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调、调式与调性

调、调式与调性


由符合基本音阶的音程结构所构成的音列的音高位置,就叫作调(Key)。

调的命名建立在主音的基础上,如由7个自然音级组成。比如,从C开始按顺序排列的是就C调,将C调移高一个纯五度就是以G为主音的G调。将C调移低一个纯五度就是以F为主音的F调。


下图为钢琴的键盘与对应的英文字母:


不同的调一般用乐谱开头谱号后标明的调号来区别,不同的调运用到音乐作品中的具体形式就是各种调式(Mode)。

另有定义为:几个音按照一定的关系组成一个体系,并以某个音(主音)为中心,这个体系就叫调式。主要分为“大调式”和“小调式”两种。


调性(Tonality)是调的主音和调式类别的总称,例如,以C为主音的大调式,其调性即是“C大调”,以a为主音的小调式,其调性就是“a小调”等。以此类推,一般音乐中主要有24个调性。

我们现在先讨论大调式,以后再来讨论小调式。


    主音:调式中最稳定的音,即调式中第一级音。在简谱中就以“1”来表示。
    属音:调式的第五级音,(比主音高五度的音)。在简谱中就以“5”来表示。
    下属音:调式中第四级音。在简谱中就以“4”来表示。
    导音:调式中第七级音。在简谱中就以“7”来表示。


纯五度

前面说过,“将C调移高一个纯五度就是以G为主音的G调”,所以我们就知道C与G就是纯五度的关系。在钢琴键盘上我们就看到在C键和G键之间有六个键,就是C#/D, D, D#/E, E, F, F#/G。我们就可以依次类推,每隔六个键就是纯五度了。这样的话,我们就知道G与其高七个键的D也就是纯五度了。同理,D与A,E与B也都是纯五度,然而B与F#才是纯五度,所以钢琴中的黑键是绝对要用的,因为两者之间必须相隔六个键。其他也就不烦诉了。


当然,我们也可以从C向低音找到下一个纯五度的音,也就是向低音间隔六个键的F也是纯五度;而下一个纯五度就是B了。以下就依次类推了。


我们知道C大调在钢琴上是不使用黑键,就弹奏出简谱“1,2,3,4,5,6,7”的音来。当我们知道了纯五度的关系以后,我们就轻而易举地知道了五线谱里用升降记号来表示调(key)的道理了。

上图所示的就是纯五度与升降记号的关系。我们知道C大调是没有升降记号的,然而比C高一个纯五度的G就是有一个升号,比G高一个纯五度的D就有两个升号,而且可以依次类推。如果我们这样类推的话,可以说F大调有十一个升号,但是一般最多只有六个升降记号。因为我们可以从C往低音找到第一个纯五度,就是F,而F大调就是有一个降号;而下一个纯五度就是B,降B大调就有两个降号了,以后就以此类推。


因为按照“十二平均律”*,F#与G是同一个音,而且钢琴的键盘就是这样设计的。所以不需要用超过六个升降记号在五线谱中来表示调性。


我们看五线谱唱歌,如果能找到简谱中的“1”,我们就万事大吉了。现在我们就来看一下五线谱中的规律。


在五线谱中,每增加一个升号,必定是增加在这个大调的导音的位置,也就是简谱中的“7”的位置。同时我们也看到增加升降记号都是往右边加的,所以凡看到有升号的五线谱,最右边的那个升号的位置就是简谱的“7”,换言之,比这个位置高一个音就是简谱的“1”。


在五线谱中,每增加一个降号,必定是增加在这个大调的下属音的位置,也就是简谱中的“4”。同时,我们也发现从右向左数第二个降号的位置就是简谱的“1”。


读五线谱只是一个熟练的问题,多读了就容易了。


注:

十二平均律:

我们注意到在简谱中的“1”与比它高一个八度的“1”之间,在钢琴上有十二个键,这也就是说实际上有12个不同的音。从物理的观点来说,就是有十二个不同的频率。

可能有人会问,既然C大调是没有升降记号,为什么不把音名从这里开始定为A,而是C呢?

其实,A是“音”的起始点。比如,比钢琴中央C略高的A之频率为440赫兹,而且只有A的频率是整数,(每一个A的频率都是整数)其他音的频率都不是整数。

在听交响乐队演奏的时候,乐队上台之后,当第一小提琴手走上台给整个乐队调音的时候,就请双簧管吹出一个频率为440赫兹的A。而整个乐队就以这一个音来调音的。

所以我们说A是所有音的起始点。

按照十二平均律的规定,其他的各个音按一下的公式计算出各个音的频率:

f = 2n/12 × 440 赫茲

其中n就是距离A的钢琴琴键的距离。

比如,比这个A高一点的C是在钢琴的琴键往右第三个键,所以n就是3。

因此C的频率:f = 23/12 × 440 Hz ≈ 523.2511 赫茲

如果要计算琴键位置在A左边的音之频率,n就是负数。现在我们就可以知道,频率为440赫兹的 A 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音。在乐器店里,最常见的音叉也是这个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