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n we prove God's existent? 我们是否可以证明上帝的存在性?

对于科学至上的人来说,很希望能用科学来证明上帝的存在。有些基督徒也有这样的想法,因为他们觉得如果证明了上帝的存在,这样大家都应该相信上帝了。


如果说上帝的存在是可以用科学的方法来证明的话,我们至少会面临以下两问题:

  1. 神学上的问题。如果上帝的存在是可以证明的话,我们为什么没有在圣经里找到这样的根据?

很奇怪,圣经并没有告诉我们怎样来证明上帝的存在,圣经却说,“自从造天地以来,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藉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 ”(见罗马1:20)

这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永恒的上帝“是眼不能见”的,但是藉着祂所造之物,我们就可以知道。这就是说虽然不能直接证明,但是我们可以从分析而得出结论。

我们分析而出的结论,这就是我们的相信。圣经是这样告诉我们的,“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见希伯来11:1)

举一个例子来说,如果我手里拿了一只手机,给你看了。然后问你,“是不是相信我手里有一只手机?”

你会怎么回答?如果你不是失明而且诚实,你就会会说,“是啊,你手里有一只手机,我已经看见了。”

如果你没有失明但是不诚实,你可以说,“你手里没有手机”。但是所有的人都会对你说,应该承认事实。因为事实已经拜在你的面前,不承认事实是不对的。

所以我们说,当你看到了以后,不是相信和不相信的问题,而是承认不承认事实的问题。

如果我把手放在我的身后,不让你看见。然后我问你,“你是不是相信我手里有一把钥匙?”这个时候,因为你看不到,所以你只能作分析,思想我是不是一个诚实的人,是不是经常与人开玩笑,是不是常常说假话...... 作了这样一些分析以后,你就下一个结论,“我相信你手里有一把钥匙”,或者“我不相信你手里有一把钥匙”。

显而易见,你的这个结论就是你的相信。这就是圣经所说的,”所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的意思。

所以圣经教导我们相信上帝,而不是证明上帝。

  1. 我们需要知道科学证明的方法和条件。

在科学界,证明一个物体是不是某个已知的东西,科学家必须先知道这个东西的定义。比如,要证明这个气球里面的气体是不是氢气,我们就需要对这个气体进行化学分析,看是不是由氢分子组成。因为我们已经知道氢的定义。如果我们不知道这个东西的定义,科学家是无法证明这是不是那一样东西了。没有定义就是没有依据。

可能我们不知道很多我们所熟悉的东西都是没有定义的,比如土壤是没有定义的,时间和空间也都是没有定义的,...... 诸如此类有很多。你可以到网上去查土壤的定义,但是你会发觉搜查的结果是,土壤太复杂所以无法定义;时间和空间因为太基本也无法定义。

举一个例子来说吧,比如”时间“,虽然科学家没有办法定义时间,科学家却能定义什么是”一秒钟”。我们根据时钟,我们就知道一天有多长,一年有多长,所以我们的年纪渐渐大了起来。

既然时间是没有定义的,但是我们可以从时钟知道时间是存在的,从我们逐渐变老知道时间是存在的。虽然不能直接证明时间的存在性,但是通过推理和分析就知道时间是存在的。

查遍圣经,我们找不到上帝的定义,只有上帝的性质。比如,上帝是自有永有得的,上帝是爱,上帝是光,上帝是无所不知、无处不在......

简单地说,因为上帝太伟大,而且祂是无限的,所以我们不可能用一些有限的语言把上帝限制在一个范围里,所以人类不可能对上帝下定义。

我们刚才已经说了,对于没有定义的东西科学是无法证明其存在性的,因为科学家根本无从着手。

上帝既然不可以用科学的方式来证明祂的存在性,但是并不妨害我们相信祂。

所有的人都相信时间的存在,也相信土壤是存在的,空间也是有的,虽然科学家无法证明这些东西的存在,但是人们却对之深信不疑。

这就是为什么圣经告诉我们,“上帝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因为我们可以感觉到祂的存在。

人的感觉是非常重要的。“爱”又是一件无法证明的东西,但是大家都知道“爱”是存在的。

当两个人堕入爱河的时候,不仅他们两人知道,就是边上的人也都知道。但是当一个人提出要离婚的时候,又没有人可以用科学测试的方法来证明这两个人是不是还存在“爱”。

这样,我们就引出了科学局限性的问题。

科学基本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自然科学,还有一类是社会科学。这两类科学基本是相互不沾边的。人们无法用自然科学的方式证明曹操这个人是存在过的;关于曹操的问题是个历史问题,属于社会科学,所以证明曾经有曹操的是文献。

就算是挖了曹操的坟墓,找到了尸骨,人们也不能用检测 DNA 的方法来证明这个尸骨就算曹操。虽然科学家不知道曹操的 DNA 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是人们以坟墓里的文物来确定埋葬在这里的是曹操。

科学不是万能的。

其实,凡事科学可以证明的东西,一定不是上帝。因为可以被科学证明的东西,一定是受科学的限制的,是有局限性的;而我们的上帝却是无限的。

希望用科学的方式来传福音,不是不对,但是要用对科学。特别是我们对学者传福音的时候更要注意。科学有很多方面,比如近代所发展的圣经考古学,其中所得到的资料很令人鼓舞。就如里程的“游子吟”是一本很好的从科学角度来传福音的书。

不要把花边新闻和不可靠的内容作为传福音的论据,这样不仅不能达到传福音的效果,反而有可能成为他人接受主的绊脚石。望弟兄姊妹谨慎。

Comments