好还是坏,都可以成为上帝手中的一个为有珍贵用途的器皿。这就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

3.    成为圣洁

这里的“圣洁”与这一节圣经前面的“自洁”有什么不同?

自洁有除去污秽或清洁的意思:在我们还有不良行为和行为上有污秽的时候,先做清洁工作,除去污秽,是消极的和克制情欲的灵修阶段。“成为圣洁”有分别为圣的意思,就是已能积极地行道,在上帝眼中能被分别为圣,奉献给上帝做为随上帝使用的器皿。

使徒保罗要求提摩太不但要能自洁,更要做到能分别为圣,成圣的道路是每一个基督徒都应该走的,虽然这个道路是不容易走,但是我们必须走。

4.    合乎主用

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是不是合乎主用,这绝对重要的问题。

耶稣曾经教导我们,“我是真葡萄树,我父是栽培的人。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凡结果子的,祂就修理干净,使枝子结果子更多。”(见约翰15:1~2)

种葡萄树的目的是什么?是要收葡萄。所以主耶稣在这里说,“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祂就剪去。”

什么是“不结果子的枝子”?就是说对天父是没有用的,也就是不合主用的。

我们在这里要知道这个严重性,因为这是主耶稣说的,不是我们哪一个人自己想出来的。主耶稣这这里所说的是,“凡属我不结果子的枝子”,就是说着枝子看来是属于主耶稣的,而且是在这个葡萄树上的。所以很多解经家就认为这是指着以色列人说的。因为他们虽然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但是他们弃绝主耶稣,所以以色列人中的一部分人就被剪除了。

但是圣经也告诉我们,“树根若是圣洁,树枝也就圣洁了。若有几根枝子被折下来,你这野橄榄得接在其中,一同得着橄榄根的肥汁。你就不可向旧枝子夸口,若是夸口,当知道不是你托着根,乃是根托着你。你若说,那枝子被折下来,是特为叫我接上。不错。他们因为不信,所以被折下来。你因为信,所以立得住。你不可自高,反要惧怕。上帝既不爱惜原来的枝子,也必不爱惜你。”(参见罗马11:16~21)

这里就说的非常清楚了,从血统上来说,我们不是亚伯拉罕的后裔。我们是野橄榄,被接上了,因为我们接受了耶稣基督为我们的救主,我们信耶稣就是基督,祂在十字架上流的宝血可以洗净我们的罪。但是我们被接上了以后是不是合乎主用呢?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要切切地记住,“上帝既不爱惜原来的枝子,也必不爱惜你”!所以“合乎主用”是非常重要的。

圣经在这里所用的词是“器皿”,不是“摆设”,不是“装饰品”。如果是摆设的装饰品,只是给人看的,而不是可以使用的。我们绝不可以成为“教会”摆设的装饰品。器皿是要用的,虽然在前面一节说到了不同的用途,有作为贵重之用的,有作为卑贱之用的。无论是贵重之用还是卑贱之用,至少主可以使用,但是如果是一件没有用的器皿,这就连器皿也不算不上了。

5.    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怎样才算是合乎主用呢?从“预备行各样的善事”这几个字来看,就是要行善事。是不是这样呢?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看我们的主耶稣要我们做些什么事。

主耶稣基督教导我们说,“无论何人,因为门徒的名,只把一杯凉水给这小子里的一个喝,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人不能不得赏赐。”(见马太10:42)

在这个教导里,我们看到一杯凉水,就能得到上帝的赏赐。这就是说不一定要什么样大的事情,哪怕是一件小事也可以是合乎主用的。

圣经又教导我们说,“耶稣又对众人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见路加9:23)

注意,这是主耶稣基督对众人说的,所以这样要求是对每一个愿意跟从主耶稣的人的要求,不只是对十二个门徒的要求;换言之,这也是对我们的要求。

那什么叫“背起他的十字架”呢?

这可能有很多不同的解释,但是我们看到主耶稣的另一个教导,“有极多的人和耶稣同行。祂转过来对他们说,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爱我胜过爱,原文作恨)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从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门徒。”(见路加14:25~27)

因为这两句话好像是平行的,都是讲作主耶稣门徒的条件。所以我们觉得在这里对“背着自己十字架”作了一种解释。爱我们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几乎是我们的天性;要我们爱主耶稣基督超过爱我们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这是非常非常难的事情,犹如背着自己的十字架。如果我们能够爱主耶稣基督超过爱我们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我们就是把主耶稣基督放在首要的地位。

当我们把主耶稣尊为首位,我们就会按照祂教导我们的,成为祂合用的器皿,去做祂要我们做的事情。

圣经在这里教导我们,“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上帝的事情都是善的,因为圣经有这样的记载,“耶稣出来行路的时候,有一个人跑来,跪在他面前问他说,良善的夫子,我当作什么事,才可以承受永生。耶稣对他说,你为什么称我是良善的。除了上帝一位之外,再没有良善的。”(见马可10:17~18)所以只有上帝是善的,这也就是说所有善的都是从上帝来的。

在这一句话里,圣经不是教导我们“不断地行各样的善事”,而是“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我们不知道你是不是参加过赛跑。但是只要你看过赛跑比赛,你就知道当运动员要进入比赛的时候,裁判先宣布,“各就各位”,于是运动员都走到自己的起跑线那里。等到裁判喊“预备”的时候,每一个运动员都已经是处在起跑的姿势,等待裁判发令枪的起跑令。运动员在裁判宣告“预备”的时候是高度紧张的,时刻准备着冲出去。

我们要明白圣经在这里所要求我们的“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是要我们一有机会就立即行上帝要我们行的善事。这就是这里“预备”的意思。

III.    我们在这段经文里学到什么

1.    我们要成为上帝的器皿,上帝可以随着祂的意思任意使用我们。

2.    上帝赐给我们什么样的恩赐、赐给我们什么样的神态,这是上帝的主权,但是这些事项并不构成我们是否能够成为合乎上帝要求、可以派珍贵用处的器皿。

3.    时刻准备着来做上帝眼目中的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