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imothy 6: 03~05 提摩太前书 第六章 三至五节

3 若有人传异教,不服从我们主耶稣基督纯正的话,与那合乎敬虔的道理。4 他是自高自大,一无所知,专好问难争辩言词,从此就生出嫉妒,分争,毁谤,妄疑,5 并那坏了心术,失丧真理之人的争竞。他们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



I.    使徒保罗在这里再一次提到了有关传异教的问题。

这里所提到的“有人传异教”显然是与第一章第三节里所说到的“那几个人”有关的。然后,在第三章第二节讲到监督的资格的时候,使徒保罗特别指出要“善于教导”。显然这个教导必然是教导真道。对于传异教的问题好像使徒保罗已经讲过了,为什么使徒保罗又要在这里再一次地提起这个问题呢?

我们知道第六章是《提摩太前书》的最后一章。很显然这是使徒保罗在他准备结束这一封信的时候,要把他心里最牵挂的事再强调一次。

保罗在上文中曾对提摩太作了种种的指导,比如怎样维持教会的次序,怎样选用教会的同工,怎样逃避末世的危险,怎样自我谨慎作信徒的榜样,怎样用不同的原则对待教会各种不同的人等等,这许多话也是为了使提摩太晓得如何防避传异教的人。因为这一类管理教会的事,如处理得不恰当,就容易使那些假师傅有机可乘,宣传荒谬的道理,并且生出扰乱,从而破坏教会的基本信仰和教会的合一。

假师傅既然没有真理的根基,也没有敬虔的心,就很喜欢利用教会行政上的困难或漏洞来挑拨是非,滋生事端,因此就拉拢一些拥护他们的人。使徒保罗在本书将结束时,再提到这些传异教之人的情形,这些话不仅仅是对提摩太讲的,也是对提摩太所牧养的以弗所教会讲的,更是对我们所有的基督徒讲的,使我们都知道使徒保罗对这些假师傅的态度和我们应该有的态度。

传异教的人基本有两个方面的表现:

1.    不服从我们主耶稣基督纯正的话

这里的“不服从”,原文是希腊文 me proserchetai。在吕振中译本为“不归顺”;新译本译为“不接受”;英文标准版(ESV)则译为“does not agree with”(不同意)。可见原文希腊文 me proserchetai 的涵义相当广泛,包含上述各种意思在内。

首先我们要知道什么是主耶稣基督纯正的话,如果不知道祂说了什么,那我们就根本没有办法服从了。

我们的上帝主耶稣基督说过一些什么话,告诉我们祂是谁?我们怎么知道祂就是基督、是救世主呢?

耶稣说,“从来没有人看见上帝。只有在父怀里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见约翰1:18)从这一句话里,我们就知道耶稣基督是父上帝怀里的独生子。

圣经又告诉我们,“次日,约翰看见耶稣来到他那里,就说,看哪,上帝的羔羊,除去(或作背负)世人罪孽的。 ”(见约翰1:29)圣经通过施洗约翰的口说出了耶稣基督是上帝的羔羊,是出去世人罪孽的救主。

耶稣又告诉我们,“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见约翰10:9)

耶稣不仅是门,而且“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我,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 (见约翰14:6)

耶稣也清楚地告诉我们,祂就是上帝,就是上帝的儿子,就是基督。“我与父原为一。”(见约翰10:30)“妇人说,我知道弥赛亚,(就是那称为基督的)要来。祂来了,必将一切的事都告诉我们。耶稣说,这和你说话的就是祂。”(见约翰4:25~26)“他回答说,主阿,谁是上帝的儿子,叫我信祂呢?耶稣说,你已经看见祂,现在和你说话的就是祂。”(见约翰9:36~37)

自古以来,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清楚地告诉众人他就是上帝或者他就是救世主,伊斯兰教的教宗穆罕穆德只自称自己是一位先知,而不是神,佛教的萨迦牟尼是一位王子,他说他找到了一条成佛的方法。佛教只有佛,没有神,而根据佛教的说法,佛是由人修炼而来的;只有耶稣基督说了祂就是上帝,就是救世主。

耶稣在耶路撒冷被交给人,为我们受死,三天後复活;祂告诉我们不但祂自己复活,信祂的人也要复活(参见约11:25~26)。祂告诉信祂的人要天天背起十字架来跟随祂(参见马可8:34);祂要我们专心事奉上帝,不要事奉上帝又事奉钱财(参见马太6:24);要我们为义受逼迫,要爱仇敌(参见路加6:35);要我们所说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参见雅各5:12)

这些教训和那些假师傅所讲荒渺无凭的话也完全相反,因为他们说复活的事已过,所辩论的儘是一些无穷的家谱而不是关乎人得生命的问题。但是耶稣基督说祂来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参见约翰10:10)所以假师傅是不服从主所说那些纯正的话的。

耶稣的话是我们必须听的,也是必须服从的。

2.    不服从那合乎敬虔的道理

圣经里有一些话,虽然不是耶稣基督自己直接说的,但是圣灵藉著上帝的僕人所说的和所写的,也都是属于主耶稣基督纯正的话,和那合乎敬虔的道理有相同意思。

那些假师傅所传的和全部圣经纯正的真道并不相符,他们也不服从那些纯正的真道。圣经的真理是引导人敬畏上帝,过敬虔的生活,但是世人的道理却是叫人离开上帝,过不敬虔的生活。圣经告诉我们那些不敬虔的人是上帝所不喜悦的,(参见彼后2:5~6)因他们不服从那些合乎敬虔的道理,虽然人在教会里面,但心却倾向於合乎世界潮流的道理。就像种子撒在荆棘地里一样,不能结实。(参见马太13:33)今天教会中也有类似这样的假师傅,他们不信基督真正复活,把基督的复活算作是精神的复活;他们否认基督真正从荣耀里降临,而把一切关乎超然的事情都说成是自然现象;他们恐怕人家讥笑我们这样的信仰跟不上潮流,其实他们心中根本不相信有一位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存在,他们所能承认的神,是凭他们的学问思想所理解得来的神,把神当作一个抽象的代名词,而把一切叫人敬畏上帝的道理都看作是迷信、偏见和不合潮流。

II.    那些传异教的人是什么样的人呢?他们会造成什么样的破坏?

使徒保罗在这里告诉我们,那些传异教的人,“他是自高自大,一无所知,专好问难争辩言词,从此就生出嫉妒,分争,毁谤,妄疑,并那坏了心术,失丧真理之人的争竞。他们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

1.    自高自大

对一个人这样的描写曾经出现在第三章第六节,“初入教的不可作监督,恐怕他自高自大,就落在魔鬼所受的刑罚里。”

在查考第三章1~7节的时候,我们已经谈过了关于“自高自大”的问题,就不在这里复述了。

2.    一无所知

这里的“一无所知”指的有两方面:

(1)    因为不顺从我们主耶稣基督纯正的话,对真道一无所知。

没有主耶稣基督的教导在心里,就是因为没有接受耶稣基督为他们的救主,拒绝救恩,不愿意知道真理。所以传异教的人必定不会以圣经的真理来教导人,而都是引人入歧途,最终必然堕落到魔鬼所受的刑罚里。

(2)    因为他们是受魔鬼的迷惑和利用,而魔鬼就是说谎之父(参见约翰8:44)。

魔鬼的迷惑就是让人看不清什么是真实的情况,以至于使那些传异教的人目中无人,自高自大,谎话连篇,语无伦次,因为他们的目的就要把人拉到地狱里去。

3.    专好问难争辩言词

这就是指传异教的人虽然对基督的真道一窍不通,但是为显示他们的才能就专门找一些怪癖的问题来讨论,目的是要把人问倒,从而抬高自己。圣经里多次记载了这样的情况:

“撒都该人常说,没有复活的事。他们来问耶稣说,夫子,摩西为我们写着说,人若死了,撇下妻子,没有孩子,他兄弟当娶他的妻,为哥哥生子立后。有弟兄七人,第一个娶了妻,死了,没有留下孩子。第二个娶了她,也死了,没有留下孩子。第三个也是这样。那七个人都没有留下孩子。末了,那妇人也死了。当复活的时候,她是哪一个的妻子呢?因为他们七个人都娶过她。耶稣说,你们所以错了,岂不是因为不明白圣经,不晓得上帝的大能吗?人从死里复活,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使者一样。”(见马可12:18~25)

在这里我们清楚地看到了撒都该人以为可以用这样一个问题来问倒耶稣,以此来证明没有复活的事。但是真理是难不倒的,那些撒都该人想要显示他们的才能,但是耶稣告诉他们,是“因为不明白圣经,不晓得上帝的大能”,才出现了这样的曲解。这一下子就把他们没有圣经根底,也不晓得上帝大能的本相给显露出来了。

在现在的时代里,还是有这样的人,提出各种奇怪问题,希望在教会里引起争论,以此达到扰乱教会的目的。

话说回来,我们基督徒只是人,不可能有耶稣基督那样的智慧。我们确实有很多不知道的事情、很多不能解释的情况,因为上帝的奥秘并不是我们都可以明白的。圣经上所告诉我们的是“叫你们也可以信”而已,(参见约翰19:35)并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我们。有的事情圣经还清楚地说明了是不让我们知道的,比如耶稣再来的日子我们是不能知道的。(参见马太24:36)

对于那些专好问难的人,我们就不要与他们争辩,因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引起教会内部无休止的争辩,我们千万不能中魔鬼的诡计。

4.    教会内无休止的争论,必然导致信徒间的嫉妒,分争,毁谤,妄疑。

福音像种子,当上帝把福音的种子撒在我们心里以后,就有可能在我们的心里发芽生长。“耶稣又设个比喻对他们说,天国好像人撒好种在田里。及至人睡觉的时候,有仇敌来,将稗子撒在麦子里,就走了。到长苗吐穗的时候,稗子也显出来。田主的仆人来告诉他说,主阿,你不是撒好种在田里吗?从哪里来的稗子呢?主人说,这是仇敌作的。仆人说,你要我们去薅出来吗?主人说,不必,恐怕薅稗子,连麦子也拔出来。容这两样一齐长,等着收割。当收割的时候,我要对收割的人说,先将稗子薅出来,捆成捆,留着烧。惟有麦子,要收在仓里。”(见马太13:24~30)

在耶稣的这个比喻里,我们不仅看到福音的种子会生长,同时我们还看到了仇敌所撒的稗子也会生长。

当我们受了魔鬼的诱惑,犯了罪;如果我们不好好地到主面前来认罪悔改,这个罪也会生长出个样的枝节。如果我们任凭那些传异教的人在教会里以自高自大的态度,对圣经真理一无所知的状态下提出各种奇形怪状的问题,甚至曲解圣经,那在教会里就会滋生出信徒间的嫉妒,分争,毁谤,妄疑。

因为基督徒讲的是真道,而传异教的人所讲的是邪道;基督徒走的是光明的正路,传异教的人走的是黑暗的歪路;基督徒对属灵的事有经验,传异教的人却对属灵的事一无所知;因此就生出嫉妒,不愿意看见别人受到信徒们的尊敬。

通常嫉妒的结果一定会引起分争,既然嫉妒那些敬虔爱主的人,自然会在信徒中间制造事端,挑拨是非,甚至引起分裂。他们既然不能从真理方面来追求长进,得人的敬爱,只好在暗中毁谤那些敬畏上帝的人,捏造各样的坏话,叫信徒怀疑主的僕人,不信任那些忠心传道的人。

毁谤和挑拨是非的结果,自然会在教会里生发彼此猜疑的心,这实在是给魔鬼留下了地步。喜欢疑惑人的人,总会幻想出许多可疑的事,也就是本节所说的“妄疑”。妄疑,就是臆想出来的怀疑。或许本来完全是一件出於好意和爱心的事,但如果我们的心不清洁,就会给魔鬼留地步,而将别人爱心的举动推想到许多坏的事情;本来应该叫我们受感动得益处的,反而成了我们的绊脚石。这样的绊跌,责任不在别人,乃在我们自己。当教会发生这一切的坏事,结果就会叫信徒不仅对人发生疑惑,而且对这位设立救恩的上帝也会发生怀疑 ── 这位上帝和祂所赐下的救主是否可救我们到完全的地步呢?到底福音在罪人身上所发生的功效,和世界的道理又有什么不同呢?这就是假师傅在教会里面所做的工作,使一些信徒中了魔鬼的诡计,被魔鬼利用怀疑来产生了的坏结果。

如果任凭传异教的人在教会里活动,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使徒保罗在第一章里就告诉提摩太,也就是告诉我们,“嘱咐那几个人,不可传异教”。(参见1:3)

5.    并那坏了心术,失丧真理之人的争竞。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

所谓“坏了心术”,就是指他们存心邪恶,动机不纯正。正如使徒行传第八章中所记载的西门,虽然受洗信主,但是却把敬虔当作得利的门径。又像犹大,虽然是十二使徒之一,可是他的心却是贪财的。(参见约翰12:5~6)

这些人是失丧真理的人,他们并不是不知道真理,乃是失丧了真理;邪恶不但使真理完全不能在心中占有地位,也把他们所知道的真理完全夺去,以致他们只会在教会中作权益的争竞,为名誉、钱财来争竞。

他们“以敬虔为得利的门路”,就表示他们是知道什么是敬虔和为什么要敬虔,但是他们敬虔的目的不是为了敬拜上帝,乃是为了得到物质上的好处。这是利用上帝来达到他们个人的目的,我们认为这不仅是犯很大的罪,也是亵渎了上帝。

我们看到当耶稣在洁净圣殿的时候,耶稣好像是发怒了,虽然圣经没有这样记载,但是从所记载的字里行间让我们感到了。“耶稣进了上帝的殿,赶出殿里一切作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见马太21:12)我们觉得在整本圣经里,只有这个时候耶稣的行为是最激烈的一次。即使是对犯奸淫的女人,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参见约翰8:6);当人们要把耶稣推下山崖的时候,祂只是从他们中间直行,过去了(参见路加4:29~30);当耶稣被侮辱、被鞭打、被戴荆棘冠冕、被钉十字架,祂没有说一句话,却在十字架上说“父阿,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作的,他们不晓得。”(参见路加23:34)

我们觉得那些在圣殿里做买卖和兑换银钱的人,知道人们要到圣殿来向上帝献祭、要到圣殿来向上帝奉献,这些人就利用这个机会来牟利。对于这些人,耶稣没有求上帝赦免他们,却把他们赶了出去,还推倒了他们桌子和凳子。对照耶稣对其他犯罪的态度,我们应该知道利用敬虔来牟利是何等的严重的罪了。

从《民数记》第二十二章至二十五章和第三十一章,我们就看到了巴兰所做的事,也就告诉我们,巴兰就是以敬虔为得利的假师傅,被使徒彼得称为“那贪爱不义之工价的先知”。(参见彼后2:15)

不要以为“以敬虔为得利”的事离我们很远,如今有的牧师认为当牧师就是为了有一个职业,就是要得一份薪水,而不是把自己奉献给上帝。我们作为一个平信徒,也不要以为这样的事情是与我们无关的,如果我们把教会当作为我们生意而做广告的敌方,也就犯了同样的罪。上帝的殿应该是祷告的殿。(参见马太21:13)礼拜堂是敬拜上帝和荣耀上帝的地方,在礼拜堂里做任何非敬拜上帝的事情、非荣耀上帝的事情都是不可以的。

III.    我们在这三节经文里学到了什么?

1.    我们必须牢记我们的主耶稣基督的教导和圣经的话语,才能辨别异教的谎言。

2.    对上帝的敬虔是必须的。切记不可犯巴兰的错误,以至于得不到救恩。

3.    事奉上帝必须是全心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